第775章 测量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迟老爷子现在的脸色很尴尬,哦,不是很尴尬而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原本的四轮小车很快成了马车,温煦也不可能把车抛了锚的老两口扔在这荒郊野地里啊,于是二白化身成了拉车马,温煦和迟老爷子、马老师仨人挤到了车上。
  “不会啊,我出门刚刚检查过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这样?”迟老爷子面子上有点儿过意不去,刚才还想夸夸自己这车换的是日本原产的发动机呢,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出口,这台纯台的日本造就给自己掉了链子。
  “您改动的手艺谁能说的准呢,能开我就觉得不错了!”
  温煦现在正好就坐车后的发动机上,直接坐在铁家伙上自然是不可能的,就迟老爷子改机器的手艺,机器上面都挂着油花的,想坐上去自然要在上面垫了个屁股垫,要不那不是坐了一腚的油?
  “喂,我的手艺不差的好不好,我跟你说以前四十年前的时候我可以作过运输兵的,而且开的是那种运导弹的车!”迟老爷子愤愤的说道。
  温煦对于开导弹车没有什么概念,连真导弹都没有见过的人,你指望他对这些东西嘴有什么了解,而且温煦也不知道汽车兵和普通的考驾照有什么区别,他认为最多也就是技术要求更加规范一些,不知道当一个汽车兵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家对于汽车的那点儿事门清着呢。
  温煦笑着对老爷子说道:“行,我知道您厉害了成么?”
  看到温煦不太相信,老爷子想继续解释一下,不过看到自家屁股底下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只得叹了一口气,闭上了嘴巴稳起了自己手中的方向盘。
  突!突!突!
  三人正往村里走呢,迎而遇到了温广利的媳妇徐红霞,徐红霞开着四轮的小型托拉机呢,看到温煦这仨用牛拉车,自然知道这是车子抛锚了。
  “我说叔,迟教授,马园长,你们仨这是干什么呢,有车不开用马拉,这太讲情调啦?”徐红霞一边说笑一边停下了拖拉机。
  马老师笑着说道:“我说彬子他娘,你能别讲风凉话么,您要是事情不急就快点儿过来帮个忙吧!”
  徐红霞的小四轮就只有车头,后斗并没有上来,很显然这是徐红霞准备上哪儿去,而不是去哪儿运东西,于是马老师就出口央着帮个忙,二白的力气虽然大,无奈仨人加上一轮铁疙瘩也不轻,更为主要的是,用的根本就是不挽具,而是温煦用拖绳和手臂粗的树枝做的简易挽具,别说是二白拉了,就算是马老师看着都吃力。更主要的是速度慢啊,跟走路一模样的,这要是回村里估计还得有半个多小时到四十分钟才成。
  徐红霞这边笑着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脚一落到了地上望着二白脖子上的简易挽具,对着温煦笑着说道:“叔,你急智还是不错的!”
  “行了你就别夸了,如果没有这个,我还真不一定做的了少不得就得回村叫人啦”温煦说着拍了拍手边的军工铲。
  说着温煦跳下了车子,把二白身上的简单挽具给卸了下来,接下来想把拖绳挂到了拖拉机的后尾钩上,这个活儿就简单太多了,正准备往拖拽钩上挂绳子呢,只见徐红霞把一个金属拖杆给拿了过来。
  “叔,用这个这吧,方便!”
  温煦一看更简单啦,直接也手中的绳子往老爷子的车头横杆上缠了两下,打了一个结捆结实了,然后从徐红霞的手里接过了拖拽杆先挂在了老爷子的四轮上,然后才在徐红霞的配合之下挂在了拖拉机的后尾钩。
  “行了,开回去吧!”
  温煦从车上拿起了军工铲然后插到了二白后背上的套子里,扶着鞍子一用力很是潇洒的爬上了二白的背,坐稳当了之后对着徐红霞说了一句。
  “那我就先过去了?”温煦说道。
  徐红霞一听,立马张口说道:“我说迟老爷子,马园长,咱们要不也先去看看挖银元?”
  徐红霞不想再转回村里去,而是想着先去看热闹,万一把车子拖回去再回来,错过了热闹怎么办?
  迟老爷子想了一下也点了点头:“那行,咱们先去看热闹,反正咱们这样也不太麻烦!”
  温煦这儿正准备抖下缰绳走人呢,听到两人的对话,笑着说道:“你们都三岁啊,不就是挖个土嘛有什么好看的!”
  徐红霞说道:“叔,怎么能没有好看的呢,我听说了那个什么老八太爷过继的家里可有不少的钱,听说以前苏城那边房屋千间,良田万亩呢……”。
  听着徐红霞巴巴的说了一通,温煦苦笑了起来:“谁跟你说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大家都这么说的呗”徐红霞听到温煦这么问,很不自然的笑了笑。
  温煦真是太了解这一帮子闲来没事的老媳妇小姑娘了,整日坐在一起胡侃起来可比男人牛叉太多了,很多话到了她们的嘴里再出来的时候最少放大一倍,几个嘴中一过那话传的就玄乎玄乎的,除了主人公的名字之外,估计也没有几处可信的。
  “行了,那咱们走吧!”
  反正事情解决了,拖拉机拉个小四轮也是三指头捏黄豆十拿九稳的事情,也没什么危险性,于是温煦招呼着徐红霞一起走。
  到了墓园的时候,温煦就被自己看到的场面给吓了一跳,还没有进园子,发现墙外的树上已经猴了不少的孩子,其中还有不少的大人也夹杂在其中,不光有村里的还有过来看热闹的游客。
  “温煦?!”
  温煦顺着声音一抬头,发现不知道余耀这个胖子怎么爬上了一颗南人腰这么粗的树,现在像一只吃了激素的肥猴子一样骑坐在树的主杈上,正伸着手一张胖脸上全是笑容和自己打招呼呢。
  “我说你不是有病么,想看到里面去看好了,怎么还爬在树上啦,你也三岁啊”。
  胖子的样子让温煦有点儿无语的,怼了余胖子一句直接带了一下缰绳示意二白继续往里走。
  “这里看的清楚嘛,再说了里面哪有这儿有意思!”
  胖子这边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小手拿着一包辣条伸了过来,余胖子捏起了一根拿到了手上,转头对着骑在自己旁边的小毛孩子说了一句:“谢谢!”
  温煦到了墓园的门口,下了马,二白自然是不用栓的,温煦只是伸手在二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示意它自己找草吃去,自己则是抄起了兵工铲迈步进了墓园里。
  墓园里的人并不是太多,但是如果你想看清里面的情况也不是太容易的,因为人都围成圈了,想看到里面的情况第一要就得是看客的海拨要高,要是没有个一米八往上你就别想看到人圈里面的情况。
  温煦自然是不用的,哼哼两句之后自然就有人给这个族叔还有温家村的带头人让出一条道来。
  温煦一走进人圈之内,发现大磊子这边正在赶着一只大田鼠,这只大田鼠的个头可不小,比一般的田鼠足足大了两三圈,三两个月的小猫都没有它个头大,完全属于田鼠中的姚明级别的。
  只不过这位‘大个子’的日子过的不怎么样,落到了大磊子这样的熊孩子手中,说生不如死有点儿夸张,说是活着像是死了一样就差不离啦。
  就像是现在,大个子田鼠的后腿上栓了一根结实的化纤绳子,这玩意儿别看只比钓鱼线粗这么一丢丢,但是上面挂个成年人是没有问题的,更为主要是的这玩意耐磨,别说是老鼠牙了就算是用刀子一时半会儿对付起来也有点儿困难的。
  啪!啪!啪!
  大磊子不住的跺着脚,把大田鼠往洞口的方向赶。
  大磊这边赶着,那边不住的还有地上树上的小家伙们大声的呐喊助威,好好的一个挖宝现场弄的跟马戏团似的,就差有几个小丑在旁边抛球喷火了。
  大田鼠估计也是被人群给吓懵圈了,那家伙一边惨叫一边四处蹿,愣是不往洞里钻。
  这时候最兴奋的不是牵着大田鼠笑脸如花的大磊子,也不是地上树上一大票大大小小的娃子,更不是满脸笑容的大人,而是败类!这货儿跟在大田鼠的旁边像个白痴似的不住的学着大田鼠的样子,一蹿一蹿的玩的那叫一个开心啊,充份暴露了自己智商严重欠费的本质。
  温煦提着军工铲,看了一会儿转头对着旁边的温世贵问道:“这是干什么?挖假坟之前还要玩会儿耍马戏?”
  温世贵先没有回答温煦的问题,而是对着孙子大磊子喊道:“磊子,你是不是傻,直接提到洞口把它扔进去不就得了,让你来做事没让你来显摆的,快点儿啊!再浪费时间瞎玩小心你的皮!”
  听到爷爷一说话了,大磊子立马开始捣起了手中的绳子,两三个呼吸之后,跑到了两三米外的大田鼠被大磊子拖了回来,倒拎在了手中,向着洞口走了过去。
  看着自家孙子的动作,温世贵转头对着温煦解释了一句:“探探洞大约有多深,这样的话大家也有个底,反正白鼠狼银元是从里面叼出来的……”。
  听二哥这么一解释,温煦明白了,大家挖东西最好得有个数,这样的话前期下铲子也方便一些。
  说话的时候,大磊已经把大田鼠的脑袋贴进了洞里,这下绳子一落大田鼠立马迫不及待的往洞里钻,而且带着绳子嗖嗖的往里滑。
  等着绳子再也不往里缩的时候,大磊子在洞口绳子处做了一个记号,然后开始把绳子往外拖。
  “咦!”
  没有倒饬两下,大磊子小脸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绳子上的力量没了,紧拽了两下发现绳头大田鼠不见了,绳头上栓着的只有一条老鼠腿。
  “这老鼠真可怜啊,这么做真是太过份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爱护动物,国人的素质真差!”旁边有人立马轻声来了一句。
  温煦其实都不用转头就知道这位一准儿不是温家村人,当温煦望向他的时候心道:果然!说话的这位是三十来岁的女人,打扮的很得体,现在脸上居然有一点儿不忍的味道来。
  “别乱说话!”
  站在女人旁边的约五十岁的男人看到无数的目光望向了自己这边,立马对着身边的女人呵斥了一句,然后转头冲着大伙儿尴尬的笑了笑。
  听到了男人的呵斥,女人家立马住了嘴,嘴上闭上了但是揽着老男人胳膊的手却是越紧了,看这个个动作温煦就知道这两位肯定不是父女,至于是什么,长着眼睛的人自然看的明白。
  就你这德性还管老鼠,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别被身边的款爷玩腻味之后甩人!温煦一看就明白了,这位就是连自己都管不好,但是非要摆出一副悲天悯人样子的鸟样子所谓XX人士啦。
  对于这种人温煦是没什么兴趣的,扫了她一眼把目光又移到了场中大磊子的身上,这时候有绳子全出来了,有人拿尺子开始量了起来。
  “大约一米五深吧!”
  并且很快给出了大至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