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好失落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估出了差不多的深度之后,剩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太多了,温煦招呼了站在旁边几个小伙子准备开挖。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都愣着干什么,等着吃晚饭啊,手中有锹的都动起来,开挖!”温煦嘴上说着,手中不住的忙活了起来,两三秒之后,一个铁锹出现在了手上。
  还没有等着温煦走上前,败类第一个忍不住了,冲到了原来的洞口,不住扒拉着洞口的土,两条前爪刨的跟挖土机似的,两条后腿时不时的踢一下拨一下的,随着它的动作时不时的溅起一米多高的泥灰。
  温煦绕到了败类的旁边,防着这家伙把土溅到自己身上,啪的一铲子下去,直接就把铲头满满的插进了坟头,双手一用力往上一掀,一铲子的被提了起来,腰一转直接把铲中的土堆到了身后。就这么样一下一下温煦带头铲了起来。
  看到温煦这边一言不发就开活,村里的几个小伙儿自然也不甘人后,很快加入到了干活的队伍中来。
  五六个人轮着锹一会儿就把原本不高的坟头给铲平了,再往下挖的时候,明显的就觉得地上的土有点儿结实了,很明白这儿的土有人夯实过。
  “咦,你们慢点儿”
  挖了一会儿,带出来的泥里出现了一些暗白色的泥,明显的和旁边的泥土不一样,这下子让站在旁边的李老头站了出来,制止大家继续挖下去,他来到了温煦的旁边蹲了下来看了看。
  李老头就是和温煦一起去考察那个什么祆教遗址的赵钱孙李中的一位,这帮老头对于挖坟这个事情特别的感兴趣,于是今天也早早的过来看热闹。
  温煦看着老头捏起了一点儿土放到了鼻子前面嗅了一下,然后再看了一下整个灰泥形成的一个圈,不由奇怪的说道:“这有意思了,这居然用了糯米浆封土,里面的东西似乎有点儿意思了,只是这地方也太小了一点儿!”
  “什么?”温煦听到老爷子的话,不由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继续挖把,不过小心一点儿!”李老头对着
  听到老头这么说,温煦招呼着村里的小伙子们继续往下挖,现在这地明显的要比刚才难挖太多了,很快的包括温煦在内,身的汗开始浸湿了衣服,于是大家自然而然的开始脱起了衣服。
  温煦这边活儿干的热火朝天的,一时间也没有想起来别的事儿,自然不可能知道人群中有一双,哦或者是几双眼睛望向自己光滑滑的上身。
  温煦是常锻炼的人,他的锻炼不是说纯练器械,他是没有什么动作要求的,就是每天按着老头的要求同时活动全身的肌肉,并且反复的锤打自己的肌肉,所以温煦的肌肉不像是很多健身房出来的肌肉男一样那么夸张,温煦的肌肉是紧致的,而且肌肉与肌肉之间线条明晰,胸肌并不像是那种能和女人相比的硕大,而是结实到了紧贴着骨胳,但是边角却又是‘锋利’的那种。
  说的明白一点儿就是温煦的肌肉和史泰龙、施瓦辛格这样的健美男人完全不一样,走的是李小龙的套路,这样的机肉更加适合中国人的审美,所谓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嘛!
  所以温煦这边一露肉,全身的肌肉随着身体的动作婉转流萤,那叫一个漂亮啊。这一身彪悍的健子肉动起来,简直像是活体健身广告立马吸引了围观大姑娘小媳妇的眼光,尤其是人群中有些荤素不忌的女游客,暗地里直咽口水。
  当然了其中有这么一位,偷偷的瞄上两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一看旁人,注意观察周围的人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发现没人又偷偷的瞄上两眼,至于这人是谁?那自然的是村里新来的联防队长,女警官解艳无疑了。
  温广成现在正站在解艳的旁边,他又不是解艳肚里的蛔虫,哪里能猜到自家有暴力倾向的队长现在正垂涎自家老叔的果体呢。不过现在温广成也没有空想别的,他自己都一脸羡慕的望着温煦那线条分明的一身健子肉。
  “我了个去,煦叔这一身健子肉平常没有看出来啊,这么厉害!”
  “是啊,我什么时候要能用小煦叔爷这一身肌肉那就美了,一年四季都不穿衣服!”温源正一边说着一边挠着自己像是怀了六七个身孕似的大肚皮。
  解艳这时候冷眼瞅了一下温源正:“你小子想要的话,明天我给你加大训练量!”
  一听这话,温源正立马把脸苦了起来:“算了,队长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再说了咱们就是联防队,搞这么严格怎么办?”
  解艳这下子没有心情去看温煦那一身让她心跳不已的健子肉了,转头开始叫训起了温源正:“等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就知道这时的苦没有白吃了,部队里面说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是没有道理的,听说了上次警察抓捕于春强偷猎团伙的事情没有,如果警察不知道,这事儿被咱们给遇上了你练和不练结果能一样么?”
  “人家有枪,遇到不跑那咱们不是傻嘛,叔爷说了,万事保命为先,只有先保住了命以后才有的蹦跶!”温源正说完又嘟囔一句:“看到人家有枪还往上冲,那咱们不是傻么!”
  这下子解艳居然发现自己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温源正了,愣了好几秒之后转头对着温广成说道:“广成副队长,明天温源正比别人多跑一圈!”
  “别啊!我说队长……”
  “吵吵什么呢,安静点儿!”
  温源正的话还没有说完,立马挨了一脑拍子,一转头温源正发现老五叔这边正在自己的身后冲着自己吹胡子瞪眼睛呢。
  “嘿嘿!”温源正也没有办法,冲着老叔笑了笑目光转到了场中。
  这时候挖坑的人已经换了一拨,温煦和第一批挖的人每人端了一杯水在旁边休息了起来。
  地上的土依旧硬实,不过明显的那种颜色不一样的土面积却在不断的缩小着,原本两米多的圆形,现在只有一米六七的样儿了,而且越来越不规则了。
  劳力中败类的‘体力’算是最出色的,一直从开始刨到了现在,虽说地上的土硬实了但是似乎丝豪没有阻挡住败类刨坑的热情,依旧不住的挠着四条腿儿,一脸傻气的忙活着。
  突然间一道灰影从洞口闪了出来,败类这个胆小鬼被这影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连忙跳开,灰影蹿出了洞口几乎没有什么做什么停留一溜烟的想往人少的地方扎了过去,可惜的是现在围着一圈看热闹了,除了靠着围墙在那一面,哪里没有人?
  啪!
  灰色的影子到了墙边,突然的一下想转头,没有想到一只黑乎乎的影子当头罩来,等着它想躲开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灰色的影子还没来的急哼上一声,立马命丧黄泉去了。
  黑乎乎的影子是一把铁锹,而拿着铁锹的人是温广芳,看到自己这一锹把老鼠了乎是拍成了肉泥,温广芳很是得意的来了一句:“遇到我你还想跑!”
  温煦看了一眼发现大磊子逮的那一只大老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滩让人作呕的肉泥,什么肠子啊都出来了,于是对着温广芳说了一句。
  “看你弄的血乎淋拉的,赶紧的挖两锹把这东西给埋了,看着碍眼埋起来肥地!”
  听到温煦这么一说,温广芳笑着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吐沫,然后双臂一用力立马连着老鼠尸体带着它身下的一片泥都铲了起来,端在锹头上对着周围的人喊道:“让让,让让!”
  他这做派谁能不让,一个个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给温广芳让出了一条路。
  快走出人群的时候,温广芳还回头对着温煦问道:“叔,你家的败类吃生肉不?”
  “少恶心了,快点儿给铲走!败类从来不吃生肉的!”温煦回了温广芳一句,然后伸手把自己的兵工铲从一个小族侄的手中接了过来。
  “你们都歇一下,看样子差不多了,换咱们来!”
  现在挥铲子的都是小家伙,年轻人有把子力气,但是缺了耐心这一锹铲下去,脚在这么往锹肩上这么一踩,那力气用的可是够可以的,温煦怕这些小子们把装钱的什么坛坛罐罐的给弄坏了,于是把兵工铲给接了过来。
  听到温煦这么说,原还歇的差不多的人也都站了起来,纷纷把锹接了过去。
  温煦这一拨子人带着小心又往下铲了十来公分左右,立马就听到有人下锹的时候听到了咚的一声。
  “有东西!”下锹的人立把插入的半锹这么一掘,露出了一块石板的一角。
  温煦等人一看,立刻更加小心的挖了起来,也就是四五分钟的时间,一个大约一个办公桌面大小的石碑露了出来。
  说是石碑有点儿不合适,因为碑上跟本就没什么文字,几乎是光滑滑的,上面一个字都没有,这种碑是看的出正反的,这边碑头上的图案显示这就是碑的正面,虽说似乎还没有完工,但是这玩意儿的确是个碑。
  碑露出来了,大家沿着碑继续往下挖,很快的碑厚也就显出来了,约成人一掌厚,也就是几公分吧,碑的下面压着四边石条,像是组成了一个石头盒子,不过这石头盒子糙的很,中间没有勾缝也没有拼合的严实了,这活儿做的温煦这样的‘闲暇手艺人’都不屑做这东西,很明显不是这人的手上功夫太糙,就是这人埋的时候太急了一些。
  “二哥?”温煦从两快石头的接缝中间看到了一个手掌大的缝,拿出了强光手电往里面一照,立马就看到了下面隐约有个青花的罐子,于是抬头问了一下温世贵。
  温世贵看了看这玩意儿也就一米二三长,七八十公分宽,肯定不是埋人的,而且这石室搞的也太糙了一点儿,于是点了点头:“我上面的玩意儿挪开吧!”
  听到温世贵这么一说,温煦示意仨小伙儿和自己一起用力,四人的力气很轻松的把石碑挪到了一边。
  整个石室里非常的简单,三个罐子,旁边放着一个铜盒子,虽说时间久了,但是因为用的糯米浆封的,没进什么水气,看起来还挺光鲜的。
  一看到了这个东西,温世贵立马整个人都激动了。
  “别动!”
  随着他的一声吼,温煦伸出去想拿铜盒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转头望着温世贵说道:“我说二哥,您小点儿声行不行?”
  “你懂个屁!这是主谱”温世贵带着小跑奔了过来。
  “啥?还真有这玩意儿?”温煦一听是主谱,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所谓的主谱,是相对于续谱来说的,什么是主谱呢,首先这玩意儿得够早,什么三国两晋的都得有记,续谱呢就是家族中有人一支搬走别居,另成一脉之后到从主谱这儿重新再弄一本以这一支开头的族谱,简单来说这玩意儿就像个证明,让温煦看主谱的意思就是谁家祖宗记的最远,谁就最正宗
  搁在古代还能打点儿嘴仗,不过现在嘛毛用都没有,两个姓温的十来岁年轻人凑在一起,有几个续族谱排辈份的?
  你要愣说你比别人姓的更有理由而且更尊贵,那纯粹就是找抽了,不抽你都对不起祖宗给的姓。
  对于温世贵来说,铜盒里的东西显然是无价之宝,但是温煦注意的是坑里的三个小坛子!
  失望!
  看到这仨东西温煦心中那叫一个失望啊,原本听着罐子装银元,想着怎么也得是装咸菜的那种坛子,最少也能装个三个升水之类的,谁知道眼前摆的这仨小坛子还真的小,每一个最多也有酒鬼酒的那个酒坛子一个半大。
  这么大点儿的破罐子就算是塞满了能装几个银元?原温煦觉得不感兴趣,现在心中都有点儿后悔使把子力气来挖了。
  其中一个罐子还破了,直接露出里面的袁大头,连着地上也散落了几个,除了这些东西之外,就是一些干草什么的,黄鼠狼窝嘛没这个东西才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