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小失望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温煦弯下了腰伸手抓起了一块袁大头放到了手里,看了一下又翻了一面,仅仅是几眼,温煦就把目光从银元上收了回来,把散落的几块袁大头收拢了起来放回到了破的坛子里。
  正准备把最后一个银元放进去的时候,身边传来了温广芳的声音。
  “煦叔,这个给我看看!”
  听到温广芳这么一说,温煦转手把拿着的袁大头往他的面前一抛:“看归看,但是看完了得还回来!”
  “叔,也给我一块看看!”
  “叔,我也看看!”
  温煦听了,又从破掉的罐子里数出了四个,挨个的给了站在最近的四个人手中:“喏,这四个放别给你们,不过看完子都得给我还回来,少一个你们自己给我掏钱赔上!”
  张口的四人也就是图个新鲜,没有见过赫赫有名的袁大头是个啥样儿,至于几百块钱,现在对于温家村人来说那还算个事嘛!
  把四个袁大头分别放到了四人在手中,温煦蹲了下来继续观察着眼前的几个罐子,看了一会儿,不由的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会这罐儿值钱吧?”
  温煦这四维也放散的太快了一点儿,坛子太小,里面的银元加起来也没有多少,照这个样子最多也就是七八万的样子,原本就看不上眼的温煦现在自然就更看不上眼了。
  对于温煦来说费了老半天的力气,带着一腔热情,就这么点儿收获心中自然有点儿不甘心的,于是巴望着这仨个坛子能出点儿彩什么的。
  赵老头这时正好蹲在温煦的旁边,原本正专心的看着铜盒子,听到温煦自言自语了一句,转回了头看清谁说的话之后笑道:“你也别想了,你觉得这玩意儿还能是元清花不成,跟你说吧这就是明国仿的元清花,而且还是小作坊出来了,现在古玩市场上骗冤大头的三分之一都是这玩意儿,另外剩下的都是现在产的”。
  “我这听说那边家里挺有钱的,怎么就这点儿东西?”温煦说着拿起了坛子。
  里面装满了银元,温煦提起来还是有点儿份量的,罐子盖子也是瓷的,因为里面装的银元,又埋在这儿自然也就无所谓的封不封口了,银的又不会烂,除了被人挖走,别的要考虑的并不多,所以这坛子也就带着原来的瓷盖几,伸手一提盖子就开了。
  脑袋往口里一伸,温煦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一水儿的袁大头,不过这坛子里码的很整齐,贴着边儿一层层的码上来的,很紧实的一直码到了坛子口。
  这个坛子看完,温煦又伸手拿起了另外一个,发现这一个也是和刚看的一样满当当的,第三个坛子也就是破的那个坛子却不知道为什么,毛糟糟的摆着,一点儿也不像是前两个坛子那么样细致紧密。
  李老头这时转头看了一下温煦手中的罐子,对着温世贵问道:“温二哥,那三个坛子里的东西要不要统计一下?”
  温世贵头也没有抬,摇了摇头说道:“统计个甚?反正过些日子咱们就把这东西交回给别人了,何必费那份工夫!”
  嘴上说的轻轻巧巧,眼睛却是十分紧张的注意着密封的铜盒子,现在这铜盒子正的温世清的手上,老头儿正拿着一个铁片儿小心的清理着盒子口的油封,这玩意儿主要的作用就是防水防潮,防止地上的湿气渗进铜盒子里去。
  温世清小心的清掉了最后一块蜡封,然后轻轻的用右手的手掌托起了盒子底,左手放到了铜盒盖上。
  “二哥?”温世清望着温世贵问了一句,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我要揭盖喽?
  温世贵郑重的点了点头:“揭吧!”
  听到温世贵的话,温世清双手微微一用力,原本想着几十年的,盒子怎么说也该有点儿生涩什么的,谁知道双手一用力盒子啪的一声立刻显出了一道缝,再一用力沉封了几十年的盒子就这么打开了,里面躺着三册似乎有点儿焦黄的本子,样儿到是不小,约有A3这么大小,上面用繁体字写着上面还盖着大大的一方印,歪七扭八的也不知道写的是啥,反正温煦这边看了一眼,是啥也没有看真。
  打开了盒子,温世清这儿也很激动了,捧着铜盒的手都跟着发起了抖来,至于温世贵、温世杰这老哥几个就更不用说了。
  围观的群众这时候也都安静了下来,别管是不是温家村的,都伸着脑袋想看一看这盒子里装的所谓的主谱是个什么样儿。
  温世贵郑重的接边了主谱,伸手想去翻上一翻,对于温世贵来说有了这东西,那么温家村的这一拨子人又能追溯上去好几百年甚至千年了,这对于弄清楚温家村的老祖宗们在明朝之前是如何到这儿来的,很有帮助。
  “别动!”
  看到温世贵准备伸手去翻里面的书,站在旁边的孙老头立马出声拦住了。
  看到温世贵望着自己一脸不解,于是孙老头解释说道:“这东西放在了地下这么多年,你这么一翻万一给翻碎了怎么办?我觉得还是先拿回去,让我们几个老家伙准备点儿东西,你再看这样比较好!”
  温世贵知道这四个老爷子都是玩考古的,他的建议自然是要听的,于是温世贵点了点头,盒上了铜盒子,顺手就这么抱在了手上:“那行,免得夜长梦多出了啥个事情,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二哥!”
  温煦看着温世贵要走人,立马叫住了他伸手指了一下自己面前的三个小坛子。
  温世贵现在哪里有心情管这个东西,只是看了一眼,扔下了一句话直接转头就走了:“这些东西你带回去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瞧瞧,这口袋鼓起来之后,温家村的老主任说话就是这么硬气,几万块钱的袁大头在他的眼中成了不是值钱的东西。
  看到温世贵带着一帮老的离开了,温煦这边只得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外套拿了过来,把三个坛子放了回去,然后又把借出去供人验看的五枚袁大头要了回来,放回到了破坛子里。
  用衣服把三个小坛子一包,放到了坑外面,温煦继续在境里瞧了瞧,发现坑里除了黄鼠狼窝别的也没有什么了,于是对着站着自己旁边的温广芳几个说了一句:“几个把这儿填平了吧!”
  反正也没什么东西了,这个坑填不填都不是个问题,温煦这儿也就是随口来了这么一句罢了。
  把事儿扔了出去,温煦一手提着装着罐子的外套,一手拎着兵工铲快步出了墓园,到了门口的时候温煦回头喊了一声败类,见这货一跳一跳的就是不肯跟上来,于是也就不再招呼它了,跨上了二白的背,一带缰绳准备向着村里去。
  这回去的路上遇到的人就多了,热闹散场了嘛!一路热热闹闹的回到了村里,温煦放着二白去吃草,自己则是光着膀子,拎着东西走进了院子。
  师尚真这时正好在家,看到自家老公赤果着上身回来了,于是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去啦?取个银元还顺带着卖弄一下身材?”
  “这天气干点儿活能不出汗嘛!”温煦说完把手中的东西提到了榻上。
  老道这边正躺在榻上,腰间支了一个靠枕,正在给睡午觉的三个孩子打着扇子,听到温煦说话,顿时瞪了他一眼。
  老道的意思很明确,仨孩子正的睡觉呢,你们说话小声一点儿。
  温煦冲着老道笑了笑,迈步回了屋里,再出来的时候温煦已经冲了个凉并且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了。
  再回到了院子的时候,师尚真已经不见人影了,仨个孩子已经都睡醒了,现在正一人拿着个袁大头,听着老道讲着故事。
  老头的确是见多识广,现在给仨小孩讲的就是这袁大头的来龙去脉,说的从袁世凯发家开始,一直往下讲。老头说温煦对于袁世凯的了解都是从课本上得来的,似乎还有什么二十一条啥乱七八糟的,温煦也记不太清楚了,当然了,这老袁的形像可不是什么正面的。但是老道讲的似乎就不是这样了,对于袁世凯这个人褒贬各半,甚至其中还有些赞许的成份。
  温煦这边也不管老道讲的客观不客观,反正听着有意思那就坐在一旁听呗,于是温煦这边弄出了自己的小茶壶,把躺椅拉到了榻边上和自家的仨孩子一起听起了老道讲故事。
  老道的知道面那可不是盖的,最为主要的是老道讲故事它特别的生动,你想连孩子听他讲故事都能坐的住,更何况一个大人呢,于是这么两大三小不知不觉就耗了几个小时。
  等着师尚真回到了院里,几人才知道该吃饭了。
  虽说两口子都留老道,但是老道还是回宗祠去了。
  温煦收拾东西做饭,饭刚刚摆上了桌子,一家人坐好还没有吃上几口呢,那边温世贵和温世杰两人一起到了屋里。
  “世煦,银元清点出来没有,到底有多少枚?”
  一进了屋里,温世贵张口直奔主题。
  温煦这边放下了碗站了起来。
  看到温煦要站起来,温世贵这边连忙说道:“你吃你的饭,又不是什么急事儿!”
  “二哥,四哥,坐下来吃点儿?”师尚真也放下了碗,和两人客套了一下。
  “你吃吧,别管我们,我们俩刚吃过,跟着一帮老教授摆弄着主谱呢”温世贵冲着师尚真按了一下手,示意她也不用客气。
  “怎么样?”
  既然说到了这儿,温煦也就顺口问了一声。
  “保存的算是挺好的,不过人家那边说了撑不住几次翻的,得进行保护,另外给了个建议,说是最好是翻拍重新抄录一份”温世杰说道。
  “袁大头呢,怎么样了?”
  温世贵坐了下来,说完话发现自己面前摆的温煦褂子里可不就是摆的那仨个罐子么,于是伸手解开来一看,发现三个坛子摆的还是好好的。
  “怎么你还没有数啊?”
  温煦笑道:“数它干什么,到时候一骨脑的还给人家就行了”。
  温世贵听到温煦这么一说,琢磨了一下笑道:“也对!咱们这边也不需动!”
  温世杰这儿却似乎有点儿不太高兴:“咱们这儿可是铁了心的当君子,人家那边我看未必!”
  听到四哥这么一说,温煦愣了一下神:“这话怎么说?”
  “人家老八爷可是怕咱们黑了人家的银子,特意的在盒子里留了信儿,上面写着自己埋下了银元多少枚,鹰洋多少块的!”温世杰撇了下嘴不满的说道。
  “呵呵,这也是人之常情”温煦听了打了个哈哈说道。
  “纸呢?”
  “劣制的纸头,除了抬头那一块,别的地方都脆了,一碰就碎了,哪还保存的下来”温世贵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