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无面黄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几百年的温家村族谱保存了下来,而几十年前的纸头却是一碰碎了,不是温家村族谱的料子特别就是几十年前那个老八爷写字的纸不结实,反正这事儿也怪不到温煦的头上,晚上温世贵一来,温煦就把三个坛子让老哥俩带了回去,至于摆在村公所的保险箱还是哪里,就不是温煦要考虑的了。
  不论怎么样,温煦轻松惬意的小日子都这么安安稳稳的过着。
  和温煦一样,渐渐开始习惯这样舒坦日子的还有刚来家里的那只母黄鼠狼,在温家呆了一两天之后,这家伙就尝到了在温家生活的最大好处--吃喝不愁啊,每天准点的早中晚三顿饭,而且还是管够的那种,很快的这只母黄鼠狼就向自己的胃和懒筋投降了。
  温煦睁开了眼睛,望着天边慢慢聚起来的云朵,不由的感叹了一句:“今儿这雨估计是准了!”
  温家村的夏天标准的傍晚一阵雨,每天雷打不动,太阳将落雷雨即至,同样的如果傍晚开始落雨,也就标志温家村正入进入了炎炎夏日。
  现在躺在小院内,息在树下阴凉处的温煦就感觉到,今年的夏日真正的来临了。
  说完温煦伸手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扇子,紧扇了两下感受了一下凉风,嘴里嘟囔了两句热死了之类的。
  抓起了手边的茶壶,温煦对着嘴儿吸了两下,发现壶中吸上来的只有茶气儿不见水,揭开了盖子一看,壶里已经空空如也,就剩几片湿茶叶了。
  温煦站了起来回了屋里给自己的茶壶续上了水,并且把小保温壶一起拎到了脚边,坐回到了躺椅上正准备等着壶里的茶凉下来,一转头看到树底下躺着的小东西们,不由的就乐了起来。
  现在树底的随凉可不是温煦一个人占了,渔猫一家子大大小小的一共五只,还有栋梁,大花和二花,外加白鼠狼这一家七口,可以说是整个树下摆的满当当的。
  若是从所有的家伙中选出睡姿最霸道的,就是渔猫一家五口了,躺在四人睡的那是四仰八叉的,雪白的肚皮冲天,这是嚣张的不能再嚣张了。
  睡的最可爱的是大花二花,两个熊丫头下巴贴地,两只大前爪捂着脸,两只肥肥的后腿直接搭在地上,看起来带着几分萌气,如果不是身躯太庞大,还能更可爱一点儿。
  睡的最整齐的是老白一家七口,老白和媳妇分别躺在两头,身体拉成了一个直条,中间睡着五只白白的小白鼠狼,全都是睡成直条的。
  至于栋梁的睡姿那是万年不变的,正常狗姿!
  至于败类,不用问一早出去浪去了,橘猫和雪花照样跟着师尚真去了村公所,它俩就算是睡觉的天也极少在院里。
  家里的两只小老虎则是跟着仨个小娃儿还有老道一起出去玩了,说是去玩其实是老道带着仨孩子去认识一些动植物,算是增加孩子的生活阅历。
  现在三个小东西对于两只小老虎的宠爱,超过了一切,其实说起来也不仅是仨个小东西了,村里的孩子就没人不喜欢两只小老虎的,也不知道是对于老虎有特殊感情还是怎么的,两只小老虎在村里的受欢迎程度,要远超大花二花那时候,就连霸王猇都比这两小东西差了一节,尤其是村里的孩子们,家里有点儿好吃的自己不吃都要过来给两只小老虎吃。
  对老虎比对亲爹亲妈都好!这是村里大人对孩子们的笑评。
  瞅了一下家里睡的呼哧呼哧的小东西们,温煦收回了目光,闭上了眼睛躺到了躺椅上,轻轻的踢掉了脚上的鞋,把脚踩到了椅子面上,一边轻轻的晃着一边哼着不着调的曲儿。
  唱了一会儿伸手试了一下手边的紫砂壶,发觉还是烫人,于是温煦干脆弄了一点儿空间水进去,兑了一下之后立马壶里的水温度下来了,温煦抄起来直接就是一通猛灌。
  一通茶下了肚里,顿时觉得胃里一阵舒适,身体微微的透出一点儿热汗,然后被小风一吹立马一股微凉的意思来了。
  “嗯!”
  温煦捋起了身上了背心,直接露出了肚子,美不滋滋的躺到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听着老枣树上传来知了不停歇的嘶鸣着。
  原本想着假寐一会儿,但是这知了叫的有点儿烦人,平时如果不是注意的话到也没什么,但是偏偏今儿温煦就注意到了,越听这知了叫就越不是味儿。
  温煦又不是雍正,嫌知了叫的闹心弄个粘杆处,温煦这儿的解决方法很简单,打开了旁边的收音机听听看有什么好节目,你还别说,还真的被温煦给遇上了,听起了单田芳先生的。
  闭上了眼睛,安静着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单老先生那独特的嗓音,温煦慢慢的放空了自己的脑子,把知了的叫声放到了一边,静静的品味着书中的乐趣。
  “吱!吱!吱!”
  就在温煦将睡未睡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叫声把温煦给弄醒了,睁开眼坐起来一看,温煦立马冲着老白媳妇喊了一句。
  “老实点儿,你冲着魔王有什么好叫的,也不看看你俩个头谁占优,死心眼啊你!”
  老白媳妇这又不老实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又试图去挑衅魔王两口子,这两口子哪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两下这边自然而然的就杠上了。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黄鼠狼和松鼠,虽说名字中间都带着个一鼠字,但是并不是什么好哥们,好兄弟,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相反在自然界中黄鼠狼可是松鼠的天敌之一,而黄鼠狼也喜欢把松鼠摆上自己的餐盘。
  于是这下子问题就来了,老白媳妇来了没有多久,一但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之后,作为一个野物,自然而然的就把这里一片看成自己的领地了。
  也自然而然的很快注意到了树上栖息的魔王两口子,虽说这两口子的个头都不小,但是做为以前一直在野外混的老白媳妇自然不会被松鼠的个头给吓倒,所以老白媳妇决心把这两只松鼠先放倒,至于其它的再说!
  它不是不想放倒大花二花,但是就凭大花二花的体态,它也知道自己去挑衅大花二花无异于找死。
  至于说栋梁?野外遇到了它连跑都得用尽了力气,哪里会去招惹狗。
  渔猫一家那更不是什么好货色,随便拉出来一只整个身体比它家两口子加起来还大呢,它又不傻也不会去招惹。
  至于雪花,老白媳妇连想都没有想过,呆在这儿一两天,最让它害怕的就是这只巨雕,每当雪花的眼睛望向老白媳妇的时候,老白媳妇都能觉得自己膀胱跟着一紧,如何能起意去挑战天敌?那不是老鼠舔猫鼻梁找死嘛!
  老白媳妇明显没有把温煦的话给听进去,在地上吱吱的叫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膨起了尾巴,竖起了身上的毛,不住的向着松上的魔王示威着。
  魔王站在树杈上心里也郁闷呢,望了一下温煦发出了轻微的吱吱两声,如果换成人声估计魔王是对温煦说:“这傻缺是你领家里的来?”
  温煦不明白松鼠话啊,反正见到魔王冲自己吱吱两声,他就摊开了两只手作无奈状。
  魔王不知道主人是个啥鸟意思,况且魔王也没有把一只黄鼠狼放到了眼里,别说是这只刚来的小黄鼠狼了,就是老白在它的眼中也就这么回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听着树下吱吱两声之后,魔王自然不想搭里树下的傻缺了,自顾自的捧着毛栗子开始啃了起来。
  看到一只松鼠居然无视自己,老白媳妇立马更加暴躁了,猎物的表现让老白媳妇觉得自己作为一只黄鼠狼的威严受到了挑战,如果不把眼前的东西变成自己的食物,让它觉得自己配不上黄鼠狼这三个字。
  嗖嗖嗖!
  不得不说老白媳妇的动作很快,快到了几乎在温煦的眼中成了一道黄烟,也就是巅峰时期的老白能比它快,估计野外的黄鼠狼能达到这样速度的,都是一等一的捕猎好手。
  铛!
  铛!
  就在温煦感叹老白媳妇速度的时候,老白媳妇停下来了,整个身体扒在了枣树干上,再想往上爬已经是不可能了。
  刚才那两下出手的自然是魔王,看到一只黄鼠狼敢挑衅自己,魔王觉得自家不出手是不行了,得让新来的知道,院子里是你个的地盘,但是这树上可是我松某人的地方,于是一咬嘴一个栗子成两半照着老白媳妇的脑门子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老白媳妇懵圈了,它从来也没有见过一只松鼠能有么大力的,不光是力气大而且这准头也太吓人了一些,如果第一下是遇气,那么同时砸到自己脑壳上,而且几乎是同一个点这份技巧准头确实把它给吓住了。
  老白媳妇没有胆子往树上再爬了,因为那只黑色的大松鼠手上又摸出了一个栗子,一口咬成了两瓣,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呢。
  现在可以说老白媳妇有点儿羞刀难入鞘的感觉了,想上去吧就畏惧黑松鼠的力气,下去吧又有点儿觉得丢人,没有看到树下一片的脑袋都望向了它么。
  其实是老白媳妇想的有点儿多了,树下的这帮子人,除了它那几个孩子之外,别人都是看热闹的,根本就没有人相信老白媳妇能让魔王吃瘪。
  甚至渔猫两口子现在虽是抬头呈七十五度角仰望星空,但是心里却想道:看把你能的,一只小黄鼠狼就想着弄树上那货,我们两口子一起都没有能弄的过,何况是你!
  铛!
  魔王这边一看,哟喝!你还不下去啊,于是抄手又给了老白媳妇的脑袋上来了一下子。
  这一下子辙底把老白媳妇给打明白了:这院子里住的除了没长大的,都不是啥省油的灯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儿,老白媳妇到是非常干脆,一转头从树上蹿了下来,不光是蹿了下来,而且老老实实的跟个没事人似的回到了自家孩子的旁边,就这么一侧身子躺了下来。
  几乎是秒倒,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明明是吃了瘪,现在看它的样子似乎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看到老白媳妇这副模样,温煦不由的气生佩服,心里暗自给老白媳妇竖起了一根大拇指: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这脸皮厚的也就家里的败类可以和你一较长短了!
  “无面黄!”
  温煦立马给这不要脸的货起了一个很贴切的新名字。
  无面,不就是没脸嘛!
  温煦正准备躺回椅子上,这时门口传来了温世贵的声音。
  “世煦!”
  “什么事?”
  温世贵也没有进门,在院门口放下了自己肩头的铁锹:“明儿你不是去明珠么?”
  “是啊,参加首映式啊,怎么您也要去?”
  温世贵摆了下手:“我去个啥,正好和你一路,咱们把东西还给人家去”。
  “哦!”
  一听说这事儿,温煦立马就把应承了下来,反正明天也没什么大事儿,就当是苏城一日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