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地域歧视


小说:山洼小富农  作者:醛石
  早上九点多钟,温煦开着车子和温世贵在村口汇合,温世贵带着温广芳一起,温广芳被老子拉了壮丁当司机,这小子的坐驾是一辆凯迪拉克XT5,看到温煦骚红色的陆巡过来,立刻发动了起来。m.。
  “世煦,你可真够磨蹭的!”温世贵按下了车窗,转头对着温煦说道。
  温煦笑道:“这么早去干什么!”
  这边的话才说完,温世贵那边推开了车门,从自家的车里走了下来,拎着一个大箱子拉开了陆巡的门,先把箱子摆到了后面,关上门之后自己上了陆巡的副驾驶。
  “算了,我还是坐你的车吧,我们家那小子车子开的太野了”温世贵坐上了副驾位子,一边拉着安全带一边和温煦说道着。
  温世贵这么说一来是温广芳的车开的真猛,二来也是为了和温煦好好的沟通一下。
  “你前面走!”
  温煦对着温广芳笑了笑示意他的凯迪拉克在前面带路,自己这边跟着他。
  温广芳也不多话,一脚油门凯迪拉克就蹿了出去,果然有他老子说的几分野气。温煦的陆巡也不慢,油门一点也跟了上去。
  “世煦啊,你说这好人怎么这么难做呢!”温世贵感慨的来了一句。
  看到温煦瞅了自己一眼,温世贵伸手指了一下后面的箱子,那意思明摆着了,车后面摆的东西村里可不少人不愿意还回去,大家都说了和那边二十来年,快三十年没有来往了,送回去做什么。
  “善财难舍人之常情嘛”温煦笑了笑扔下了一句。
  现在村里真的看不上这些钱,但是把这些经手的钱就这么还回去,背后说怪话的也不是一个两个的,不过温世贵这儿挑的头,温煦点头同意,又占着大义名份,别人就算是反对也没什么理由。
  不过温煦能理解大伙的心思,几十年未见的亲戚谈什么都是虚的,最主要的是啥,以前温家村不是穷嘛,那边看不太起自己这儿,温老八爷的马家以前可在南边发达地界上,靠着明珠从改革开放以来都是发达地区,口袋里有一钱了,未免就有点儿看不太起这一门穷亲戚,总之几次找上门去,人家也没有给什么好脸色,后来嘛自然而然的这亲戚就不走了。
  “我也不是想给的,但是别人说不给都有理由,而我这边却不能提这茬儿”温世贵这里长叹了了一口气。
  温煦听了这才明白其中原来还有内情:“这里面还有别的?”
  “要没点儿别的,我吃饱了撑在非要把这些东西还给他马家!”温世贵苦着脸说道:“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温八爷家的大儿子,也就是他家的大叔救过我的命,那时候我也就七八岁的年纪,小孩子嘛夏天玩水那是跑不掉的,我那一天就遇到了鬼门关……”。
  温煦听着二哥说了一下,于是明白了,原本二哥小时候被那位马小叔给救过,如果没有马小叔,那温世贵也自然没有以后的日子了,所以温世贵这才坚持把这三坛子银元给还回马小叔的子孙手里去,无论如何也算是报了救命之恩。
  “那是该还!”
  温煦从来没有把这三坛子银元看在眼里,他之所以同意还完全就是觉得咱们村里都有钱了,这种钱拿来用了也没多大的意思。
  况且这点事儿要传出去,四周的闲汉肯定说温家村这边黑了人家的钱,到时候对温家村的名声也是个影响。当然的传这话的人未必就有什么正义之心,很多都是恨别人弄的到自己没有机会弄罢了。
  “还了,反正还了我也就了心思”温世贵这两天觉得这玩意儿也挺麻烦的。
  “我原本想着带着世杰,或者世清一起去的,不过这些家伙没人乐意,一个个死都不想挪窝,正好听到你要去明珠参加什么会,只得拉上你了”。
  听到二哥这么一说,温煦也不怕揭出老底,直接张口说道:“那是人家怕别人背后嚼舌根子!”
  有人不愿意还,自然而然的就会说些怪话,少不得就要把送银元的这些人挂在嘴边,温广芳是儿子自然跑不了,但是温世清这些人都是老滑头了,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温煦是不怕的,因为温煦原本就是村里说一不二的人物,胳膊腿壮实的可以无视别人的流言蜚语,所以温世贵这么一说,温煦直接点头同意一起去。
  温世贵一定要拉上外人,那也是为了避嫌,自家爷俩要是独去,指不定回来的时候就有人说这亲爷俩指不定是不是黑了银钱,又或者从人家的手上讹了一部分回扣回来,温世贵准备把这东西送回到了明处,那肯定要拉上人的。
  这么多年活下来了,这点儿敏感性要是没有,几十年的光阴不是过到了狗肚子上么!
  哥俩就这么一边开车一边聊着,上了高速的时候,车速跟着起来了,因为不是周未也不是节假日,高速上的车子并不是太多,加上两人的车子相当不错,自然而然的就快了一些,下了高速的时候,也不过是十一点半钟的样子。
  去的地方也不是太远,下了高速二十来分钟,就到了马老八爷重孙子往的镇子上。
  “果然的江南地界,你瞧瞧人家这镇子上建的,比咱们以前那可是好太多了,现在就算是咱们县城也比不上人家这儿整洁漂亮”温世贵望着两边的房子,不住的称赞着。
  “有什么好的,晚上天一黑没有路灯都认不清哪家对哪家!”
  温煦可不喜欢这样的建筑群,怎么说呢,这里的建筑全都的统一的,路边一水儿的两层小楼,前后左右都是一模一样的,排的也像是军列似的,看起来气势是有了但是生活气息差着温家村不知道多远呢。
  好在这些小楼看起来都有点儿岁月了,证明人家这地处江南腹地,鱼米之乡那可不是白叫的,口袋鼓起来的时间要比温家村早多了。
  到了小区的门口,温广芳的车子被门卫给拦住了,人家那头死活不让进。
  温煦下了车一问,原来人家小区是内部停车场,所有的外来车辆根本就不让进,所以温广芳这边试图和门卫说一说。
  而卫门那边则是有点儿装逼了,一嘴的方言,操着怪异的普通话只一句:非内部车辆不让进!
  其实无非就是看着温广芳的车牌穷地方来的呗!温煦是没有想到这一出,如果想到的话,一准儿把自己明珠牌的陆巡顶到前面去了。这地方的人看穷地方的都是眼睛长上了天的,但是看明珠人和明珠牌,却又带着一点儿自卑了。
  温煦一听于是对着温广芳说道:“咱们把车子停在外面不就得了,跟他扯这么多干什么!”
  说完温煦回到了车上,摆自己的车子向后倒了几米,然后停在了路边的停车线内。看到温煦如此,温广芳这边也把车子从门口挪了挪,在路边找了个划线的停车位停了下来。
  两辆车刚停妥了,立马一个红袖箍走了过来,冲着仨人伸手指了一下路边的标示牌说道:“这里停车一个小时五块!”
  “你记时不就得了,你觉得我们是出不起这个钱的人?”温广芳的心里有火,因为他明明看到前面一辆外地临牌的车进了去,那门卫却偏偏把自己给拦了下来。
  “咦,哩个伙几怎滴说话呢”红袖箍一听立马也就把眉头给皱了起来,不过他既然是收钱看车的,自然也知道眼前的两人是有点儿办法的,不看别的就看这两辆车就知道,自己可以把人家当外地人鄙视一下,小欺压一下,但是真的玩的太狠了,人家收拾自己估计也不会让自家有多难过,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啊。
  于是红袖箍在心里暗骂了两句土鳖三之后,施施然的走了。
  温煦仨人到了卫门那边,登了记注明了要走哪儿,门卫那边还打了电话过去问了一下,然后这才放了仨人进去。
  “啧!”
  温世贵这心里也开始不爽了。
  温广芳看着老子的脸色,哪能猜不到自己老子也不爽利了,于是张嘴说道:“爸,咱们回去了,上杆子过来做什么啊!”
  这明摆着的啊,这家子没礼数啊,自己这边过来是送东西,虽说没说送钱,但是意思出来了,这一家人到是好了,老神在在的在家里等着,连接一下就不愿来的,温广芳对于什么老八爷老九爷子可不感冒,他认为虽然你救了我老子,但是您当年躲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一家人可都在温家村锅里舀饭吃的,这不算还恩么?
  “就这么来了总得进去看看!”温世贵这儿顿了一下说道。
  温煦听明白了,自家的老二哥现在用词不是用的还,而是用的进去看看,这里面就有些门道了。
  三人于是提着箱子往里走,像是这种小别墅外面看着整齐,里面也就是那个样儿,而且建的早,什么绿化啊之类的几乎就没有,光鲜亮丽全在那点儿外表上了。
  到了门口,温广芳上前轻轻的扣了一下门,没一会儿里面传来了懒洋洋的人声:“来啦!”
  等着门吱呀一开,一个三十岁出点儿,穿着粉底带着小红点儿类似乎睡衣一样衣服的女人站到了门口。
  “*#··#·!”
  女人看了一下门口的温煦三人,直接转头冲着屋内喊了一句。
  女人用的是金言,说的什么温煦没有听清楚,不过女人脸上的那点轻蔑,温煦到是看了个真亮的。
  汪!汪!汪!
  随着门再一次打开,一只棕色的泰迪站在门口冲着温煦仨人不住的叫着,和泰迪一起出来的是一个三十四五岁,胖胖实实的中年男人。
  女人这边和男人这么施施然的擦身而过,经过的时候还嘟囔了一句,女人也没有想着避开仨人,不光没有想着避开,根本就想着让仨人听到她的话。
  “又是你家的穷亲戚!”
  女人的话语中那份不屑,显露无疑。
  “您就是世贵二哥吧”
  男人嘴里说的客气,不过脸上的笑容看着就挺尴尬的了。
  温煦这边明白了,这家儿这把自己仨人当成是打秋风的了,于是也没有兴趣和男人握什么手了,直接伸手从温广芳的手中接过了箱子。
  “您是马八爷的孙子么?”温煦张口问道。
  男人看到第一个说话的是年轻人,不由的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我爷爷在世的确人家都叫他马八”。
  “我们是过来通知你一下的,村里有一份属于马八爷的东西,一共是小三坛子银元,估计大约值个十来万二十万的样子吧,请你带着证明到县局去领一下”温煦说道。
  说完之后,温煦心道:操,老子们好心过来给你送东西,你特么的就这么给老子甩脸子的?你眼瞎啊,老子仨人你看哪个像特么的要饭的!行,你特么的有种,看老子玩不死你!
  听到温煦这么说,温世贵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家的小族弟是要折腾人了,不过温世贵并没有反对,他现在心里也着火呢。
  至于温广芳现在脸上笑容那是藏都藏不住的,听到小族叔让这帮子人去县局领银元?差点儿没有乐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