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铁血军大扩军(下)


小说:武侠世界梦长生  作者:秦圣翔
  当然除了元老派和上党帮,另外的西河帮和降人派的实力也飞速发展,特别是随着铁血军扩展的步伐,降人派的实力与日俱增。
  西河帮的代表为林家和毛家这两个离石城大族,随着毛清和毛羽两个人在楚云手里越来越重要,离石城的第一大世家估计该换人了。毛家家主毛清和他的嫡子毛羽两个人现在都是旅长的高官,父子俩的官位是一样的,也算是一段佳话。虽然两人都不是独当一面的师帅,但是谁也不敢小瞧毛家两个人。而且毛家依旧掌握着铁血军的几个马场,他们是铁血军骑兵最重要的补给,光这一项他们毛家的地位就稳如泰山,楚云敢这么大规模的扩充骑兵,还不就是因为毛家给力。不过楚云也不准备让毛家马场一家独大,他还准备在西河郡新开几个,至于主人就不是毛家了。
  林家的族长林俞因为当时给铁血军找了一些不痛快,一步错步步错,所以让林家地位尴尬。不过他很识时务,知道做错之后,立刻朝着铁血军权利靠拢,不光把家族的养马场交了出去,而且大肆安排家族子弟出仕,楚云为了奖励林俞的知情识趣,任命他为都督府主薄,权利也十分不小。另外林俞的堂弟林衡也是暂二旅的旅长,职位也不低。毛家和林家两个家族就支撑起西河帮的脊梁,因为楚云在西河郡大肆招兵,组建了数个旅,因为战争火速提拔的将领不知凡几,所以西河帮在军中的势力并不小,这也是他们成为铁血军下第三势力的基石。
  降人派可以说是铁血军下潜力最大的派系,他们随着铁血军的扩张只能越来越大,很多其他派的人都是铁血军的俘虏投诚而来,但是他们却因为各种原因加入了其他派系,但是并不妨碍降人派的壮大。降人派指的是铁血军立足上党郡之后对外战争俘虏投诚而来。楚云对外战争一共两次,而数次防御战中俘获也是不少。其中文臣中的马良、高良成、吕望等人都是代表,而军中马辉、左颂、冉良都是武将的代表。说实话降人派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对比于其他派系素质都是比较高。不过这群人很少抱团,他们迫切的想加入其他派系以争取楚云的信任。毕竟降人地位是最尴尬的,比如说马良这个新近崛起的文官就绝不拉帮结派,跟张彤和莫含一样,这种人最容易取得楚云的信任。
  至于胡人派就少了许多,毕竟铁血军的宗旨就是恢复汉人江山,这群人地位比起降人更加尴尬,但是楚云却提出入华夏则华夏的口号,让他们忘记自己胡人的身份,拼死作战为自己的后代争取荣耀。而且因为一些汉人的排斥,他们反而更会牢牢的围在楚云身边。在他们加入铁血军之后,楚云使用了一系列的措施保证他们不会背叛,比如说当众杀死原来的贵族、写保证书骂匈奴皇帝刘聪和羯族首领石勒等等,这让他们必须更加忠诚的围在楚云身边。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比起大部分汉人更加忠心。其中刘壁、鲁忠、刘海、刘晟等人就是代表。而且西河郡开启等级制度,也让更多的胡人有了动力,甚至很多上党郡安家的铁血军将士都迁移到了西河郡定居。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既属于上面的派系也可以说是不属于,不同于一些派系的抱团,他们虽然身份上属于某个派系,但是行为上却特立独行。文臣中的莫含、张彤、马良都是这种人,而武将中的方大山也是这样,他虽然属于元老派,但是跟所有人都关系不错。
  这几个派系互相牵制,构成了铁血军整个体系。楚云就是等待铁血军整合完毕,铁血军现在一共有战兵十四万八千人,另外郡兵县兵加起来也有五万人,总军队数量达到了二十万人,这还没有算预备役,但是别看这么多部队,但是在天下各大势力中依旧是弱小的存在,也就是刘琨这个倒霉蛋比铁血军少,但是人家刘琨有召唤术,随时能够召唤几十万鲜卑铁骑,瞬间就把楚云比没了。
  预备役也扩展到了步兵二万人、骑兵一万人,他们随时准备补充战兵的损失,预备役步兵由牛根生担任统领将军,级别跟师级平级,骑兵则由很早就投靠楚云的匈奴人鲁弟担任统领将军,这家伙性格太软,不适合战兵,楚云就把他调离了战兵部队。
  而管理后勤的保障司则由原监察司统领冯成家管理,他主要管理军队的后勤保障,当然一旦出现战事,楚云会任命其他人员具体实施,冯成家主要管理大局,并不具体于某次具体的战役。保障司的工作很多,不管管理物资,就是受伤或者阵亡的将领的后续安排和奖励他们也需要管,另外驯养马匹的马场和制造武器的作坊也是保障司管理。冯成家从监察司那个特殊机构出来,权利反而更大了,而且比起动不动就能出错的监察司,保障司反而更加的适合冯成家。
  监察司则由黄凯担任统领,并且随着人数增多,监察司分成了对外的外衙和对内的内衙,权利也与日俱增,不光是情报,还负责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跟明朝的东厂有异曲同工之妙。随着权力的增大,黄凯满心的忐忑,历史上管理情报工作的权臣,虽然显赫一时但是大都没有好下场,还落下个酷吏的名声,遗臭万年,就如同汉武帝时候的张汤、郅都等等。楚云跟他谈了几次,告诉他只要忠心,楚云保他一生平安,他才打消了辞官的念头。只要不涉及到谋反和通敌,其余的楚云都不会怪罪。这个黄凯对情报工作十分有天赋,楚云当然不会让他尥蹶子。
  而跟监察司相辅相成的红楼,由楚莹绿负责,为了安她的心楚云收她为义妹,并且赐予他楚姓。红楼主意是跟监察司的外衙配合收集其他势力的情报,现在已经在匈奴人的都城平阳、石勒的老巢襄国和刘琨的治所晋阳都扎下了钉子,但是想要发挥作用,起码还需要几年。
  楚云除了军事上面的改革,也开始大力发展教育,楚云准备在上党郡和西河郡大肆开设学堂。后世的九年义务教育楚云做不到,但是三年却还是能够玩得起的,楚云规定所有十六岁以下的少年少年必须前去学习三年。虽然很多人反对女人去学堂,但是楚云却依旧下达了死命令。三年之内的教育都是免费的,所有费用都是铁血军出,三年之后需要考核,如果有进一步培养的必要,可以免费继续学习,当然即使考核不过关,愿意自己花钱的也可以。楚云的学堂也不会跟后世一样学什么物理化学,楚云倒是想让他们学,但是也得有人教啊。楚云做的不过就是综合了百家学术的精华,彻底废除了儒家的独尊地位,像是墨家、法家、阴阳家什么的都会教授。
  墨家发展发展很可能成为后世的物理化学,法家顾名思义就是依法治国,而阴阳家、道家什么的很可能发展成哲学,楚云提不出具体的措施揠苗助长,但是慢慢地发展未尝不好。这成为了跟移民三十万人口支援西河郡相比更大更繁杂的超级工程,楚云任命上党郡主播吕望兼任治学官,重点负责这个事情,吕望的父亲毕竟是一代文学大家,他的文学素养也是很高,而且这是流芳百世的好事,吕望很乐意。楚云也不着急一年半年就出效果,教育这种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给楚云的好处越来越多,楚云如果坚持十年,甚至能把世家的命根子彻底废掉,世家不就是因为掌控这个时代的知识才掌控朝政的嘛?
  楚云的三年教育计划虽然让手下文臣激烈的反对,而且也容易引起天下世家的敌视,但是楚云却都坚定不移的实施起来,谁不同意谁就滚蛋,楚云不惯着他们。再说铁血军拥有了二十万大军,就算是天下所有世家都反对又能如何?这个世界最强悍的军事力量都在胡人手里,胡人才不管你世家的死活。而且并不是所有世家都是敝帚自珍的,起码那些寒门都支持自己,世家门阀垄断这个世界的权力实在是太久了。
  楚云埋头发展,铁血军的威名渐渐扩散到了神州各处军阀的耳中,南阳王司马保因为距离长安最近,关系也最密切,因此他第一个得到了消息。南阳王大惊,对手下人说,他从来不知道天下有如此雄军,并且跟亲近左右感慨,如果铁血军听从他的号令何愁天下不平,皇位不至?
  显然司马保也不是什么忠臣孝子,现在的皇帝司马邺在他看来只不过是黄毛小儿,要不是运气好,皇位说不定就是他的。司马保手下的第一武将陈安献计以整个并州为饵招纳铁血军为己所用,司马保大喜之下,派遣使者前往长子城。
  而西凉张寔在不久之后也得到了这个消息,张寔大惊失色,连忙召众谋士商议。
  在永嘉之乱之后,整个天下分崩离析,唯独西凉刺史张轨贡使不绝,并遣部将北宫纯两次勤王赴难,而且这两次都以凉州军的胜利而结束,因此天下人称赞西凉铁骑为“凉州大马,横行天下。”
  张寔的父亲张轨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就是最挑剔的对手都很难从张轨的身上挑出什么毛病,他兢兢业业的帮着长安朝廷抵抗匈奴大军,朝廷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深得朝廷的信任。
  不过楚云却觉得张轨前期可能真的是忠心耿耿,但是随着环境的变化,他也不纯粹的当朝廷的走狗。否则怎么可能在去年的五月份朝廷实施反击之前,恰巧就死了,这个时间未免太巧合了些。
  当然也真的可能就是巧合,但是楚云收集到的凉州信息汇总起来就不难看出,后期的张轨心态的确除了变化。在永嘉之乱后的前几年,张轨送粮草、派军队帮助朝廷,但是后几年张轨的实力大增之下,反而很少直接出兵了。而且他们张家暗中控制了西河郡一部分领地以及上郡的绝大多数领土,反而并没有报告朝廷,这显然显示张轨有了不臣之心。
  当然有人提出张轨在几年前就中风病重,他的儿子张茂和张寔代为掌控凉州,是他们有不臣之心。但是又怎么解释张轨在谋划凉州之前,曾经让人占筮,占筮的结果是张轨有“霸者之兆”,张轨知道后大喜?他占卜之后,全力运作成为了凉州刺史,从而奠基了西凉张家的基石。如果他真的忠心,怎么会大喜?一个臣子竟然占卜出自己有霸王之兆,这不是异心这是什么?
  在楚云看来这个张轨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忠臣,他表现出来的忠心,其实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西凉大族林立,许多次他都差点被西凉大族玩死,要不是朝廷的多次维护,他的刺史之位早就没了。他的刺史之位的稳定,也离不开朝廷的支持和那些忠诚朝廷的大族维护。为了稳定自己的统治,他不得不对朝廷表现出了忠心。
  另外西凉胡人特别的多,因为晋朝的民族政策对胡人以拉拢抚恤为主,所以实际上很多的胡人都对朝廷忠心耿耿,从这一方面来说,张轨也不得不表现出自己的忠心。
  因此楚云觉得张家父子早年可能的确有些忠心,但是后来完全就是利益驱使,楚云多次给手下文臣武将分析才让大多数人接受了谋划西凉的计划。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天下士人因为张家所谓的忠心,对他们张家的欣赏,张轨的忠心获得收益远远超过付出。
  其实不光是楚云对西凉虎视眈眈,张寔也看到了铁血军的威胁,他不愿意朝廷做大。张家现在虎踞一方,怎么愿意把权力交出去。因此在张寔召集手下商议之后,张寔准备先发制人。
  楚云并不知道张寔对铁血军起了杀心,就算知道也不在乎,他正愁没有借口。其实张寔对于铁血军的战绩完全不相信,特别是楚云夸大了战果之后,张寔只是把楚云当成了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多少朝廷名将败在了胡人手里,你楚惟忠算什么东西?你这么厉害你咋不上天呢?
  这也不怪张寔,实在是铁血军崛起时间太短,另外这个时代信息的传递实在是太慢,张寔也就是从朝廷内部知道了楚云给皇帝上的奏表而已,其他的对铁血军一无所知,也不怪他得出这么一个判断。不过张寔脑袋一热做出的决定,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还帮了楚云大忙。
  相较于早已经知道的刘琨、赵汉、石勒、长安朝廷,以及稍后知道的南阳王司马保和西凉张寔,上党郡铁血军击败匈奴数十万大军的消息,也慢慢的扩散了出去。虽然很多传言不尽符合事实,甚至有百姓说铁血军击败了百万匈奴大军这种无稽之谈,但是铁血军击败匈奴人的基本事实还是没错的,天下汉人和忠诚于晋室的人全都欢欣鼓舞,甚至很多无法迁移到江南的民众开始朝着上党郡迁移,短短几个月,上党郡就接受了数千户将近三万余人,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但是相应的,让不确人的铁血军大为头疼,毕竟安置起来十分的困难。
  相比较于楚云幸福的烦恼,石勒真是焦头烂额了,幽州打了几个月,石勒和段氏鲜卑谁也没奈何得了谁,更让石勒头疼的是,他的后院又起火了。
  当年北方最强大的叛军头领王弥被石勒突然囚禁,石勒尽收其众,实力大增。在此之前,王弥手下的大将曹嶷因为思家心切,想要回归青州,王弥当时也是刘聪的人,他表奏曹嶷为镇东将军,让他回青州招兵买马。结果曹嶷刚回到青州,王弥就被石勒所败,曹嶷大恐,而当时晋朝名将苟晞百战百胜,屡次大败石勒,石勒为了牵制苟晞,于是就没去处理曹嶷,曹嶷顺利在青州站稳跟脚。
  虽然曹嶷被苟晞击败过数次,而且差点被苟晞消灭,但是曹嶷却百折不挠,在老天爷的帮助下,利用一次狂风天气,趁着天气昏暗不明,袭击了苟晞大军,苟晞被击败,离开了青州,曹嶷彻底成为了青州第一势力。
  然后曹嶷趁势占据了大半个青州,拥兵十几万,成为了一方军阀,而他的原主子王弥终于被石勒杀死,曹嶷去了心里最后一块心病,非但没有给主子王弥报仇,反而彻底投降了石勒,这让石勒除去了后顾之后,经略翼州、幽州,彻底成为了一方霸主。
  但是随着幽州的得而复失和石勒的久攻不克,曹嶷野心膨胀了起来,他驱赶了石勒的属下,彻底掌控了青州全境。成为了石勒东边的心腹大患,这让石勒不得不停下了进攻幽州的行动,从幽州撤军。
  石勒越想越生气,他上奏表给匈奴皇帝刘聪说:“曹嶷有独据东方的想法,请去征讨他。”汉主刘聪担心石勒消灭了曹嶷,不能再控制石勒,因此不同意。
  石勒大怒之下准备彻底抛弃匈奴汉国,进攻曹嶷,都被部下劝住,石勒不得不派出大军严防曹嶷,石勒的处境变成了四面皆敌,战略环境大为下降。
  楚云得知之后大喜过望,西晋建兴三年四月,楚云经过几个月的整军,实力暴涨。楚云任命郭栓子为上党郡铁血军统军,统帅上党郡所有军队;任命刘壁为西河郡统军,负责西河郡一切军队。然后调集铁血师、骑一师、骑二师、骑四师三万大军准备进攻上郡,就在这个时候,朝廷的使者、刘琨的使者三儿子刘定和西河郡紧急军报一起被送到了楚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