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游子远的野心


小说:武侠世界梦长生  作者:秦圣翔
  大成国的使者是李雄的儿子之一,李雄儿子倒是不少,不过太子却传给了侄子李班,这让大成国的众臣摸不着头脑,他们搞不清楚李雄的真实想法,于是大部分人都在观望,也有一部分人自以为很聪明,开始胡乱押宝,不管是太子,还是李雄的几位儿子手下,都无法形成坚实的班底。这可能也是李雄平衡自己属下的一种手段,李雄在位的时候权力都集中在他的手里,不过他死后大成国就乱成了一锅粥。
  这一位儿子李期,也是野心勃勃想要继承皇位的皇子之一,在原本历史上,此人在父亲李雄死后联合自己的哥哥杀死了皇帝李班,登上了皇位。但是仅仅几年工夫,他杀死了好几位弟兄,重用奸佞以至于群臣丧失了对他的信心,以至于他被自己的叔叔废掉,自杀身亡。不过现在的他还是干劲十足,而名声很不错的,李期聪慧好学,很小的时候就能作文章,轻财物而好施舍,虚心招纳人才。否则他也不会竭尽全力争取到这个差事,他满以为这次是给他送功劳的,但是他已经来了一个多月了,却连谢艾这个南线主将都没见过几次。
  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大成国想要让大明出力,他们自己赚便宜,谢艾怎么可能答应,于是他被冷落也是意料之中的,但是这个李期,却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堂堂皇子,竟然被冷落,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要不是手下人一再阻拦,他早就一气之下返回大成国了,这也是大成国的悲哀,要知道李期才十九岁,就要承受这么重的重任,实在是大成国国主李雄手下无人可用。
  这天他像往常一个的出了使馆去青楼找乐子,不得不说楚云上台之后,并没有横征暴敛,对待民众,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都一视同仁,精力恢复的还是不错的。因此连小小的县城也从新兴盛了起来,青楼也开了不少家,比起大成国的成都虽然不及,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这也让李期流连忘返。
  李期已经是常客,一进入花满楼,就被老鸨子热情邀请了进去,他抱着两个丰满的姐就想往楼上走,突然看到了这段时间一直招待自己的礼部侍郎洪斌正背对着自己和一个人交谈。
  礼部的职责有招待外宾的作用,此人不光负责招待大成国一行人,还协助谢艾谈判,因此李期就想上前打个招呼,他也想打听一下大明朝廷到底要怎么对待跟大成国的联盟。结果他刚走进洪斌就听到了关于他们大成国的消息,李期立刻停了下来。
  “陛下已经击溃了赵国石邃,石邃十几万大军灰飞烟灭,这一次咱们大明国已经胜券在握。我听说陛下已经准备带领十万大军前来南线,大成国与我结盟心意不诚,传闻陛下准备联合大晋覆灭大成国,到时候我大明要汉中,大晋要益州,咱们再也不用受大成国的气了。他们想要只赚便宜不出里,那里有这么好的事?来咱们喝两杯先庆祝一下。”洪斌对着同坐的男子说道,李期听得浑身冰冷,前段时间,他满意为大明是求着自己,所以的确有些嚣张跋扈,难道就因为这个大明就要舍弃他们,跟大晋联盟?这个消息很重要,他要赶紧送回去,他不动声色的朝外走去,正好就碰到了老鸨子。
  “李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啊,艳红她们等着您呢。”(李期哪里还敢耽误,他拿出一把铜钱递给了老鸨子,然后就慌忙的离开了花满楼,在他离开之后,老鸨子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洪斌身边,洪斌摆了摆手,老鸨子逃一样的离开了。
  “郑大人,既然咱们任务完成,属下请您好好喝两杯吧。”洪斌讨好的对同桌的人说道,这个人正是楚云很信任的郑捷,现在已经成为了礼部尚书,正是洪斌这个右侍郎的顶头上司。
  “算了,陛下还招我前去回禀,我哪里有这个时间,这件事你办的不错,我会在陛下面前给你请功的。李期给你的好处,你都上缴了国库,你做的很对。咱们的薪俸是历朝历代最高的,陛下既然如此善待我们,我们也要全心全意回报陛下啊,这是一个臣子的本分。”郑捷说完,洪斌连连称是。
  大明国的薪俸的确是历朝历代最高的,楚云学习了满清雍正的以银养廉制度,大大提高了手下人的收入,这虽然不能让每个官员都清廉不贪,但是足以让那些愿意当好官的官员衣食无忧了,不至于像明朝那样,连海瑞这样的高官都吃不起肉,那不是逼着当官的贪污嘛。
  当李期回到驿馆之后,立刻跟自己带来的几个副手商议,他们知道之后大惊失色,一方面他们吃惊于大赵石邃的战败,另一方面他们吃惊于大明国的态度。他们倒是不怀疑大明跟大晋结盟的事情,毕竟铁血军本来就是大晋的属下,楚云可是晋憨帝册封的并州副都督、武安侯,他现在四面受敌,再次投靠大晋,也不是什么怪事。
  “殿下,震请令立刻返回大成,禀告陛下。希望殿下能够尽快求见谢将军继续商谈结盟事宜。”大成国的一位姓郭的副使立刻对着李期说道。
  “郭副使,大明现在已经准备联合大晋,我在这里是否会有危险啊,要不然我们一起回去吧。”李期开口说道。郭副使对于这个皇子失望的很,这么没有担当,怪不得你爹都看不上你,不过他还是耐心劝解。
  “殿下,大明国楚云称帝,大晋视之为叛逆,因此除非大明楚云去帝号称臣,否则绝不可能快速结盟。而楚云击败了石邃,实力强横,因此怎么可能轻易除去帝号。因此我们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殿下能够在此拖延大明和大晋结盟的时间,争取我回禀陛下。到那个时候,陛下肯定对殿下另眼相看,毕竟殿下是陛下的儿子,到时候就算是太子之位都大有可能,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殿下三思。”郭副使对着李期说道,李期脸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郭副使,我留在这里没有问题,但是你要告诉父皇,为了拖住大明,我需要给大明一些实质性的让步,否则我空口白牙的也不能取得大明的信任,希望你能够和父皇说清楚。”听到李期如此说,郭副使对李期的看法大为改观,他立刻点头答应,然后迅速离开了。
  “陛下,大成国的使者已经派人回国了,我相信我们传递给他们的消息,大成国主李雄很快就知道了。到时候任凭李雄奸诈似鬼,也不得不跟我们妥协了。”郑捷笑着对楚云说道。
  “呵呵,李雄的确是个人才,可惜大成国民少国弱,他们注定难以崛起,何况大晋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想要在大晋身上狠狠咬一口,可能短时间看有可能,但是当大晋回过神来,那么他们必定会全部吐出来。何况李雄今年快六十了吧,估计他也活不了几年了,一旦他死了,又没有人站出来,大成国就很可能有灭国之灾。这一次李雄只能妥协,你们按照原定计划做就好,我就不在此停留了。石勒的十几万大军深入雍州和上郡境内了,游首辅应该差不多该行动了,我要去看一下。”谢艾和郑捷知道楚云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他们俩了,因此大喜过望,这可是楚云对他们的信任。
  “对了,以我这个老朋友的名义,去给温峤送点给养,别送太多了,饿不死他们就行。”楚云说完,谢艾立刻知道这可不是好心,而是向大成国施压的手段,他马上答应了下来。
  楚云不是不想等待南线结束再离开,而是楚云有些摸不清楚游子远的想法了,楚云收到消息,石勒的两路军队一路席卷了上郡的大半,一路直插长安,但是游子远手握三十万大军却一直任由他们肆虐。虽然楚云相信游子远,但是一旦出现问题,长安失守,那么楚云在雍州的势力顿时会烟消云散,楚云不得不谨慎。
  楚云这才知道当皇帝的痛苦,基本上手下的臣子谁也不能完全相信,而且有些时候,明明知道一些事情不对,却必须去做。这很可能就是帝王心术吧,估计当年南宋赵构杀岳飞的时候也是哭着杀的吧,他难道是傻子?不知道岳飞是南宋的擎天之柱?但是他却不得不杀,因为岳飞的确是忠臣,但是他却不是忠于自己的,他要迎回宋徽宗和宋钦宗,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的大哥,他们回来了自己怎么办?自己就算是让位给自己父亲,自己的小命也不一定能保住。要知道皇家是无亲情的,宋高宗只能把岳飞杀了。哪怕是偏安,但是自己也还是皇帝。
  当楚云到底长安的时候,长安已经被难民挤满了,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的民众,长安也是一日三惊,毕竟石勒亲率的数万大军已经杀到了长安附近。
  不得不说游子远此人老了之后心肠硬多了,当年他可是主张扶剿并用以安抚为主,很快就平定了雍州胡人之乱,当年的他可是连胡人都不舍得杀。但是现在他为了自己的身后之名,竟然任由大明子民死伤,现在石勒大军已经攻破了数个郡,死伤的民众不下于十万,为的就是让石勒大军进入自己的包围圈。
  “游首辅呢?”楚云回来并没有通知很多人,而且就是连游子远都不知道,楚云也没有返回皇宫,而是来到了奉命驻守长安的长安守将刘东勇的府邸。
  刘东勇对于楚云返回惶恐的很,他当然也受到了石勒大军进逼长安的影响,但是除了楚云和游子远,其余的人都不知道两位大佬的想法,他自认为没有完成楚云交代的任务,当然惶恐。
  “回禀陛下,末将也不知道游首辅去了哪里,他只让我安心守卫长安,我好几天没见到游首辅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在两周之前。”楚云眉头皱了起来,竟然连刘东勇都不知道游子远去了哪?
  “三号。”楚云说完一个暗卫出现在楚云之前。
  “你去游子远的府邸看看他的家人还在不在。”楚云说完,暗卫立刻离开了,刘东勇深深的把头低了下去。
  雍州京兆郡边缘,石勒亲自带着数万大军驻扎在这里。
  “不对劲,我觉得情况不对,虽然大明四面受敌,但是也不应该这么容易的就让我军长驱直入。”相比于兴奋异常的将领,石勒却谨慎得多。
  “陛下,你是不是太谨慎了?大明立国才几年,他们撑死了也就是三十万部队,石邃殿下、凉国、大成国和大晋全力合围,他们的兵力捉襟见肘很是正常。再说我们从并州进军,如此隐秘,他们一时半刻抽不出部队也说得过去。一路上我们可是凭借实力攻破了十几个城池,那些人拼力死战这可做不得假的。”这么多年终于捞到了机会的桃豹开口说道,不过他这次说的的确让很多人都同意,桃豹看到不少人开口支持自己,有些洋洋得意。
  “陛下,桃将军说的不错,光石邃殿下就出动了十几万大军,再加上其他三国,兵力何止三十万,大明绝不可能有余力对付我们。”夔安和孔苌两员大将也这么说,石勒打消了一些疑虑。
  “好,明天咱们就进军长安,在他们中路开花,哪怕攻不下长安,也让大明不得不抽兵救援,到时候其他三路就有机会了,我倒要看看大明该怎么办。一旦大明覆灭,其他的国家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到时候一统江山也不是难事。”石勒说完,所有人都大声应和起来。
  关中平原自古就是汉家文化的核心区域,秦朝和汉朝都是夺去了关中之后,成就的帝业。从地图来看,关中平原位于后世陕西省中部,南依秦岭,北靠北山,西起宝鸡,东至潼关,这里地势平坦,土质肥沃,号称“八百里秦川”。
  陇山山脉,又名“大陇山”、“六盘山”,是陕北黄土高原和陇西黄土高原的界山,及渭河与泾河的分水岭,曲折险峻。一直浩荡无边的军队正在缓缓的通过陇山山脉,只要过了这里就到达了关中平原的腹地,也就进入了长安所在的京兆郡。
  这正是石勒的大军,七八万大军足足排出了几十里地,最前面的正是桃豹桃,他是全军的先锋,不得不说桃豹虽然被楚云俘虏过,而且闲置了这么多年,但是依旧是一位悍将,让他打前锋的确是石勒知人善用,桃豹经验丰富,而且立功心切,一路上用兵拼命,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石勒处在大军的中央偏后的位置,这里当然是全军最安全的地方之一,骑在马上的石勒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将领,但是他的前后却都是最精锐的羯族亲卫,中间虽然有石勒的仪仗,但是只不过是个摆设而已。
  不过桃豹再仔细也无法把浩大的陇山山脉彻底搜查一遍,在陇山山脉的前后两侧,连绵的营帐布满了陇山山脉的两个山坡,如果每个营帐能够住十个人,那么看这些帐篷的数量起码十几万人。这么多的人竟然几乎没有多少声响,可见其精锐程度。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居高临下的看着陇山道路上行进的大军,他饱经风霜的脸上竟然带了一丝激动和疯狂,此人正是消息了许久的游子远。
  对于一个不好财不好色儿孙满堂的老人来说,能令他如此激动的无非就是流传千古,这一次他设下了超级包围圈,准备一举吞下石勒的两路十几万兵马,这种战绩虽然不如几位超级名将,但是足以让游子远名留史册。
  “首辅,我们行动嘛?”在游子远身边的人是薄丙,这个有些滑头的家伙,已经彻底把自己绑在了楚云的战车之上,因为聪明所以滑头,也因此聪明他能看到大明的潜力,别看大明危机四伏,但是只要能挺过这一次危机,薄丙觉得整个天下都会是大明的,因此他极力配合游子远,表现出了一百二十分的热情,这也让游子远刮目相看,对他如心腹。
  “不急,等他们全部进入陇山我们再行动。”游子远的心很大,他年纪大了,知道自己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领兵,因此他想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他想要把石勒连同他的军队全部留下,这样如果大明真的能统一全国,那么他游子远甚至他的后代都会有一个很美好的结局,他相信楚云不会亏待他的。
  不过游子远并没有注意,一匹从并州方向赶来的战马正朝着石勒大军驶来,此人拼了命的催动战马,战马马像狗一样张口吐舌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上的皮毛都已经湿透了,汗不断地滴下,但是马背上的人还是在不断的抽打着马匹。
  “已经不远了,小武坚持住快到了。”马背上的战士看到心爱的战马,知道它已经快到极限了,现在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古代骑兵和马的感情,此人很想哭,但是高速行驶下的风却把他的眼泪吹了回去,他只能擦了擦干涩的眼角,继续拼命催动着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