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3更)


小说: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作者:飞爷
  这黑色的手爪干瘦,纤细,但指甲很尖锐很长,朝萧凡抓来的时候,指甲还特别弯曲成鹰爪的样子。
  如果被抓中的话,即便是萧凡,恐怕也难以承受。
  不过萧凡看得出,这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莱恩太警惕与谨慎,深怕自己重蹈覆辙。
  毕竟东西方之战,圣庭十个巅峰强者说要围攻灭掉萧凡,结果他们死了。
  倭国七个神忍的尸体也是挨着被发现。
  频频制造出如此传奇的萧凡大魔王,如今已经是修行者世界中排名第一难招惹的存在。
  不是巅峰强者,根本就不敢打他的主意,巅峰强者,也全都小心翼翼,不敢单独面对萧凡。
  莱恩心里是怂的,这一点他从头到尾都没有遮掩过,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麻烦。
  一个狂妄自大的对手,和一个警惕小心的对手,没人愿意面对后者。
  萧凡如今入魔,进入暴走状态,但他的内劲消耗很大,能拖的时间非常短,他想要尽快掌握莱恩的一些破绽和漏洞,付出一定的代价,一击必杀。
  只有如此,所有人才能够有机会活下去。
  嗤啦!
  如同布匹被撕裂,冥玉匕首泛着黑芒,看似轻松的搅碎了那抓来的手爪,可实际上,萧凡的消耗,并不轻松。
  “果然不愧是东方大魔王,实力跌多先天二重,却依旧有如此强悍的攻击,确实恐怖。”莱恩越发的凝重与警惕,不敢与萧凡拉进距离,他是法魔,不是暗骑王,不擅长近身作战,只是擅长远程打击。
  萧凡片叶不沾身运转,速度如电,竭尽全力的想要拉进与莱恩的距离,可莱恩早就防备着萧凡这一招,他竟然也有着一种类似于缩地成寸的超凡技能。
  闪烁,消失,再闪烁,再消失,虽然黑暗能量的消耗巨大,却始终没有让萧凡成功近身,反倒是在追逐之中,萧凡吃了对方两记黑暗魔球的攻击,竭尽全力的抵挡之后,身受内伤,并未吐血,因为他都强行忍住,血液的腥味,在嘴里扩散。
  萧凡此刻的状态太冷静与理智,没有露出自己受伤的丝毫破绽,让得本就警惕与小心的莱恩更是不敢冒险,否则萧凡恐怕早就要重伤。
  而莱恩的考量,也很简单。
  萧凡深不可测,他就以稳妥为主,拖住萧凡,让两个暗骑王尽快解决掉鬼徒,再与他一起围攻萧凡,将之击杀。
  这一点,鬼徒知道,两个暗骑王也很清楚,他们竭尽全力的攻击鬼徒,鬼徒虽然一直闪躲,却也有些伤害没能躲过,嘴角已经有血丝浮现。
  最不妙的是,鬼徒的内劲,消耗殆尽了,之前单独拖住一个武尊,对鬼徒来说就有很大的压力,内劲消耗太多,又面对两个暗骑王,这简直是不给人活路。
  换做其他普通的先天三重,只怕早就被暗骑王的锤子砸成肉饼了。
  “我来帮你!”梅三步焦急不已,连忙欺身而上,两把匕首翻飞,偷袭,勉强也帮鬼徒解除了危机。
  奈何梅三步的攻击能力比起他跑路的能力差太多,根本无法对两个暗骑王造成什么伤害。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苏梓萱抿着嘴唇站在不远处,她没轻易的上去帮忙,此刻处境不妙,她更多的是要注意四周。
  和尚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蔡淼身上的鲜血才刚刚停止流出,伤口密布,慕远欣三女正加快速度的疗伤,可她们内伤也很严重,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多少战斗力。
  放眼看去,一地残兵败将!
  眼前这局,似乎已经是绝境。
  “小偷,带和尚走!”鬼徒又以软剑抵挡了暗骑王的铁锤,一口鲜血终于喷出,化为血雾洒落。
  事到如今,鬼徒知道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为今之计,只能跑,能跑一个算一个,能跑两个算两个。
  “我不!”梅三步眼中满是血丝,侧头朝远处的未凉吼道:“未凉!你的量子导弹呢?”
  未凉死死咬牙,一脸痛苦。
  谁能想到还有黄雀在后?如今未凉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绯月和沙漠也是脸色黯然而焦虑,聪明如沙漠,此刻也是一筹莫展。
  武力不能解决一起,但很多时候,武力是唯一的解决途径。
  技不如人,只能服输。
  “小鬼鬼,你别分心了,我走不了,也不会走,我曾说过,不管生死,我都守着你,你在哪里,我在哪里。”和尚笑了起来,笑得很温柔,换做任何一个女孩,估计都会感动得泪流满面。
  可是他表白的对象是一个难分雌雄的家伙,这话多少让人有些反胃。
  “咳咳……我也不走,特么的,咱们是一个团队,一起生一起死,怕个锤子。”一身是血的蔡淼也在笑,不过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惆怅。
  他看向了另一边的蔡清莲。
  “我死就算了,我妹子不能死啊……”蔡淼小声嘀咕。
  可是他看到蔡清莲一脸的坚毅之色,便再度叹了口气。
  萧凡都不走,蔡清莲怎么会走?生没来得及在一起,死总来得及一起死。
  当哥哥的,怎么又会不了解自己的亲妹妹是什么想法?
  慕萧玄睁开眼,吐了口气,他的内劲恢复了一些,然后二话不说,朝两个暗骑王那边攻去。
  他没说走,没说留,却用行动来表达了他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慕萧玄的出招特别的狂暴,那是一种一往无前,以命换命的拼命招式,与太极之意,截然不同。
  每个人都知道慕萧玄这么做的原因,因为慕远欣和慕清玄还在这,他身为哥哥,必须要保证自己亲妹妹和堂妹的安危,并且他也知道,萧凡不走,慕远欣慕清玄恐怕也不会走,这是死循环。
  所以,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哈哈哈!我蔡淼这辈子,酒肉朋友多,真心诚意的兄弟却没有几个,如今有你们这群值得生死相托的兄弟,这辈子不亏了!”
  蔡淼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身上刚刚愈合的伤口立刻撕裂,他整个人就跟喷泉一样,飙出好多道鲜血。
  但蔡淼脚步却越发的沉稳下来,大步朝着两个暗骑王这边而来,低吼一声,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