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狠心(一)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一盏茶后。
  顾莞宁面无表情地站在廊檐下,看着玩得兴高采烈其乐融融的父女俩。
  高高在上的太孙,甘愿为女儿折腰,做起了“木马”。小小的阿娇坐在亲爹的背上,小手用力地拍着太孙的后背,口中喊着“大马快跑”。
  太孙响亮地应了一声,一边学着马长嘶的声音,一边背着女儿跑了起来。
  绕了一圈,正好跑到顾莞宁的面前。
  顾莞宁:“……”
  太孙:“……”
  顾莞宁神色不动,轻飘飘地瞄了太孙一眼。
  太孙心虚不已地陪笑:“阿宁,你们怎么来了。”
  顾莞宁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句:“来看你们父女两个玩骑木马。”
  太孙:“……”
  孩子最是敏感,立刻察觉到爹娘之间的气氛不对。
  阿娇从太孙的背上滑了下来,乖乖地走到顾莞宁面前认错:“娘,阿娇认错了。”
  顾莞宁板着脸孔问道:“你错在哪儿?”
  阿娇口齿十分流利:“阿娇不该骑在爹的背上。更不该大笑大叫。祖父去世,阿娇要为祖父守孝,不该笑闹叫嚷。娘早就叮嘱过阿娇的。以后阿娇再也不敢了。娘就饶过阿娇这一回吧!”
  说着,用诚恳又祈求的目光看了过来。
  就是铁石心肠,也难以招架这样的目光。
  顾莞宁哭笑不得,心中又泛起一阵无力感。
  阿娇又聪明又伶俐,小嘴又格外会说会哄人,真不知像了谁……当然是像她亲爹萧诩!外表看着温和无害,实则满肚子心眼。
  大人也会被她哄得团团转。
  想及此,顾莞宁忍不住又瞪了毫无原则的太孙一眼:“阿娇年纪小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吗?怎么能陪着她这般胡闹?”
  太孙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道:“我难得回府,便想着多陪一陪阿娇。”
  “所以,你叫阿娇到书房,什么也没说?”顾莞宁凉凉地瞥了太孙一眼。
  太孙满面羞愧地点点头。
  当着孩子的面,顾莞宁不想多说,神色淡淡地催促:“你不是还要回宫陪伴皇祖父吗?快些回去吧!免得在府中耽搁得久了,皇祖父会不高兴。”
  指望太孙狠心做个严父,显然是没指望了,还是她来吧!
  太孙脸上浮起一丝内疚:“阿宁……”
  顾莞宁忍住冷哼一声的冲动,一手拉着阿娇一手拉着阿奕,转身离开。
  ……
  教导阿娇,确实比教导阿奕要难的多。
  阿奕性子憨厚温软听话,说什么都点头。阿娇却正好相反,顾莞宁说一句,她便问一句为什么。
  “阿娇,从明日开始,你和阿奕分开上课,不要再半途跑到阿奕那边。”
  “娘,为什么?”
  “因为你和阿奕不一样,不能总在一起读书。”
  “为什么不一样?”阿娇固执地追问:“我们都是娘亲生的,我比阿奕还早一个时辰出生。我们哪里不一样?”
  顾莞宁冷静地答道:“他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们生来就不一样。”
  “不一样是什么样子?”阿娇睁大了眼睛,眼中分明有些受伤之色。
  顾莞宁的心被刺了一下,一阵难以预料的痛苦,猝不及防地袭来。她忽然体会到了太孙的无奈。
  捧在手心的女儿,他们爱若至宝的女儿,他们如何忍心让她知道这世间对女子的苛刻和残酷。他们如何忍心打碎她纯洁如水晶般的天真。
  可若是不细心教导,等她日后长大了,又会是何等模样?
  身为父母,也有无奈和无能为力之时。哪怕他们是天底下身份最尊贵的夫妻,将来握有执掌天下之权,也无法更改数千年来男尊女卑的习俗。
  无原则的溺爱,会让阿娇愈来愈任性,变成另一个高阳郡主。
  “阿娇,”顾莞宁蹲下身子,和女儿平视:“男女之别,不仅是性别的差异。长大以后,你和阿奕要走的路也完全不同。”
  “你们是嫡亲的双胞姐弟,同吃同睡,一起长大,感情亲厚。这些我都清楚。我也盼着你们永远相亲相爱。可你和他是不一样的。”
  “再过两年,阿奕就要进上书房读书,身边会有伴读。教导他读书的,会是大秦最博学的太傅。他不仅要学四书五经,还要学史书学兵法学骑射。他表现得不好,会被众人看低,会令众人失望。”
  “而你,却无这份压力。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课程,想学什么学什么,不想学就不学,学得好些差些,都没人怪你。”
  “有爹娘护着你,这世上没人敢欺负你,让你受半点闲气。我们也会竭尽所能,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
  说到后来,顾莞宁的声音也无法再维持平静。
  心中汹涌澎湃着的情绪,似要冲破胸膛。她甚至忘了眼前站着的只是一个四岁女童,或许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阿娇,娘希望你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不必为任何事烦心。可是,人在世上活着,不可能全无约束。”
  “你爹舍不得教你规矩,娘却要狠下心肠,让你明白,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如你所愿。”
  最后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气势凛然。
  阿娇再聪明胆大,也还是个孩子,连和顾莞宁对视的勇气都没了,垂着头没精打采地应道:“阿娇知道了。明天阿娇不会去找阿奕了。”
  顾莞宁硬下心肠,不让自己心软:“这是你亲口说过的话,不准再反悔。”
  ……
  三日后。
  太孙从宫中回来了。照例先去雪梅院。
  太子妃一见太孙,便忍不住长吁短叹:“你这几日没回府,还不知道吧!阿娇现在和阿奕每天分开上课。两个孩子往日形影不离,现在骤然分开,都十分不习惯。”
  “阿娇哭了几回,这几日没胃口吃饭。阿奕也没好到哪儿去,每天蔫头巴脑的,没了往日的淘气劲。我看着真是心疼。”
  “我劝过莞宁两回。反正孩子还小,不必诸多顾虑。让他们再松快两年,规矩以后慢慢教也就是了。”
  “莞宁不肯听我的。你回来得正好。你说的话,她总是要听的。”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