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和好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太孙殿下最擅长得寸进尺,见顾莞宁有了些好脸色,立刻腆着脸将她搂进怀中:“这几日,你辛苦了。”
  是很辛苦。
  她怀着身孕,本就易疲累,不宜动气。管束一双孩子,教导他们规矩,也是斗智斗勇费力耗神之事。最为难的,是要狠下心肠。哪怕孩子撒娇哭闹也不退让……
  个中滋味,不说也罢。
  顾莞宁没再抗拒躲闪,略略放松身子,靠在太孙胸前,气闷地说道:“为了管教孩子的事,母妃也跟我闹别扭使性子。每日见了我,都要数落我一回。我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哪里能忍得住,少不得要和母妃顶撞几句。”
  顾莞宁是天生的硬脾气,吃软不吃硬。
  太子妃好言好语,她自会耐下性子回应。太子妃一生气,说话语气不太好,她便按捺不住,语气也冲了些。
  婆媳两人,就这么互相怄了气。
  太孙哄人是一等一的好手,一边轻抚顾莞宁的肚子,一边温声道:“母妃也是心疼孩子,说话才急躁了些。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虽是婆婆,平日倒是顺着你的时候居多,从未和你红过脸。”
  这倒也是。
  顾莞宁反省片刻,也有些愧然:“我心里也知道她是为了孩子好,可不知怎么地,近来很容易就动气。和母妃说话语气不太好。”
  太孙低声笑道:“你怀着身孕,本就容易动气。你可得悠着点儿,别气坏了身子,伤着肚中的孩子。”
  顾莞宁也低下头,双手抚上渐渐隆起的肚子,笑着叹道:“阿娇阿奕已经够我头痛了。再来一个,千万得听话省心些。”
  太孙挑眉:“不听你的话,我就动手揍他!”
  顾莞宁撇撇嘴:“你就会嘴上说说。真狠得下心动得了手,你先去揍阿娇阿奕一回!”
  太孙:“……”
  刚吹了大气就被无情戳破的太孙,立刻转移话题:“今日我回府早,不如一起去雪梅院用晚饭吧!我们带着阿娇阿奕一起过去。”
  顾莞宁点点头。
  ……
  太子之死,令太子妃伤心难过了一段时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伤心也渐渐淡了下来。
  太子妃身边有麒哥儿麟哥儿相伴,还有一双孙子孙女,倒也不寂寞。
  “孙女见过祖母。”阿娇一本正经地行礼。
  “孙儿给祖母请安。”阿奕有模有样的抱拳作揖。
  太子妃又是心疼又是欢喜,连连笑道:“瞧瞧我们的阿娇阿奕,竟都会行礼了。快些起身。”
  孩子学规矩,太子妃当然心疼。不过,孩子比原来懂事,不那么淘气了,也是好事。
  两个孩子一起道谢,然后各自站直身子。
  顾莞宁这才和太孙一同上前见礼。
  太子妃见到顾莞宁,还有些微别扭,清了清嗓子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你如今怀着身孕,不必讲究这些虚礼。”
  顾莞宁微微一笑:“礼不可废。儿媳见了母妃不行礼,成何体统。殿下如今身份不同往日,更要留意言行举止。儿媳也不能授人话柄。”
  太子妃也不是蠢人,很快听懂了顾莞宁的话中之意。
  太子一死,太孙就成了太子府的支柱。要和齐王等人竞争储君之位。一言一行,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留意瞩目。
  顾莞宁教导一双孩子规矩,也确实是势在必行。
  太子妃一想通这个道理,对自己之前挑剔不满的行径颇有些悔意:“莞宁,你做的对。阿娇阿奕,是该好好学一学规矩,明白事理了。母妃之前说过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顾莞宁抿唇一笑:“母妃也是心疼孩子,儿媳心中明白,心中并未生过怨气。”
  婆媳两个尽释前嫌,倒比往日更亲热了几分。
  太孙心情舒畅,眉头舒展:“时候不早了,传膳吧!”
  太子妃笑着应了一声,扬声吩咐下去。
  ……
  一个月后。
  元佑帝召顾莞宁母子三人进宫。
  阿娇阿奕学了一个多月规矩,如今行礼已经很有些样子。
  元佑帝一见之下,也颇有些惊喜,笑着赞道:“好好好!阿娇阿奕竟也会给朕行礼了,好的很。”
  阿娇阿奕俱都生性好动,一刻停不住。往日进宫,也无人拘着他们,时常跑来跑去。今日两个孩子行了礼之后,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确实格外乖巧讨喜。
  也不知顾莞宁在孩子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只一个多月,便将孩子教导得有模有样。
  元佑帝伸手召唤阿娇阿奕到身边,仔细问两人学了什么。
  阿娇如今也懂得谦让弟弟:“阿奕先说。”
  阿奕笑道:“阿娇先说。”
  元佑帝被逗得开怀一笑:“你们两个不必推让,朕问谁,谁就说。”
  阿娇这才说道:“回皇曾祖父的话,阿娇已经学完了百家姓千字文,上面所有的字,阿娇都能认读出来。”
  元佑帝赞叹不已:“阿娇果然聪慧,和你父亲当年相差无几。”
  阿奕有些不好意思:“皇曾祖父,阿奕学得不及阿娇快,百家姓学过了,千字文还有一半。”
  “读书认字不必着急冒进,”元佑帝素来喜欢孩子,对他们姐弟颇有耐心:“你们两个现在都还小,慢慢学就是了。”
  两个孩子一起应下了:“是。”
  元佑帝心情一好,便又夸了顾莞宁一句:“顾氏教导孩子有功,朕得赏你才是。想要什么赏赐,只管张口。”
  这般亲密随意的口吻,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顾莞宁微笑着应道:“教导孩子,本就是孙媳分内之事,不敢当皇祖父这般夸赞。不过,孙媳确实有一事厚颜相求。”
  “阿娇阿奕时常出入宫中,也该学宫中的礼仪规矩。孙媳如今身子渐重,没精力再教这些。还请皇祖父赏一位嬷嬷,专门教导他们宫中规矩。”
  元佑帝不假思索地应允。
  太孙要做储君,阿娇阿奕日后身份不同,确实该学习宫中规矩了。
  就在此时,一个内侍走了进来禀报:“启禀皇上,齐王殿下和齐王妃娘娘在外求见。”
  元佑帝眉头动了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