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试探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这一个多月来,元佑帝一直未召齐王魏王韩王进宫。
  窦淑妃被毒哑的嗓子,渐渐有了起色,如今勉强也能说话了。只是,声音像被砂砾碾过一般。
  窦淑妃跑到福宁殿来哭了一回,意欲让元佑帝严惩齐王魏王。
  “……臣妾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暗中捣鬼。不过,总出不了齐王魏王两人中的一个。求皇上为臣妾做主……”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没半点美态。声音也格外沙哑难听。
  元佑帝听着就觉得心中烦闷,不快地说道:“你让朕如何做主?他们兄弟几个,那一日在福宁殿里大打出手,到最后也没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要朕将齐王魏王都杀了为你偿命不成!”
  一句话,便将哭哭啼啼的窦淑妃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元佑帝果然偏心至极。
  明知此事有猫腻,却未下令严查。大有就此息事宁人的意思。
  窦淑妃还想说什么,元佑帝又道:“你受了委屈,朕心里明白。不过,朕如今只有齐王魏王韩王这三个儿子,小惩无妨,严惩就不必了。你好好在景阳宫养着,宫务你不用操心,朕让云婕妤暂代你掌管。待你嗓子好了说话如常,再交还给你。”
  窦淑妃差点没气晕过去。
  合着来哭诉一回,非但没见效,反倒还要将手中的宫务交出去。
  “皇上,臣妾……”
  元佑帝扫了一眼过来,目中满是冷意:“退下吧!”
  窦淑妃满腹委屈,却又无可奈何。回景阳宫后,又气得砸了半日的东西。
  窦淑妃那点心思,元佑帝看得很明白。
  严惩齐王魏王,剩下的,不就只有一个韩王了吗?窦淑妃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响,可惜元佑帝并无抬举韩王之意,自不会理睬。
  ……
  齐王也颇沉得住气,一直等到脸上的伤都养好了,才进宫求见。
  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总不能气上一辈子不见。
  元佑帝皱着眉头道:“让他们进来。”
  过了片刻,齐王夫妇进了福宁殿。随齐王夫妇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英俊少年。
  这个少年,和齐王世子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也是英姿勃勃的少年郎。少了齐王世子的高傲锐气和难以亲近,眼中带笑,让人望之生出好感。
  东平郡王萧袆,齐王夫妇嫡出的次子,萧睿一母同胞的弟弟。
  顾莞宁和太孙迅速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齐王一直在府中未出来见人,私底下的小动作却未停过。齐王府和赵家议亲一事,也瞒不过有心人。今日齐王夫妇领着东平郡王进宫,显然是为了此事前来。
  齐王夫妇先领着东平郡王给元佑帝行礼。
  元佑帝神色淡淡:“平身。”
  然后,太孙夫妇以晚辈之礼相见。
  齐王注视着温和有礼的侄儿,目中迅疾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却露出笑容:“今日倒是巧了,没想到你们也在宫中。”
  太孙一脸关切地问道:“三皇伯脸上的伤都好了吗?”
  齐王:“……”
  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想到自己被算计顶了黑锅,齐王就气不打一处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已经好得差不多,勉强能出来走动了。”
  太孙细细看了一眼,才道:“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些许痕迹。三皇伯该在府中多养一段时日才是,何必急着进宫。”
  齐王忍住一拳挥过去的冲动,挤出笑容道:“今日我进宫,是有一桩喜事。”
  转而看向元佑帝,笑着说道:“父皇,儿臣为阿袆定了一门亲事,今日进宫,便是想将这桩喜讯告诉父皇。”
  ……
  天子也是人。
  元佑帝也像天底下所有的老人一般,希望儿孙和睦,子嗣兴旺。听闻此事,眉宇间果然舒展开来:“阿袆也要定亲了?”
  “是,”齐王笑道:“儿臣为阿袆定下了赵家的亲事,是赵阁老的嫡孙女。”
  元佑帝略一点头:“确实是桩不错的亲事。”
  此时婚配,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赵阁老的嫡孙女相貌如何性情如何,元佑帝并不知晓。对赵家的门第却很满意。
  齐王妃也张口道:“赵三小姐生的花容月貌,颇有才名。儿媳特意命人细细打听过,又找机会相看了两回,才和殿下商议定了亲事。”
  元佑帝嗯了一声:“亲事确实该慎重些。当日王家的亲事,便有些草率……”
  萧睿这个名字,元佑帝不想提,话风一转:“你们进宫,除了禀报此事之外,还有何事?”
  齐王冲东平郡王使了个眼色。
  东平郡王立刻大步上前,拱手道:“孙儿想求皇祖父为孙儿下旨赐婚,让孙儿这桩亲事体面风光一些。”
  少年人特有的朝气活力,迎面而来。
  元佑帝打量东平郡王一眼,眼中有了笑意。
  东平郡王自小离京,元佑帝对这个孙子不算熟悉。不过,血浓于水,元佑帝看自己的儿孙总多几分喜欢。
  而且,东平郡王相貌英俊,进退有度,颇为讨喜。
  不过,赐婚一事,元佑帝并未应下:“朕只为阿诩赐过婚。阿凛阿烈他们几个的亲事,是静妃在后位时下凤旨赐的婚。如今后位空悬,无人能下凤旨。”
  东平郡王一愣,下意识地看了齐王一眼。
  齐王心中一阵冰凉。
  他此次进宫,特意将次子带在身边,虽未明言,其中的用意,元佑帝自然明白。
  长子萧睿已经身在天牢,世子之位,迟早得让出来。他为次子定下赵家的亲事,也是特意为萧袆挑一个实力雄厚的岳家。
  如果元佑帝肯赐婚,齐王府便能重振声势。东平郡王也能因此大出风头,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可元佑帝并未犹豫,很快便拒绝了……
  元佑帝的心,已经彻底偏向太孙。
  齐王亲自验证了这个事实,心里凉冰冰的,面上还得露出愧疚的笑容:“是儿臣思虑不周,竟未想到后宫无主,让父皇为难。都是儿臣的不是。”
  一直未张口的太孙,忽地插嘴:“三皇伯为袆堂弟殚精竭虑,费尽心思,这份慈父心肠,实在令人动容。睿堂弟在天牢有知,想来也会松口气。”
  齐王:“……”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