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疑心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如今的顾莞宁,已是大秦皇后,执掌凤印,身份今非昔比。
  虽然顾莞宁心系定北侯府,顾家女眷却不可恃宠而骄,更不可言行随意失了进退分寸。
  方氏当然懂这个道理,点点头应了下来。
  “大病初愈”的顾海终于在人前露了面,也去了兵部应卯当差。
  因为奔波操劳之故,俊美倜傥的顾海消瘦憔悴了不少。在众人眼中看来,这正是大病了一场之后应有的沧桑憔悴,并未生出疑心。
  偶尔有生了疑心的,私底下免不了揣度一二。
  譬如崔尚书,便将三个儿子召到书房里,父子四人说了许久的话。具体说了什么,别人不得而知。
  崔尚书当日便让人送信到定北侯府,让崔珺瑶得了空闲,便回府一趟。
  崔珺瑶心中猜到几分,婉言拒绝顾谨行陪同她回崔府的提议,也未带上孩子,独自一人回了崔家。
  “阿瑶,”崔尚书见了女儿,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顾贵妃下葬,你可曾亲眼看见?”
  崔珺瑶摇摇头:“顾贵妃是在傍晚时分合的眼。当时我并未在三房。待我匆忙赶去,顾贵妃的尸首已经被放进棺木。”
  也就是说,崔珺瑶并未亲眼看到顾莞琪的尸首。
  崔尚书目光闪过一丝精光,又低声问道:“顾海这些时日一直告病未露面。你在府中可曾见过他的身影?”
  崔珺瑶答道:“未曾。”
  崔尚书眉头拧了起来。
  崔珺瑶略一犹豫,压低了声音说道:“父亲,这些日子,我也觉得有些许异样。三叔伤心得大病一场,三婶虽说每日哭上几回,看着也颇为伤心,却未伤筋动骨。或许,此事确实有些蹊跷……”
  父女两人对视,到底没将“假死遁走”几个字说出口。
  崔尚书思忖许久,才叮嘱道:“此事你不必再过问,我也权当不知。”
  事关帝后,还是装糊涂为好。
  崔珺瑶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唏嘘叹道:“二妹在宫中,也不知过得如何。”
  还能如何?
  新帝从不涉足后宫,除了处理政事,便回椒房殿里待着。年轻娇嫩的三位嫔妃,想见天子一面都不得,更别说什么宠爱了。
  崔尚书口中不说,心中早有悔意。只是,这些话不便诉之于口。哪怕是对着爱女,也不能多说。
  ……
  崔珺瑶在娘家待了半日,傍晚时分才回了定北侯府。
  她嫁到顾家已有几年,一直执掌内宅。侯府内宅安宁,夫婿好学上进十分体贴,儿子活泼淘气,原本刻薄的婆婆如今也像变了个人。如今的生活,堪称安逸自在。
  崔珺瑶刚踏进寝室,便见顾谨行独自站在窗前,显然是一直在等她归来。
  崔珺瑶心中顿时涌起阵阵暖意,笑盈盈地迈步上前:“你一直在等我吗?”
  顾谨行脸上却无笑意,淡淡说道:“是。”
  崔珺瑶笑容微顿。
  成亲几年,顾谨行一直待她极好。哪怕吴氏从中挑唆,吴莲香之后进了门,顾谨行也从未动摇过。
  像此刻这般冷言冷语的,还是第一回。
  “你在生气?”崔珺瑶轻声问道:“为什么?”
  顾谨行定定地看着她,半晌才张口说道:“阿瑶,你素来聪明,怎么会猜不到我为什么生气?何必在我面前装傻?”
  崔珺瑶笑不出来了:“你这么说是何意?莫非是在疑心我向娘家通风报信?”
  顾谨行声音也冷了下来:“我们顾家行事堂堂正正,从无诡秘阴私,你便是回娘家,也没什么可通风报信的。我没这般说你,你自己倒心虚了。想来是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崔珺瑶:“……”
  机敏善言的崔珺瑶,生平第一次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温柔体贴的丈夫,眉目冷肃,异样的陌生,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阿瑶,你是崔家女儿,更是顾家妇。孰轻孰重,孰近孰远,你心中应该明白,可别犯了糊涂。”
  说完,便越过崔珺瑶的身边,走了出去。
  崔珺瑶震惊地看着顾谨行漠然的背影,一时竟忘了追上去。
  ……
  顾谨行夫妻两人怄气冷战之事,很快传到太夫人耳中。
  太夫人何等精明世故,略一思忖,便猜出了原委。
  紫嫣低声问道:“太夫人可要召大少奶奶前来说话?”
  “不必了。”太夫人淡淡说道:“小夫妻两个的事,我这个入土半截的老婆子也不便多管。他们两个怎么闹腾,是他们的事。”
  紫嫣不再吭声。
  过了片刻,有丫鬟来禀报。宫中的皇后娘娘命人来传口谕,召太夫人和方氏明日进宫觐见。
  太夫人舒展眉头:“紫嫣,去给老三媳妇送个信。”
  ……
  隔日,太夫人和方氏婆媳两人一起进了宫。
  刚进宫门,一张熟悉的脸孔便出现在眼前,笑吟吟地说道:“奴婢见过太夫人,见过三夫人。”正是陈月娘,代皇后前来相迎。
  “太夫人年迈体弱,娘娘特意命奴婢带了软轿来。”陈月娘微笑说道:“请太夫人上轿。”
  按着宫中规矩,只有帝后有乘坐车辇的资格,其余人进宫后一律步行。顾莞宁心细如尘,特意提前备了软轿。
  太夫人心里暖融融的,也未推辞,在陈月娘的搀扶下上了软轿。
  到了椒房殿外,太夫人从软轿下来,一抬头,便见大秦皇后已含笑立在殿门处等候。
  正红色的宫装精致华美,也稍显沉重。普通女子穿着宫装,也撑不起这份厚重。
  顾莞宁,却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尊贵,完全驾驭得住这一身红色的耀目宫装。
  精心调养了大半年,顾莞宁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大半,损伤的元气也渐渐恢复。美丽的脸庞恢复了昔日的明媚娇艳,顾盼间神采飞扬。
  她的宁姐儿,历经辛苦,一步步走到今日,成了大秦最尊贵的女子。
  暌别半年,祖孙两人终于得以相见。
  太夫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快步走上前。
  顾莞宁的步伐比太夫人更快一些,用力握住太夫人的手,颤抖着喊了一声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