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夜话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天已入秋,到了夜晚,凉风习习,骤然凉了下来。
  椒房殿里却是暖意融融。
  徐沧曾叮嘱过,顾莞宁身体尚未痊愈,不能受寒。刚一入秋,椒房殿里便燃起了炭盆。上好的银丝霜炭,在精巧的炭盆里悄然燃烧,味道清浅而好闻。
  顾莞宁沐浴过后,换上了柔软的中衣,明眸粲然,红唇润泽,乌发如瀑,垂在胸前,美得慑人心魄。
  同样刚沐浴过的萧诩,看得血脉喷张,心中躁动不已。
  先是太子逝世,紧接着顾莞宁有孕,然后元佑帝离世,顾莞宁生产受伤养伤……屈指算来,他们已一年多近两年未曾有过亲昵之举。
  如今顾莞宁的身子已经好了……
  久旷的萧诩走到顾莞宁身边,伸手轻抚她白皙柔嫩的脸庞,用期盼又希冀的眼神看着她。
  顾莞宁似未看到萧诩渴盼的目光,随口说道:“天已晚了,安歇吧!”
  萧诩只好暗示地更明显一点,右手迅速滑了下去,覆在最柔软高耸之处。
  生育过孩子之后,顾莞宁身形依旧苗条,该丰腴之处却远胜以往。
  萧诩全身的血气顿时上涌,一张俊美的脸孔染上红艳的色泽,一双眼睛炽热明亮得惊人,声音沙哑低沉:“阿宁!”
  顾莞宁分明也已情动,黑亮的眼眸明媚如水,却未张口说话,只静静地看着萧诩。
  萧诩高涨的情欲如潮水般迅速消退,手也悄然滑落。
  夫妻两人默默对视。
  过了许久,萧诩才轻叹一声:“阿宁,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四妃进宫之事,虽未伤及筋骨,却也成了夫妻两人不愿提及的事。犹如一根细细的刺,刺在彼此的心头。
  顾莞宁轻轻摇头:“气过一段时日,早就消得差不多了。”
  那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愿和他亲近?
  萧诩用目光相询。
  “三婶今日进宫,告诉我三叔已经安顿好了四妹。”
  顾莞宁顿了顿,目光有些黯然:“四妹自幼受父母娇宠,在一众堂姐妹中,也是最讨喜的一个。她如今远离亲人,易名改姓,独自生活。甚至不愿成亲……虽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可我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萧诩长叹一声,还未说话,顾莞宁便又说了下去。
  “萧诩,此事我不怪你。只是,你我到底对她有所亏欠。今日你对三婶道歉,我心中也颇有感触。”
  “我只盼着,四妹能活得随心随欲,活得自由自在。如此,我才能真正放心。”
  萧诩没有说话,轻轻地将顾莞宁搂进怀中。
  顾莞宁没有拒绝,将头依偎进他的胸膛。
  他的胸膛处,很快**了一小片。
  萧诩心里又酸又涨,有一股汹涌的情绪在胸膛里涌动。像是伤心,像是失落,更多的是无奈和自责。
  “阿宁,”萧诩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娶你的那一日,我对自己发誓。我萧诩这一生都要对你全心全意。不管到了何时,我的心意永不会变。”
  “皇祖父遗旨选定四妃,我抗旨不得。在我心中,只有你一个妻子。其他女子,我绝不会多看一眼。”
  “四妹已经安然出宫,剩余的三妃,迟早也会打发出宫。以后我们夫妻两个,带着三个孩子,还有母后,一家人安生地过日子。”
  “都说天子要狠辣无情,坐了龙椅,便该提防戒备身边所有人。皇祖父也这般以为。我萧诩却不愿过众叛亲离孤家寡人一般的生活。”
  “我更贪心。我既要江山,更要妻儿。”
  “在我心中,你和孩子比江山更重要。”
  “阿宁,你信我,我永不负你。”
  说完,颤抖着用手捧起顾莞宁的脸。
  不知何时,顾莞宁已泪流满面。
  她无声地落着泪,晶莹透明的泪珠不停滑落脸颊。心里某一处竖起的心防,悄然崩塌,消融不见。
  他的眼眶也湿了,凑过来,轻柔小心地吻上她的眼,吻去她的泪,渐渐移到她的唇上,如膜拜一般轻轻覆了上去。
  亲吻里带着泪水的苦涩,更多的是两心重新坦然相对的喜悦。
  ……
  自登基以来,从未迟过早朝的天子,第二天早晨迟迟未起。
  小贵子踌躇片刻,终于还是忍下了敲门叫醒天子的冲动。
  算了,迟就迟一回吧!
  这大半年来,主子每日早起晚睡,为政事耗费心神不说,回了椒房殿,还得小心翼翼地看皇后娘娘的脸色说话。晚上有时还会被撵到福宁殿安置……
  他这个做奴才的,看在眼里,自然心疼自己的主子。
  奈何主子心甘情愿甘之如饴,他一个内侍,自不敢多嘴饶舌。眼下顾贵妃“病逝”,皇后娘娘心中的芥蒂也该消退了吧!
  穆韬过来,见小贵子眉眼间闪着喜悦,忍不住揶揄道:“你笑成这样,莫非有什么喜事不成?”
  小贵子冲穆韬挤挤眼。
  穆韬瞬间心领神会,低声笑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皇上和娘娘应该已经和好了,没事了。”
  皇后娘娘气性着实不小。看似不动声色,实则冷淡疏远。整整大半年,才算消了气。
  身后响起熟悉地轻咳声。
  穆韬反射性地转身,俊脸上的笑容耀目得闪瞎人眼:“琳琅。”
  啧啧,那副德性,真是没法看。
  小贵子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
  琳琅轻声说道:“皇上和娘娘都未起身。今日朝会怕是要推迟了。传到百官耳中,总不太好听。不如让人去金銮殿传个话,就说皇上龙体微恙,今日迟一个时辰再早朝。这样百官们等着,也不会着急了。”
  君王不早朝,伴随而来的,往往是对君王身侧人的指责。琳琅护主心切,不愿顾莞宁被人诟病。
  穆韬点点头:“你所言没错。我这就请贵公公跑一趟。”
  别人没这个分量,小贵子是萧诩身边的内侍,说话更令人信服。
  小贵子丢了个白眼过来,嘟哝一句:“好事轮不到我,跑腿撒谎骗人的事都让我干。还有没有天理了。”
  眼里只有爱妻毫无人性的穆韬笑着说道:“有劳贵公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