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噩耗(二)


小说:凤回巢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顾莞宁霍然色变:“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玲珑积蓄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娘娘,大老爷战死沙场了!”
  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以顾莞宁的冷静镇定,听到这等措手不及的噩耗,也觉得天旋地转心中冰凉。
  眼前闪过一张模糊的脸孔。
  前世顾湛死后,顾淙便奔赴边关,直到在边关重伤身亡。顾莞宁对这个嫡亲的大伯早已没什么印象,甚至记不清他是何模样。
  她只记得,顾淙性情和蔼,沉稳少言,是可靠又令人心安的长辈。这十几年,顾淙接替顾湛,镇守边关,守护大秦江山。他虽不在京城,却是定北侯府的主心骨。有他在一日,顾家便安然屹立不倒。
  边关突起战事,外敌强劲,军中又有内应叛徒。战事危急,她也早已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才惊觉是何等的冰冷可怕……
  “娘娘,”玲珑颤抖着喊了一声:“现在该怎么办?”
  顾莞宁有些茫然地看向玲珑。
  玲珑何曾见过顾莞宁这般慌乱无主的模样,一时间既着急又心疼,泪水不停往外涌。
  琳琅也是一脸忧急,眼圈早已红了。
  唯一镇定的,是陈月娘。
  “娘娘不用慌。”陈月娘沉声道:“定北侯为国捐躯,战死沙场,是顾家的荣耀。皇上不会忘记他,百官和百姓们也会永远铭记于心。”
  “百余年来,顾家儿郎大多马革裹尸,死在战场上。这是顾家儿郎最好的归宿!奴婢相信,侯爷到了地下,也依然无怨无悔!”
  “娘娘也不必担心边军。侯爷身边有几百顾家的家将,他们大多在军中担任重要将领的职务。有他们在,边军便不会溃散,也一定会挡住敌军!”
  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激起了所有人心中的血性。
  顾莞宁在最初的震惊和伤心后,也很快镇定下来。她先感激地看了陈月娘一眼:“多谢夫子提醒。”
  她再一次庆幸,当年祖母将夫子给了她。
  这些年,陈月娘出手的次数不多。不过,每到最危急的时候,总能起到极大的作用。便如此刻,也只能陈月娘才能保持清醒冷静。
  陈月娘心里何尝不震惊难过?只是,她的父亲丈夫都死在边关。于她而言,这样的痛苦早已成了生命中挥之不去的烙印。
  再痛苦,也得撑下去。
  “侯爷战死的消息,应该刚送到京城。定北侯府上下还不知情。”陈月娘轻声道:“娘娘是否要派人回侯府送信?”
  祖母又将经历一次丧子之痛。
  顾莞宁心中绞痛,却知道此事宜早不宜迟。立刻点了点头:“就请夫子回一趟侯府,将此事告诉祖母。记得代我安慰祖母一番。还有,请祖母及早拿定主意应对。”
  陈月娘慎重地应了下来。
  ……
  陈月娘走后,顾莞宁一个人独坐许久。
  她临窗而坐,目光落在窗外,神色间颇有些阴郁,目光沉沉。
  玲珑想上前安慰几句,被琳琅用目光阻止。
  娘娘现在想一个人清静,我们先出去,别在此打扰娘娘了。
  玲珑默默点头,和琳琅一起退了出去。两人无言对视,心头俱像压着一块巨石,沉甸甸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侯爷死了,接下来会怎么样?”琳琅低低问道。
  玲珑苦笑一声:“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像以前一样,再让人接替侯爷之位,继续在边关领军打仗。”
  顾家以军功立足,死了一个,便得有人接替。
  说的残酷一点,顾家只要还有男丁,就得继续上阵领兵打仗。
  而以眼下的情势而言,边关这一场站事不知要打多久,还不知要死多少人……顾家人再去边关,焉知不是送死?
  顾莞宁正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这般痛苦。
  更痛苦的是,她无力阻止,也不能阻止。
  家与国,孰轻孰重,不言自明。
  可道理是一回事,从感情上来说,却是另一回事。
  琳琅心里憋闷之极,没了说话的兴致。素来多话的玲珑也不想吭声了。两人默默对视一眼,一起沉默下来。
  ……
  陈月娘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定北侯府。
  当太夫人看到陈月娘凝重的面色时,心里陡然沉了下来,已经有了不妙的预感:“月娘,你为何忽然回府?是不是宁姐儿让你回来的?”
  陈月娘低声应是。
  太夫人面色微微泛白,用手抓住椅子把手,起身问道:“出了什么事?”
  陈月娘本就是回来报信,可看到太夫人这般模样,却不忍说出口了。
  太夫人见陈月娘欲言又止满面为难,心中愈发冰凉,声音轻颤不已:“是不是边关战事告急?”
  “是,”陈月娘狠狠心说道:“不止如此。边关送来战报,军中有了叛徒。侯爷领军作战时,被人从身后放了冷箭,射穿胸膛,当场殒命身亡。”
  太夫人眼前一黑。
  站在一旁的紫嫣早有准备,立刻冲上前扶住太夫人。
  陈月娘一个箭步上前,扶住太夫人另一只胳膊,急切地喊道:“太夫人,太夫人!”
  陈月娘迅速从袖袋中拿出一个乳白色的瓷瓶,倒出一颗红色的保命参丸,塞入太夫人口中。一边急促地吩咐:“紫嫣,快些将茶水端来,喂太夫人喝下。”
  紫嫣连忙应下,将温热的茶水端至太夫人嘴边,喂了一口。
  太夫人并未完全昏迷,还算配合,喝了茶水,将参丸也咽了下去。
  “老侯爷死了,阿湛死了,现在轮到阿淙了。”太夫人闭着眼睛低语,声音里满是晦涩痛苦:“顾家到底还要死多少儿郎。”
  陈月娘想到死在边关的父亲和丈夫,眼眶也是一热。
  顾家的家将们,大多随着一起出征。最终的结果,也多是死在战场上。只有受了重伤无力再打仗的家将,才能从战场上退下来,回到京城。
  象征着定北侯府荣耀的匾额,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血。
  两行浑浊的泪水,从太夫人眼角溢出,然后滚落到衣襟上,很快便湿漉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