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腊赐有着落了


小说:韶光慢  作者:冬天的柳叶
  兰山飞快在心里默算了一下。
  十万白银免儿子一百大板,咬牙也得答应啊,不然儿子没了,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怎么,兰爱卿不愿意?”明康帝抬抬眼皮。
  “愿意,愿意,臣一百个愿意。”
  “那兰爱卿打算抵几板子啊?”明康帝不动声色问道。
  哼,反正他会示意魏无邪,只要不是全额抵了,无论打一百大板还是五十大板效果都一样,绝对让这小畜生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板子为什么这么重!
  兰山眼皮突突直跳。
  皇上这么问就没安好心啊,他敢说只抵几板子吗?
  现在他可算知道腊赐用谁家银子发了,可叹那日在御书房他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果!
  兰山越想越心酸,在明康帝波澜不惊的目光下,含泪道:“自然是全抵了。”
  明康帝眼底满意之色一闪而逝,暗暗点头。
  嗯,别的不说,兰山这份识眼色他还是很满意的。
  十万两白银,少一钱都不行!
  “好了,带着你儿子回去吧,早点把银子送来。”
  兰山如蒙大赦,涕泪交加谢恩,拽着兰松泉往外走。
  兰松泉心中窝火,背影就带出些紧绷。
  明康帝盯着兰松泉背影,嫌弃皱眉。
  兰山虽是个好的,他这个儿子太不成样子了,瞧见就扎心。
  说起来,兰山也是七十岁的人了,陪了他这么多年好歹有几分感情,不到迫不得已他是不愿让老臣伤心的。如若不然,把兰家一抄,想必以后就再也不用为腊赐的事发愁了。
  “魏无邪,把这里收拾一下。”明康帝淡淡吩咐一声,起身出去了。
  嗯,腊赐的事情解决了,神清气爽,做功课去了。
  魏无邪忙喊来人收拾。
  两个小太监跪地拿着软巾擦拭兰松泉落下的鼻血,魏无邪皱眉踢了离他最近的小太监一下:“谁让你擦了!”
  “啊?”小太监眨眨眼。
  “把沾上鼻血的金砖撬开,换了!”
  两个小太监面面相觑。
  还要换金砖?
  “蠢货,赶紧的!”魏无邪甩袖子出去,心底冷笑。
  要不说他当上了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这两个蠢货还在擦地板呢。滴上别人鼻血的金砖还能用?皇上不拿金砖敲死他们才怪。
  魏无邪离去后,两个小太监费劲巴力翘着金砖,其中一人叹道:“这御书房是怎么了,前些日子因为老鼠洞换了一波金砖,这才多久啊,又换了。”
  “行了,赶紧做事吧,等会儿连饭点都赶不上了。”
  兰山父子回到府中,直奔书房。
  兰山的书房分了隔间,在里面谈些机密不怕被人听了去。
  一进到书房隔间,兰松泉就一脚踹翻了桌子,桌子上摆着的笔山砚台等物落了一地。
  “这有什么用,看看你干的好事!”兰山恨声道。
  这个小畜生,那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还没送出去呢,又糟蹋东西!
  “父亲,我真没写成‘犬’字!”
  “那你说这到底是不是你的笔迹?”
  那份让人心塞的贺章当然是被父子二人带回来了。
  兰松泉盯着贺章看了许久,喃喃道:“父亲,这事有点邪性,我确定当时写的是‘天’。再者说,我写完会检查啊,‘犬’这么刺眼的字我会发现不了?”
  兰山抬手敲了兰松泉的头一下:“刺眼吗?一个笔误检查几遍发现不了这种事也不是没有,或许你内心深处就是觉得这个字顺眼呢。”
  兰松泉扯扯嘴角。
  父亲这话倒是说对了,那个狗皇帝三天两头逼着他们写青词,写贺表,长年累月下来还不许重样的,简直要逼死人好嘛。
  想到这里,兰松泉倒抽口气。
  难道真是因为这样,他笔误了才没有发现?
  兰松泉头疼抓了抓头发。
  邪门,太邪门了!
  “你赶紧去把一脸血洗干净了,别吓着你娘。”兰山虽觉有些蹊跷,可他不认为儿子连自己笔迹都认不出来,只能叹一声人走背运就出邪事。
  兰松泉没有动弹:“父亲,今天这事,咱们得好好琢磨琢磨。”
  “贺章的事?”
  “不,皇上的态度。”
  兰山皱眉坐下来。
  他上了年纪,脑子没有以前灵光了,近年来遇到事都是儿子拿主意的。
  “父亲,我觉得皇上对咱们父子没有以前恩宠了。”
  “这还用你说?”兰山翻了翻眼皮。
  兰山已经很大年纪了,可以说满朝上下没有比他更年长的人,眼皮上全是褶皱,这么一翻露出混浊的眼珠。
  兰松泉见了暗叹一声:父亲果然太老了。
  “父亲,您有考虑过以后该怎么办么?”
  “以后……”兰山眼神闪了闪。
  “我看皇上是不待见儿子的,等您一致仕,说不准就要抄儿子的家了。”
  兰山瞪眼:“胡说什么呢,你又没分家!”
  兰松泉动了动唇。
  父亲脑子真是不转弯了,他这是委婉的说法,父亲致仕了或许皇上还不会动手,万一驾鹤西归了呢?
  别忘了,现在那狗皇帝就做得出拿他家十万两银子抵一百大板的事来!
  兰松泉越想越气,眼神阴狠,喃喃道:“要是沐王早日继位就好了。”
  “住口!”兰山喝了一声,被兰松泉的话惊出一身冷汗。
  盼着沐王继位,那不就是盼着皇上早日——
  兰松泉一屁股坐下,顶着满脸血毫不在乎道:“未雨绸缪,说说又怎么了,反正没人听见。”
  “皇上对我们父子不薄——”
  “那是对父亲不薄,对儿子可没有。父亲,您别激动,其实就算没有发生今天这事,咱们也该好好合计一下了。”
  “你想说什么?”
  兰松泉身子前倾,凑近兰山:“睿王目前已经有了女儿,还有三名妾室将要陆续生产,到时候总会有儿子的,皇上的天平可要偏到睿王那边去了。”
  兰松泉年轻气盛的时候曾欺负过睿王,这事京中不少人都知道,也因此父子二人一直坚定站在沐王那边。
  真让睿王继位,他们父子就危险了。
  兰山长长叹了口气:“这事是要好好研究一下。”
  不管兰山父子关在书房里如何研究,十万两罚金很快就作为腊赐发了下去,一时之间官员们个个喜气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