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朝贺


小说:韶光慢  作者:冬天的柳叶
  “怎么,你也要戴花?”乔昭睨着邵明渊打趣道。
  邵明渊笑了:“如果是昭昭给我戴,那也未尝不可。”
  男子喜庆之日戴花并不是惊世骇俗之事,反而很常见,当然多是文人雅士,如冠军侯这样名震天下的铁血将军反差就有点大了。
  “刚刚拉我做什么?”当着兄长与幼妹的面,乔昭自然不会和他贫嘴。
  “昭昭,你看我包的这个饺子怎么样?”
  乔昭看了看,点头:“比我包的齐整。”
  所以他这是来炫耀吗?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这男人该收拾了!
  “你看,我在这里多捏了一道褶,等子时煮饺子吃,你吃这个。”邵明渊压低了声音,“我在这里放了一颗糖。”
  第一口饺子吃到糖,预示着新的一年里会甜甜蜜蜜,不会吃苦头。
  “你这是作弊吧?”
  邵明渊扬眉:“谁说的,我又不是在吃饺子时告诉你的。”
  “姐夫,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呢?”
  邵明渊坐正,一本正经道:“姐夫教你姐姐包饺子呢。”
  乔晚看了看乔昭,嘀咕道:“是黎姐姐。”
  姐夫这么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黎姐姐就是她大姐呢。
  虽然相处了这些日子,她觉得黎姐姐也是很好的人,可是再好也不是大姐啊。
  小姑娘虽然放低了声音,在场三人却都听到了,互相看了一眼,一时有些安静。
  在乔晚没反应过来气氛变化前,乔墨笑着道:“来,晚晚,大哥教你包饺子。”
  气氛很快变得和乐融融,到了子时外面鞭炮声不绝于耳,乔墨把昏昏欲睡的乔晚喊起来:“晚晚,该起来吃饺子了。”
  邵明渊侧头问乔昭:“困了么?”
  除夕夜守岁是传统,需要守到子时吃完饺子才能睡觉,相比平时晚了许久,邵明渊担心乔昭熬不住。
  “没事,还精神着呢。”
  很快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来,乔昭瞧了瞧,发现煮过的饺子根本分辨不出特意做过的记号了,随意夹起一个放入口中。
  咬开饺子,融化的糖汁在舌尖散开,乔昭微怔,诧异看向邵明渊。
  “是什么馅的?”
  “甜的。”
  邵明渊展眉笑起来。
  嗯,回头给盛饺子的厨娘赏一个大红封,干得漂亮。
  乔昭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虽知其中定然有古怪,心中却觉甜丝丝的。
  无论如何,有个好彩头都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希望新的一年里他们甜蜜如此刻。
  “黎姐姐运气真好,我只吃到肉的!”乔晚满是羡慕。
  四人热热闹闹吃完饺子,乔晚早已困得睁不开眼睛。
  “我送晚晚回去。”乔墨带着乔晚走了。
  收拾杯盏碗筷自然用不着当主子的,邵明渊拉过乔昭的手:“我们洗漱一下也休息吧,明早还要进宫拜年。”
  乔昭现在不再是不起眼的翰林修撰的女儿,而是堂堂侯夫人了,大年初一自然要入宫给太后朝贺。
  一夜无话。
  天还是暗的,乔昭便起身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洗漱收拾,光是梳头换衣就足足用去大半个时辰。
  初一这日,外命妇与文武百官的朝贺分开进行,邵明渊骑马,乔昭上马车,各自向皇宫而去。
  张灯结彩的皇宫驱散了黎明前的黑暗,流光溢彩中显得威仪堂皇。
  乔昭赶到那里时,早已有许多外命妇在等候,见她由小太监提着灯笼引来,纷纷看过来。
  象征着侯夫人身份的真红大袖衫,深青色蹙金绣云霞翟纹霞帔,繁复华美的松山特髻上金翟鸟振翅欲飞,缓缓走来的女子从头发丝到鞋尖的装饰都透出令人不可侵犯的庄重华贵。
  不少外命妇眼中就流露出嫉羡来。
  黎家女这才多大年纪,听说还未及笄吧,这就穿着侯夫人的朝服前来朝贺了,而各家府上像她这么大的女子才刚刚从孙媳妇熬起。
  乔昭走到安置众多侯夫人之处脚步微顿,引领她的小太监却笑道:“夫人这边请。”
  眼见着乔昭被小太监领到寥寥数位国公夫人那里,外命妇们再也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看向乔昭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嫉羡来形容。
  “嘶,这人和人真是比不得啊。我刚还想着十几岁就穿着这样的朝服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结果人家比咱想的还要能耐。”
  国公夫人,这是什么样的尊荣?看看殿中排在外命妇最前面的那三四位老得快要走不动的国公夫人就知道了。
  “可不是么,想想咱们十几岁的时候什么样呢?还在府中低眉顺眼伺候婆婆呢。”
  旁边人扑哧一笑“你比我还强些,那时候我除了伺候婆婆,婆婆上面还有婆婆呢。”
  大理寺卿王氏站在三品夫人堆里,平时高高在上的三品夫人此时却没有坐着的资格,看向乔昭的神情格外复杂。
  她一直想着求黎氏女给她的小儿媳瞧瞧,却一直未能如愿,现在人家身份远超过她,想要求得对方答应就更难了。
  该想个什么法子才好呢?
  王氏绞尽脑汁琢磨起来。
  “太后驾到——”
  殿中顿时一静,所有人起身。
  在宫人的簇拥下太后缓缓走来,奏乐升座,众命妇齐齐贺拜,再然后命妇们按品级分成若干班进贺笺。
  乔昭与其他几位国公夫人仅仅排在长容长公主和沐王妃等人之后,太后很快便注意到了她。
  面上丝毫不露声色的太后冷眼审视着命妇中年轻得过分的女孩子,见她从头至尾规矩上挑不出丝毫差错,甚至比许多命妇更加从容,不由纳罕。
  她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子有些与众不同,却没想到能走到这一步。
  小小翰林修撰的女儿,果然善于钻营,竟攀上了冠军侯这棵大树,一朝成了金凤凰。
  太后遮住眼中不喜,悄悄移开视线。
  待太后接受完所有命妇贺拜,赞乐声中步入内殿,开始单独宣外命妇叙话。
  刚刚的贺拜只是多年来的惯例,而这个时候才是体现太后对外命妇恩宠的时候,每年初一哪位命妇被太后单独召见,那便足以扬眉吐气一年。
  先是长容长公主等人进去,不多时大太监来喜喊道:“宣冠军侯夫人黎氏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