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诡谲


小说:交锋  作者:可大可小
  李邦藩看重这种表面上的形式,那就迎合他,每天都去汇报工作。孙明华就在镇南五金厂,一天多去汇报几次也可以。
  曾山觉得,就算此次没能调到情报处,以后孙明华也要调整工作方法。这是从朱慕云身上找到的灵感,既然李邦藩喜欢这一套,那就有样学样呗。
  或许这样的做法,短期内不会有太好的效果。但只要长期坚持,就会慢慢转变形象。就算所有人知道,孙明华是曾山的人,但是,对李邦藩也要保持着同样的尊敬。
  孙明华要做到,首先是李邦藩的下属,其次才是曾山的手下。这个次序,绝对不能颠倒。为长远打算,曾山要求孙明华,除非有必要,否则两人以后,尽量不要见面。
  有曾山的支持,孙明华当然愿意争取情报处的位子。李邦藩对孙明华的态度转移,马上就能感受到。但是,如果孙明华不再担任一处的处长,那这个处长,又该谁来担任呢?这又是李邦藩需要考虑的问题。
  朱慕云当然倾向于杜华山,此次情报处的审讯,杜华山熬过来了。说明他对军统,还是很忠诚的。这样的人,值得托付。
  只是,这种人事的安排,只有李邦藩在询问的时候,朱慕云才能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如果李邦藩不问,朱慕云绝对不会多嘴的。作为一名优秀的手下,掌握“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是很重要的。
  在张百朋恢复日本人的身份,正式改名为田岛拓真后,新的情报处长,也同时宣布,由孙明华担任情报处长,冯梓缘为副处长。
  至于一处的处长,并没有宣布,暂时由杜华山以副处长的身份,主持一处的日常工作。曾山分管一处的工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向他汇报的。
  孙明华正式上任后,朱慕云原本要去恭喜他,可是,宪兵分队也增加了一名宪兵小队长,他作为宪佐班的队长,也得欢迎这位田岛拓真小队长才行。
  日本人没有中国方面的繁文缛节,小野次郎领着一身日军军服的田岛拓真,集合所有人员,在台阶上宣布了宪兵队的命令,让田岛拓真露了把脸,就算履行入职手续了。
  “田岛小队长,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朱慕云随后,跟着田岛拓真去了他的办公室,用日语很是恭敬的说。
  田岛拓真虽然与朱慕云算是才相识,但以田岛拓真的身份,还是第一次与朱慕云正式见面。朱慕云好像忘记了他原来的名字,用日语跟他说话。
  “朱队长,大家都是老熟人,没必要这么客套。”田岛拓真用流利的汉语,缓缓的说。
  从情报处到宪兵分队,虽然他的地位提升了,可他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日本人的身份。如若不然,他在情报处,连冯梓缘都不如。
  “应该的,应该的。朱某以前有眼不识泰山,还望田岛君海涵。”朱慕云忙不迭的说。
  “怪不得李邦藩喜欢你,还真是挺会拍马屁的。”田岛拓真点了点头,一脸鄙夷的说。朱慕云的奴颜婢膝,深深地钻进了骨子里。
  “能为皇军效劳,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朱慕云对田岛拓真的态度不以为意,只要是日本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都会保持着相当的恭敬。
  不要说田岛拓真是小队长,就算是西田仓这样的下等兵,朱慕云也很是客气。上次西田仓结束任务后,朱慕云又请他吃了顿美味的日式料理。对宫崎良一当初的安排,西田仓没有隐瞒。
  宫崎良一真是太阴险了,幸好将他除掉,否则的话,于心玉的身份,就有暴露的可能。宫崎良一走了,田岛拓真来了。在政保局,田岛拓真没能干出什么成绩,到了宪兵分队,他会怎么开展工作呢?
  田岛拓真接任宪兵小队长,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宫崎良一的死因。他查看了宫崎良一的卷宗,先是彭长林死在德明饭店,然后是宫崎良一死在亚尔萨罗南尼街15号的家里。
  虽然到目前,杀害宫崎良一的两名凶手已经找到。可是,这其中是不是有隐情呢?田岛拓真想跟小野次郎沟通,但却碰了一鼻子灰。因为马兴标被重庆审讯,小野次郎被本清正雄扇了两记耳光,他哪有心思再谈这些事?
  然而,对朱慕云来说,自从田岛拓真来到宪兵分队后,他的日子过得流水一样分外的平静又轻快。转眼间,就到了1941年的元旦。
  这段时间,朱慕云的任务只有一个,密切注意新四军方面的情报。每次邓湘涛给他的指示,都只有一个,密切关注湘豫鄂挺进纵队的情报。这让朱慕云很担忧,重庆如此关注湘豫鄂挺进纵队的情况,实在不正常。难道说,**将新四军,当成了比日军更重要的敌人吗?
  朱慕云只要收到邓湘涛的指示,必然会给胡梦北送去一份情报。朱慕云获得新四军情报的渠道,主要是从日军。另外,还有一些情报,是胡梦北交给他,主动提供给军统。
  同时,朱慕云对**的调动,也特别关注。比如说**新2军的调动情况,以前周边**第22集团军,似乎都有南下调动之势。一旦他们南下,目标不是古星的日军,而是湘豫鄂挺进纵队。特别是纵队所在地猪婆山,肯定是他们的目标。
  原本,朱慕云与于心玉约好,元旦晚上,要吃顿法国菜。可是,他深感事态不正常,下午的时候,特意去朝阳巷见了胡梦北。
  “老胡,情况很不对劲。**有南下之势,可日军并没有调动迎战的迹象。他们之间,似乎有了某种默契。”朱慕云急切的说。
  重庆早就将**当成了最大的敌人,而日军呢,似乎也恨不得早日消灭新四军。他们之间,不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联手对付新四军吧?
  “你的情报,我全部转给了家里。你要相信组织,一定会妥善处理。”胡梦北沉吟着说,朱慕云每天提供的情报,让他也很紧张。
  “我很担心,老胡,一旦出事,那可怎么办?”朱慕云满脸的担忧,虽然湘豫鄂挺进纵队发展得很快,也建立了不少抗日民主根据地。
  可是,新四军的力量毕竟很薄弱。一旦被**包围,再加上日军在后面包抄,湘豫鄂挺进纵队危矣。
  “这样吧,我回去一趟。”胡梦北说,电报就算再长,也总有说不清的事。而且,日军的电监科,让他必须将电文压缩得越短越好,发报的时间,则控制得越快越好。
  “不行,如果这几天情况突变,我怎么给家里报信?”朱慕云担忧的说,他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似乎要对付新四军。
  “家里除了你这条线,还有其他的情报渠道。而且,**真的调动,我们的侦察员,也会第一时间传回情报。战场上的情报,才是最可靠的。再说了,我最多二三天就回来了。”胡梦北说,组织上更相信眼见为实,侦察员一旦发现**有调动的迹象,会第一时间通知纵队首长。
  “事不宜迟,你今天晚上就出发,争取三号回来。”朱慕云说,在这样的时刻,胡梦北突然离开古星,他感觉自己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哪怕飞得再高,心里也不踏实。
  “三号赶回来比较匆忙,四号或者五号吧,最迟不会超过六号。回来后,我会在巷子口做上标记。”胡梦北说,无论是他离开还是回来,都会告诉朱慕云的。
  “太久了,你尽量早点回来吧。”朱慕云说,他从家里发回的电报,感觉到纵队首长并没有特别重视。**亡我之心不死,一旦让他们得逞,损失的可是党的力量。
  “我们要保持足够的谨慎,但也不能杞人忧天。放心,几天的时间,出不了大事。”胡梦北安慰着说。
  **南下,是因为重庆给新四军下了命令,要求新四军所有部队,必须撤到黄河以北。湘豫鄂挺进纵队一直没有行动,**南下,也是为了让新四军执行重庆命令的意思。
  “恒昌源商行和益民药店,有没有电台?”朱慕云突然问,如果真的有紧急情况,他必须有第二条传递情报的通道。而恒昌源和益民药店,将是最好的渠道。
  “你忘记组织的保密守则啦?任何时候,都不要发生横向联系。哪怕事情再紧急,这个原则,一定不能违反。”胡梦北叮嘱着说,朱慕云是边保直接领导的情报员,而恒昌源和益民药店,都归古星地下党领导,他们之间如果发生横向联系,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复杂。
  “我只是随口一问,你要是不说,我就不问了。”朱慕云说,他当然不会与其他人发生横向联系。
  但是,朱慕云可以与他们发生“单向联系”。真有紧急情报,可以传递给他们,由他们向家里汇报。
  ps:最后一天的双倍月票啦,原是军事分类月票榜第一,可今天落到第二了,紧急求月票支持,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