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三选一


小说:交锋  作者:可大可小
  朱慕云虽然很想知道邓湘涛的调查情况,可是,早上他必须先去镇南五金厂。况且,就算见到了邓湘涛,他也未必会告诉自己真实情况。
  自己的岗位在政保局,将杜矶的情况摸清就可以了。古星区的内线,就算挖不出来,自己也无能为力。谁让邓湘涛对自己信息封锁,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自己呢。古星区在野家茅屋肯定有秘密,但具体内容,自己还不知道。
  出门观天色,进门观脸色。朱慕云一进李邦藩的办公室,第一眼就会观察李邦藩的脸色。虽然李邦藩喜怒不形于色,但在朱慕云这个研究“李邦藩”的专家面前,他的任何细微表情,都逃不过朱慕云的法眼。
  其实,朱慕云早就注意到了李邦藩的一个秘密。如果李邦藩心情不好,到办公室后,会不停的抽烟,而不会先泡茶。如果他把茶自己泡好了,说明心情还是不错的。
  只有工作顺利,心情才会舒畅。自从沈雨珊离开李邦藩之后,他就很少再近女色。没有了生活的羁绊,李邦藩像个修道士一样,几乎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工作中。
  “局座,咱们抓了军统的人,为何不能在报纸上宣传一下呢?如果孙明华不愿意上报纸的话,我可以替他分忧嘛。”朱慕云给李邦藩倒了杯茶,恬不知耻的说。
  “你倒还真不客气。”李邦藩看了朱慕云一眼,淡淡的说。
  “这是好事,我们打击了军统分子,当然要大肆报道。要让所有抗日分子都知道,与皇军作为,是没有好下场的。”朱慕云郑重其事的说。
  “知道吗,昨天情报处再去古昌,还是一无所获。军统的人很狡猾,早就转移了。杜矶带着我们的人,在古昌转了几圈,只抓了几名外围分子。”李邦藩叹息着说,现在,就算他想请记者报道,也拉不下这个脸了。
  “杜矶是不是假叛变?跟当初冯梓缘一样?”朱慕云突然说,这种事情,谁也不敢保证。就算杜矶以后依然与军统保持联系,但谁又敢相信他呢?
  “孙明华跟我汇报了,如果你愿意接收杜矶,可以把他让给你。但宋鹏,他想放在情报处,顶冯梓缘的位子。”李邦藩说,其实,就算朱慕云不说,他也有这样的顾虑。
  政保局出了一个冯梓缘,自然就会担心有第二个冯梓缘。杜矶虽然受了刑,可是他却撑过了头几个小时。这个时候杜矶的情报,几乎没有价值。
  没有价值的情报,相当于没有提供情报。还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光是跑古昌,情报处就去了两趟。第一次赔了夫人又折兵,本是抓邓湘涛,顺便考验冯梓缘。结果邓湘涛没抓到,冯梓缘也逃了。
  第二次有杜矶带队,他倒是把上次邓湘涛出现的地方,全部给指了出来。事实证明,朱慕云的情报还是很准的。可是,古昌组的所有人员,全部撤离了,这样的情报还有什么用呢?
  “我这里也不是垃圾桶,不能什么货色都我这里塞吧?”朱慕云摇了摇头,他的三科,其实就是一个垃圾桶。
  “既然杜矶愿意投诚,不管是真是假,先收下再说。如果投诚的人,我们依然对他下手,岂不是让其他人断了投诚的念头?”李邦藩说,只有让军统的人知道,只要投诚就能过上好日子,才会有更多的,不坚定的抗日分子,愿意加入自己的队伍。
  “既然是局座的意思,我无条件执行。只是,安排在哪里比较好?”朱慕云问,杜矶毕竟是当过古昌行动大队长的人,级别不算太低。如果职务太低,会委屈了他。要是职务太高,别人又不会心服。
  “这种事你最拿手嘛。”李邦藩笑了笑,朱慕云对人情世故最是清楚,让他安排杜矶,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此事还得局座定夺。”朱慕云谦逊的说。
  “先说说你的想法吧。”李邦藩不置可否的说,朱慕云这一点比较好,不管什么事情,尽量不做决定,让自己来决策。
  “杜矶毕竟没立什么功,虽然投诚了,可谁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呢?所以,职务不宜不高,甚至最好不要给他具体工作。如果想让他成为一个标榜,放在缉查科就可以,正好渡口还缺人。工作轻松,待遇也好。如果想发挥他的余热,就放到周志坚的二科。如果他不能立功,让他一辈子待在二科。当然,局座要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也可以安排在经济处当警卫。”朱慕云想了想,很快给出了三个方案。
  “放到二科吧。”李邦藩沉吟了一会,缓缓的说。朱慕云很快就给出了三个方案,其实就是上、中、下三种待遇。
  把杜矶放在经济处,待遇实在太好了。朱慕云中饱私囊不假,对手下也确实很好。经济处的待遇,好得让人流口水。就算是二处的待遇,其实也很不错。如果他们办了案子,甚至待遇不比经济处差。
  甚至,经济处的警卫,待遇也不会太差。当然,相比缉查科和宪佐班的人,警卫既辛苦,待遇也差得多。
  “局座对杜矶真是没话说。军统的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只要停止抵抗,就有大好前程,他们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朱慕云遗憾的说。
  “如果他们能有你这样的觉悟,何愁天下不太平?”李邦藩说,朱慕云的要求不高,对皇军也有感恩之情,如果其他人也这样的想法,皇军的阻力就会少很多。
  有了李邦藩的指示,朱慕云就能去情报处领人了。孙明华担任情报处长后,朱慕云来的次数不多。倒是他原来在一处当处长,朱慕云有事没事,就喜欢过去坐坐。
  “明哥,我是来领人的。”朱慕云说,其实,他觉得这件事,孙明华与自己商量就可以了。宋鹏其实来不来二处,他一点也不在意。像这样的忠实走狗,朱慕云心里很不喜欢。
  至于杜矶,到了二处后,有机会与军统重新接触。他以后的路如何选,别人无法作主。而最后决定杜矶命运的人,不是李邦藩,也不是朱慕云,而是邓湘涛。只要邓湘涛一声令下,杜矶就算是假投诚也是死。如果邓湘涛不下命令,就算杜矶是真投敌,也能活下去。
  “兄弟,不好意思啦。”孙明华一脸歉意的说,这件事他没跟朱慕云商量,是因为他觉得,宋鹏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冯梓缘是军统的卧底,可宋鹏对政保局忠心耿耿。作为曾经的军统潜伏木组副组长,宋鹏的业务能力没话说。对军统的行事手法也非常熟悉,再加上他在宋记茶馆的这段时间,孙明华相信,宋鹏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惊喜。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兄弟之间,什么话都不用说。”朱慕云微笑着说。
  “兄弟这次惭愧,以后再补偿你。”孙明华拿出一个文件袋,说:“这是杜矶的档案,还有他的审讯记录,你都看看。”
  “明哥,既然杜矶到了我手上,案卷也交给了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这个案子算交给我了?”朱慕云拿着文件袋,似笑非笑的说。
  “你还想要上新闻?”孙明华笑了笑,朱慕云对这些沽名钓誉的事,还真是很有兴致。
  “就算我不上新闻,让杜矶露上脸,也是必须的。”朱慕云微笑着说。
  “这倒是个办法,但他会愿意么?”孙明华说,如果在报纸上,公开报道杜矶投诚的消息。不但可以坚定杜矶投诚的决心,断了他回军统的退路。同时,也会给杜矶带来危险。
  杜矶投诚,已然让军统非常不满。如果再在报纸上,公道宣布脱离军统,肯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他到了二处,还能由得他么?”朱慕云笑了笑,不管杜矶以前是龙是虎,现在都成了一团泥丸,自己想怎么捏就能怎么捏。
  “有些事情,我真得向你学习。”孙明华感慨的说。
  “你这里我还是少待为妙,我先回法租界,你等会让杜矶自行来报道。另外,你可要记得补偿我哦。”朱慕云笑了笑,说。
  “放心,下次再有军统的投诚人员,我一定先紧着你。”孙明华说。
  回到经济处的办公室后,朱慕云写了一份情报简报,刚才与孙明华的接触,他也没有察觉特别的异常。也就是说,要么孙明华不知道他的内线已经暴露了,要么就是自己找错了目标。
  去法租界的路上,朱慕云分别把情报递给了邓湘涛和董广宁。昨天晚上获得的孝感方面的情报,朱慕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战机。他希望,董广宁以最快的速度,将情报发回家里。战机稍安勿躁,一旦日军的增援进了孝感,新四军再无机会进攻孝感县城。
  到宪佐班后,没过多久,杜矶也到了宪兵分队。只是,他在门口,就被警卫给拦了下来。宪兵分队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还是惊动朱慕云后,杜矶才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