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逼婚


小说:长乐歌  作者:三戒大师
  醉三秋的晚宴尚未开始,陆坊阀主院中,一场小型宴会已经酒至半酣了。
  小小的水榭暖阁中,生着四个炭火正旺的暖笼,将室内烘得温暖如春,却没有多少恼人的烟火气。那是因为暖笼中烧着的,是比同等重量的白银更加贵重的贡品银丝炭。
  席间一共宾主四人,主宾夏侯霸、主陪陆尚,副宾夏侯不伤,副陪却不是陆修,而是陆信……
  按道理,从身份对等的角度讲,是轮不到陆信作陪的。但夏侯霸点名让陆信作陪,弄得陆尚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夏侯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倒是陆信在接到命令后心里有些明悟,隐约猜到了夏侯霸的来意。他本想让人去寻陆云拿个章程,但想到今日是陆云的大日子,急也不急在这一时,还是让陆云专心招呼宾客的好。
  当陆信满怀惴惴来到阀主院子的水榭时,里头的酒席早已摆好,夏侯霸和陆尚早就言谈甚欢,聊着老年人最喜欢的忆往昔峥嵘岁月。只见老太师满脸感慨的对陆尚道:“相当年,你老陆也是文武双全的风流人物,不知道迷倒了多少闺中少女,唉如今一转眼,咱们都是一把老骨头了……”
  “我老且病矣,太师却是老当益壮。”陆尚摇着头,也是不胜感慨道:“真是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啊!”
  “不说这些糟心事了,”夏侯霸看到走近来的陆信,亲热招呼起来道:“幸好,还有这些晚辈延续咱们的事业,咱们才能心安理得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啊!来来,快坐下陪我们两个老东西喝酒。”
  陆信向两位阀主恭敬的行礼,又和夏侯不伤见礼,这才甘陪末座,主动为三人把盏斟酒。
  “说起来,我们两家人似乎已经,一二十年没有这样安静的喝个小酒了。”夏侯霸今日似乎感慨不尽,端着酒杯摇头叹气道:“不应该,太不应该了。”
  “太师日理万机,哪有什么闲暇?”陆尚一边小心应付着,一边飞速的盘算着,夏侯霸是何来意。
  “不是忙,是生分了!”谁知夏侯霸根本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直截了当道:“大玄开国之后,朝政云诡波谲,你这老儿却一味独善其身,和我们这些从小玩到大的老友,全都越走越远了!”
  “哎……”陆尚被说中了心思,也不得不淘起心窝子道:“太师也说了,云诡波谲四个字,老朽愚鲁,也只有用这个笨法子,来惨谈经营了。”
  “现在你还是这么想?”夏侯霸端着酒杯的手臂,支在矮几上,身子前倾,目光炯炯的看着陆尚,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
  暖阁中的气温似乎瞬间降到了冰点,陆尚有些吃不消夏侯霸的霸道直接,但老太师目光转瞬的注视下,也容不得陆尚顾左右而言他。只好有些艰难道:“近年来我时常反思,这法子似乎也完全正确。”
  “怕是早就暗中改弦更张了吧?”夏侯霸半个身子斜靠在酒桌上,形态张狂的大笑道:“观陆阀本次大比一鸣惊人,老夫就猜到,你们要抛弃要劳什子中庸之道了!”
  “……”陆尚喉头抖动两下,他真想告诉夏侯霸,我也不知道这次小崽子们会表现这么好,但一来不能坠了陆阀的声势,二来很显然,挤掉夏侯阀的头名,就得有相应的说法。他要是还坚持说本阀要继续走中庸之道的话,也显得太言行不一了,难保老太师不会当场发飙。
  “本阀丝毫没有抢夏侯阀风头的意思,”陆尚只好委婉的表示了一下陆阀的进取之意道:“这次夺魁,实在是意料之外……”
  “但却是情理之中!”夏侯霸闻言,畅快大笑起来道:“你老倌儿放心,咱们七阀同气连枝,一荣俱荣,我夏侯阀不会容不下一个崛起的陆阀的!”
  “太师谬赞了!”谈话到了此刻,陆尚终于把握住了夏侯霸的思路……同气连枝,这是要让陆阀归顺的意思呀!“本阀浑浑噩噩久了,这次是偶尔侥幸而已,说实在的,连老朽都有些懵头懵脑,不知是撞了什么大运……”
  “哎,过分谦虚就不好了!”夏侯霸把手一挥,脸一板,陆尚当即就不说话了。顿一顿,夏侯霸又转向陆信道:“你敢说,你不知道你那宝贝儿子的本事?”
  “回太师,犬子向来是副宗主亲自教导,说实话看到他居然成为地阶宗师,属下也着实吓了一跳。”陆信自然不会和陆尚说岔了,赶忙苦笑着答道。
  “原来你们也真被吓到了!哈哈哈,老夫这下平衡多了。”夏侯霸一手拢着胡须,一手端着酒杯向陆信敬酒道:“来,恭喜你生了个好儿子!”
  “多谢太师。”陆信赶忙欠起身子,双手捧起酒杯,与夏侯霸虚碰一下,一饮而尽。
  夏侯霸也满饮杯中酒,一边抹一把嘴,一边还感慨不尽道:“真是个好孩子,让人眼馋啊。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没生在我们夏侯家呢?”
  陆信心中咯噔一声,知道戏肉来了。
  陆尚看了这番表演,焉能不知夏侯霸的意图所在?很明显,对方这番红脸白脸轮番上场,就是要让自己把陆云送出去……
  显然,夏侯太师是想通过联姻,将陆阀牢牢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要是自己不答应,恐怕马上就会遭到夏侯阀的全力打击。可要是答应的话,陆阀就要跟夏侯阀搅在一起了,未来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陆尚脑袋嗡嗡作响,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见陆尚和陆信都成了闷葫芦,夏侯霸神情有些不太好看,便瞥了一眼一旁的夏侯不伤。
  来之前,夏侯霸还存着些奢望,看看能不能让陆阀主动开这个口,那样他脸上会光彩些。没想到,陆尚这老倌儿居然装聋作哑起来。不过那又怎样?夏侯霸今天就是要敲开陆阀这包了几十年的乌龟壳!
  看到父亲的指令,夏侯不伤便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父亲这么喜欢这孩子,不如便结个亲家,他不就是半个夏侯阀的人了?”这自然是父子俩早就商量好的双簧了……
  “哦?好主意咧!”夏侯霸闻言眼前一亮,仿佛刚刚被提醒一般,拢着胡须大笑道:“老夫怎么就没想到呢!”说着他又一拍大腿,对夏侯不伤道:“正好嫣然也待字闺中,老夫看他俩真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你是不是早就瞧上人家小陆云了?”
  “孩儿就这点小心思,便让父亲看穿了。”夏侯不伤苦笑一下,却暗暗腹诽道:‘明明是你老人家的主意,却要我来背锅。’不过他对这门亲事是很满意的,自然也乐得配合。
  ‘好么,这就要拉郎配了……’陆信和陆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满满的无奈。碰上这种又横又不要脸的玩法,谁能有什么办法呢?
  “老陆,你说这门亲事好不好哇?!”夏侯霸这才想起陆尚一般,把视线移了过去。
  “啊,这个,这个嘛……”陆尚满脸堆笑道:“今天酒喝得有点多,还是改天再坐下来好好聊吧……”
  “不行,这个孙女婿老夫要定了!”夏侯霸哪容陆尚拖延,重重一拍几案,吹胡子瞪眼道:“今儿个你要是不答应,老夫就赖着不走了!”
  “我没说不答应啊……”陆尚的衣袍都被夏侯霸那一拍,溅上了菜汤,他真想一拳打在那张飞扬跋扈的老脸上,可自己既打不过夏侯霸,陆阀也不能跟夏侯阀抗衡……他只能忍气吞声道:“只是得先给孩子商量一下,再合合八字才好说行不行吧?”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夏侯霸却满不在乎道:“他爹在这儿就能替他做主,不用问他的意见!”顿一顿,夏侯霸从怀中摸出一张红纸拍在陆尚面前道:“至于两个娃娃的八字,老夫已经合过了,十全十美、龙凤呈祥!简直配的不能再配!”
  陆尚一看,好么,连庚帖都免了,还说是临时起意……真是睁着眼说瞎话呀!
  但夏侯霸一亮出庚帖,陆尚也彻底没了侥幸心理——不管怎样,夏侯阀作为女方,如此主动上门求亲,倘若陆阀敢不答应,那就是彻底撕破脸的节奏啊!
  陆尚扛不住了,把目光移向了陆信道:“你是他爹,你做主吧……”
  “哈哈哈!”见陆尚果不然其然撂了,夏侯霸畅快大笑起来,剩下一个陆信,岂敢忤逆自己的意思不成?
  “这……”这会儿,陆信已经想清楚了应对,不慌不忙的朝夏侯霸抱拳道:“犬子蒙太师、仆射错爱,实在三生有幸。”夏侯不伤是尚书右仆射,故而有此一说。
  “唔。”见陆信态度十分端正,夏侯霸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放心,老夫会把陆云看成亲孙儿一般,全力栽培的!将来你陆阀光耀门楣,必靠这小子了!”
  “多谢太师厚爱……”陆信伏身行礼谢恩,却话锋一转道:“只是犬子有下情容禀报,还请太师海涵!”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