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开宴


小说:长乐歌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陆信的话,夏侯霸不禁眉头一蹙,目光不善的看着他道:“讲!”
  “之前也有人跟我提过亲,但都被属下回绝了。”陆信伏在地上,硬着头皮说道:“不是属下自视甚高,认为旁人的女孩配不上犬子。实在是犬子修炼副宗主所传功法,必须要保持童子之身到打通奇经八脉十二正经,方可成亲啊!”
  “还有这一说?”夏侯霸不禁一愣,陆信这番说辞却是他没想到的。
  “本阀副宗主陆信就在陆坊之中,太师若是不信,可以直接问他!”陆信其实是在睁着眼说瞎话,就是在赌夏侯霸不会立即去问陆仙。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串供,相信以陆仙对陆云的疼爱程度,不会不帮忙圆这个谎的……
  夏侯霸冷冷看着陆信,显然是在猜测这厮会不会在诓自己?
  暖阁中的空气几乎凝固,陆尚和夏侯不伤全都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决定陆阀命运的时刻就要到了……
  只见夏侯霸的脸上阴晴变幻,最终重新绽放起灿烂的笑容,放声大笑道:“我当是什么事呢,不打紧!不打紧!两个娃娃都还小,上进要紧,咱们做长辈的岂能不通情理?”
  陆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如此轻易就过关了?他本能的暗暗摇头,那就不是顺昌逆亡的夏侯霸了……
  果然,夏侯霸话锋一转,伸手扶起陆信,笑容能融化冰雪道:“那就先让两个孩子把亲事定下来,至于何时成婚,可以从长计议嘛!”老太师要的是和陆阀联姻的事实,至于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他根本就不在乎!
  “……”陆信在夏侯霸温暖如春的笑容中,却感到了朔风刺骨的冷冽,没有任何还转的余地了,只好艰难的点点头,嘶声道:“就依……太师……”
  “哈哈哈,这样才对嘛!来来来,重新把酒满上,咱们好好喝一杯!”夏侯霸终于达到目的,自然欢喜过望,他指着夏侯不伤和陆信大笑道:“尤其是你们两个儿女亲家,今天更要不醉不归啊!”
  。
  醉三秋大厅中灯火通明,地上铺一整张厚厚的、足以铺满整个大厅的西域绣花氍毹。
  氍毹上,八张长几相对摆开,上头摆满了百样珍馐、美酒佳酿飘香满室。三十二名各阀子弟却没按照门阀分桌,而是依武试的名次,精心编排了座次。
  左首第一张桌上,坐的是陆云、裴元俊、梅若华和皇甫珪。
  右首第一张桌上,坐的是夏侯荣光、谢澜、陆松和皇甫琅。
  左首第二张桌上,坐的是崔白羽、裴元基、裴元彦和谢法。
  右手第二张桌上,坐的是夏侯荣升、陆柏、皇甫玑和梅胜男。
  左首第三张桌上,坐的是裴元绍、崔中泰、崔中恺和卫俞。
  右手第三张桌上,坐的是卫介、谢漠、谢津和皇甫珂。
  左首第四张桌上,坐的是夏侯荣耀、崔中恒、卫仑和卫佘。
  右手第四张桌上,坐的是陆林、夏侯荣达,梅灵萱和梅芳菲。
  与往常夏侯阀严格按照成绩排定座次不同,陆阀这次的座次安排可谓别出心裁,他们让一到八名依次坐在八张长几的首位上,九到十六名依次坐在八张长几的次位,十七到二十四名次之,最后八名自然甘陪末座了。
  这样高低搭配的座次安排,使名列前茅者都坐在主位,名次靠后者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只能远远看着名列前茅者高谈阔论,心里自然十分感激。不禁对这种安排大点其头,暗道:‘不愧是诗书传家的陆阀,就是比夏侯阀这样的老粗安排得体。’
  许多人也对陆云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周到,感到很是意外,心说:‘别看这家伙年纪轻,还真有些周全周到的大哥风范呢。’
  殊不知,陆云会如此煞费苦心的安排,更多的是为了给陆林创造一个和梦中小情人同桌就餐的机会而已……
  对陆云的苦心安排,陆林自然感激涕零,看到梅灵萱和自己同桌,他简直要乐开了花。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和梅灵萱中间,还隔着个碍眼至极的夏侯荣达。
  趁着酒席还没开始,大伙儿正闹哄哄的互相寒暄,陆林拿胳膊肘戳一下,正在对梅阀二女大献殷勤的夏侯荣达。见他没反应,陆林又重重拍了自己手下败将的肩膀一下。
  “干嘛?!”夏侯荣达这才扭过头来,没好气的问道。他其实早就看到陆林了,不禁腹诽连连道:‘和两大美女同桌自然开心,可这家伙怎么坐我边上了?真是晦气又碍眼!’
  “嘿嘿。”陆林也算半个主人,自然要对夏侯荣达保持客气,笑嘻嘻道:“荣达兄,之前擂台上多有得罪,还没跟你好好道歉呢。”
  “啊……”夏侯荣达闻言有些腻味,你这混蛋,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两大美女正在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呢,他当然不能失了风度。便一脸大度道:“林兄弟哪儿的话,公平比武,拳脚无眼,有什么好道歉的?”
  “荣达兄真是大人大量,让兄弟我自愧不如。你虽然不计较,我不能不表示一下。”陆林说着便直起身来,拉着夏侯荣达往首座上按道:“这个位子还是让给荣达兄吧,兄弟我甘陪下首!”
  “哈哈,那我就却……”夏侯荣达开始还很高兴,但眼看屁股就要落在首座上,他突然回过味来,奶奶的,这小子是想调虎离山,好跟美女挨着坐!
  “确实不用。”夏侯荣达马上改口,同时腰部发力,想要起身远离那首座。
  陆林哪能给他回去的机会,双手按住夏侯荣达的肩头一发力,一招泰山压顶,砰的一声,就把他牢牢压在了首座的坐垫上。“坐下吧你。”
  夏侯荣达吃了暗亏,刚好发作,却见宾客纷纷循声望来,他只好强压住火气,低声闷哼道:“你给我等着!”
  “哎呀,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你是客人,当然该上座。”陆林哪会把这手下败将放在心上,他已经稳稳坐在了梅灵萱身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朝夏侯荣达挤眉弄眼,把一旁的梅灵萱逗的掩嘴直笑。
  她这一笑不要紧,陆林浑身的骨头不剩三两沉,忙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的梦中情人。这还是他头一次离这梅灵萱这么近呢,瞧着那灵动娇俏的小脸上,肌肤嫩的能滴出水来,陆林登时就血气上涌,头脑一片空白。早就准备好的一番说辞,也不知忘到了哪里,只能结结巴巴道:“灵,灵萱……”
  梅灵萱本来还笑靥如花,闻言却一下沉下脸来,哼一声道:“灵萱是你叫的么?叫姐姐!”
  “啊?”陆林本就头脑短路,闻言更是张口结舌道:“那,那不好吧,我明明比你大……”
  “爱叫不叫。”梅灵萱又轻哼一声,便转过头去对付快要笑抽了的梅芳菲,不再理会一张脸憋的通红的陆林。
  看到陆林一张嘴,就把好好的气氛搞的一团糟,一旁的夏侯荣达感到十分解恨,幸灾乐祸道:“明明是白痴,装什么情圣?”
  “你说谁呢?”陆林闻言,豁然转头,刚才还拘谨羞涩的脸庞,登时变的狰狞无比道:“再说一遍试试?”
  “再说十遍又怎样,”夏侯荣达哪能弱了气势,抱着胳膊针锋相对,两人斗鸡似的的大眼瞪小眼的对峙起来。
  好在这时,担任今日酒席司礼官的陆松敲响了云板,宣告酒席即将开始,两人这才没有当场上演全武行……
  。
  听到云板声,宾客们纷纷停下交谈,正襟危坐,将目光投向首桌首座上的陆云,众人不禁眼前一亮。
  只见此刻陆林脱掉了鹤氅,一身低调的衣袍,此刻在灯光下光晕流动,暗绣在上头的麒麟和祥云此时栩栩如生,仿佛要从他的衣服上挣脱而出,直飞九霄一般。
  这低调而奢华的服饰,配上那羊脂白玉的发簪、绿如湖底的玉佩,还有银色镂空云纹图案的腰带,将陆云愈发衬托得高贵俊逸、优雅脱俗,恍若神仙中人一般。
  哪怕在座的都是见多识广的世家子弟,也依然升腾起由衷的赞叹,不禁纷纷暗道:‘真是出类拔萃,卓尔不群,这第一就是第一,还真不是凡品!’
  崔白羽更是看直了眼,瞧着陆云身上的袍子,暗暗流口水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拉风的料子?这下要引领风潮了!”想到这,他不禁痛苦的闭眼扼腕道:“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先穿的?”
  “白羽兄,你不舒服么?”一旁的裴元基见他满脸痛苦,赶忙关切问道。
  “我没事,我只是有些心痛……”崔白羽摇摇头,轻声说道。
  “心痛还没事?”裴元基瞪大眼睛,表示不解。
  “我们弄潮儿的世界,你是不懂的。”崔白羽说完,便不再理会裴元基,直勾勾的看着陆云,端着酒杯起身走到堂中,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其实和他持同样目光的不在少数,只是没人像他这么幼稚的,纯粹跟陆云的衣服较劲。别人不爽的,是陆云占的位置。
  ‘为什么是他不是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