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敬酒


小说:长乐歌  作者:三戒大师
  酒席自然是以主人的祝酒词开场,只见陆云手持酒爵,站在堂中,缓缓扫视场中众人,微笑着说道:“诸位,今日酒宴的主人并非只是在下。m.。在座的三十二人,全部都是主角!”
  陆云这话,自然引起众人一阵喝彩,尤其是那些排名靠后的宾客,更是卯足了劲,给陆云鼓掌,有的还打起了呼哨。唯有跟侍者一般,跪坐在谢漠身后的谢添,心里老不是滋味,暗道:‘好嘛,感情你们都是主人,就我一个仆人。’不过想起自己还肩负重任,他也只能忍辱负重下去了。
  “我等自幼打熬筋骨,每日闻鸡起舞、夙夜不懈,十余年来没有一日放松,十余年来不知吃尽多少苦头……”陆云语调深沉的说着,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们特别容易去回顾。众人不禁回想起过往吃过的苦头,全都唏嘘不已起来。
  诚然他们固然天资过人,但他们能在此时出现在此地,不知付出多少汗水与血泪,不知忍受了多少孤独和痛苦,才得以击败一个个与他们同样努力的族中兄弟,脱颖而出,成为本阀的四名人选之一。
  多少次遍体鳞伤,疼痛折磨着自己夜不能寐……
  多少次被强大的对手击倒,绝望的想要彻底否定自己……
  多少次看着别人寻欢作乐,花天酒地,他们却要如苦行僧一般酒色不沾,对一切享受敬而远之……
  “来,这第一杯,敬我们自己。这一路走来,我们太不容易了!”陆云高高端起酒爵,众人也纷纷激动的起身,高高举起酒爵,声震云霄道:“干!”
  不少人的眼里,已经闪起了泪花。是啊,一路走到今天,真是,真是太不容易了!
  “这第二杯酒。”这时侍女们如穿花蝴蝶一般,眨眼便为所有人,重新斟满了酒。不待众人情绪平复,陆云便趁热打铁道:“还是敬我们自己,同辈高手多如牛毛,最后只有我们能挺进西苑,我们太他妈厉害了!”
  温文尔雅的陆云,忽然爆出了一句粗口,却没有任何人感觉不妥,反而像往滚烫的油锅里浇了一瓢水一样,登时再次炸了锅。众人纷纷大声聒噪起来,扯着嗓子高喊道:“说的没错,我们太他妈牛了!”一时间,粗口横飞,
  第二杯一饮而尽后,陆云又接着高声道:“这第三杯酒,敬我们的长辈,我们要告诉他们,我们不会辜负他们的希望,一定能肩负起各阀的未来!”
  “对,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众人亢奋的嗷嗷直叫,仰头就把杯中酒灌进了喉中。火辣辣的酒液让他们血脉贲张,年轻灵魂张扬到了极点,宴会的气氛也被推向了顶点。
  “尽情享用这庆功的晚宴吧!”陆云连敬三杯,结束了祝酒词,施施然回到座位上。
  一片欢腾声中,欢快的乐曲奏响,两队手持折扇、长裙飘飘的舞姬便列队进入堂中,跳起了优美的舞蹈,为来宾们助兴。
  其实不用歌舞,来宾们的情绪也已经被陆云彻底挑动起来,一个个激动的忘乎所以,互相大声交谈敬酒,不一会就纷纷勾肩搭背,亲若手足一般,哪还有半分世家贵公子的矜持和高冷。
  首桌上,裴元俊,皇甫珪纷纷向陆云敬酒,就连梅若华也笑盈盈的端着酒杯,对陆云轻声道:“来,陆大公子,我敬你一杯。”
  “应该是我先敬若华姑娘的。”陆云平素滴酒不沾,今夜也没有刻意用内力化解酒精,此时已经是面色酡红,双目倒还十分清明道:“你们四位能来出席,我知道你是要承受压力的。”
  “陆大公子言重了,你帮了我大忙,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梅若华落落大方的笑道:“这杯酒,你到底是喝还是不喝?”
  “当然要喝!”陆云朗声大笑,和梅若华虚碰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梅若华也将杯中酒大方饮尽,登时面若桃花,把一旁的裴元俊和皇甫珪都看的一呆。
  反倒陆云神色没有半分变化,这让梅若华既高看他一眼,心底又泛起一丝微微的失落。似是为了掩盖这一丝失落,梅若华仿佛没话找话道:“我姑姑对你印象不错,不然我也没胆子擅作主张。”
  “若华姑娘说的是梅钰前辈?”陆云心下一动,轻声问道。
  梅若华微微点头,陆云便又道:“当初身陷地穴,多蒙梅前辈照拂,在下一直感激不尽,想着有机会登门道谢。”
  “哦?”梅若华略略吃惊,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陆云打蛇顺杆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旁的裴元俊见状,笑着接话道:“陆大公子何必自讨苦吃,十年了,还没有一个姓陆的能进梅坊的门呢。”
  “七阀同气连枝,我们两家多有渊源,难道要老死不相往来不成?”陆云却淡淡一笑,目光落在远处的陆林和梅灵萱身上。
  “哦……”梅若华等人顺着陆云的目光一看,皇甫珪不禁恍然道:“陆大公子为了兄弟,倒是操碎了心。”
  “就是,比崔白羽那厮强多了。”裴元俊笑道:“他就只知道自己浪,从不带带兄弟们……”
  梅若华也莞尔道:“陆大公子学什么不好,学起做红娘来了?”
  “若华姑娘可否帮忙通融一下?”陆云十分执着道。
  “陆大公子都发话了,我岂能不从命?“梅若华笑道:“不过我可没胆子拉这个红线。”顿一顿,她轻声道:“何况,灵萱是怎么想,我还不知道。”
  “只求若华姑娘能让我见一面梅前辈,我就有信心说服她!”陆云却自信满满说道。
  “哦,你这么有信心?”梅若华有些不信,她可太清楚自家姑姑对陆阀的仇恨了。
  “不信咱们打个赌?”陆云微微一笑道。
  “赌!一定要赌!”裴元俊和皇甫珪马上兴奋聒噪起来。
  “赌就赌。”梅若华轻撩一下额头秀发,目光奕奕的看着陆云。“不过赌注得我来定。”
  “没问题!”陆云干脆的点点头,问道:“赌什么?”
  “我还没想好,再说姑姑能不答应见你还不一定,等到时候再说吧。”梅若华笑道。
  “我随时候命。”陆云笑着伸手,与梅若华击掌为誓。
  正说着话,便见夏侯荣光端着酒杯过来。对陆云安排的座次,他十分满意,虽然此时以左为尊,但左右首位总有些分庭抗礼、平分秋色的意思,并没有折了他荣光公子的面子。当然他更满意的是,若按照原先的排法,他免不了要跟夏侯荣升坐一桌,那这顿饭简直就太折磨人了。
  更何况进门前,夏侯荣光便已经打定主意,要和夏侯荣升好好斗一斗,自然不会等着夏侯荣升先来敬酒了。
  见夏侯荣光端着酒杯过来,席上四人赶忙停下说话,陆云直起身来,十分客气道:“应该是我先去敬荣光公子的。”
  “哎,今天你最大,规矩不能破。”夏侯荣光精神抖擞,似乎已经完全从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微笑道:“来,陆大公子,我敬你一杯,祝你龙凤九天,前程万里!”
  “多谢。”陆云和夏侯荣光虚碰一下,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都亮了亮杯底,相视大笑。
  夏侯荣光只敬了陆云,并没有就势敬裴元俊的等人的意思,而是在哪里自顾自和陆云拉起了家常。
  “说起来,令妹今天也在这醉三秋中,是不是也请她下来,与大家一同饮宴。”陆云说着,就很自然的将夏侯嫣然等人在此的消息,透露给了夏侯荣光。
  “哦,是吗?那丫头野的很,我是管不了的。”夏侯荣光闻言心中一动,他想起夏侯嫣然之前说过的话,心中便猜到了几丝可能。但倘若能见陆云出丑,他心里是十分乐意的,忽而也不点破道:“咱们喝咱们的,不要去管她们那帮小孩子的勾当。”
  “这样合适吗?”陆云轻声说道。
  “哈哈,老弟我是为你好。”夏侯荣光哈哈大笑道:“那丫头要是疯起来,你今天非得被抬着出去不可!”又和陆云聊了几句,他便道了个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一坐定,就看见夏侯荣升在盯着自己,显然是没想到他会主动去向陆云敬酒。
  夏侯荣光微微一笑,示威似的朝他举了举酒杯。
  夏侯荣升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不便再抢着向陆云敬酒了……既然已经被夏侯荣光抢了先,那就没必要再得罪崔白羽了。
  果然,夏侯荣光一回去,崔白羽和裴元绍等人便纷纷端着酒杯,轮番向陆云发起了攻势,陆云自然不能冷落了任何一个,只好来者不拒,不断的一饮而尽、一饮而尽、一饮而尽……喝到后来,他整个人都麻木了,感觉像喝水一样,一杯杯往肚里灌而已。
  远处的谢漠冷眼看到陆云醉态可鞠,感到时机成熟,便向谢津谢法等人使了个眼色,几人同时起身,端着酒杯朝陆云走去,身后的谢添也持着酒壶,紧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