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我就是王法!


小说:电影剧情穿梭戒指  作者:半包假烟
  ??众人在城中的一角降落,引来不少路人惊讶的目光。
  “夫君,我们再去那青楼看看吧?”巧巧提议道。
  “正有此意”陈子昂正想着故地重游,回忆往昔和巧巧相遇的时候。
  百花坊,门口站着老鸨正在拉生意,即使现在是白天生意仍然不错,因为人民有钱了,暖饱思**,百花坊的生意也日愈上升。
  老鸨仍然是哪个老鸨,只是已经老迈的不像话了,即使脸上涂满了胭脂水粉也遮盖不住苍老的容颜。
  “呦,这位爷,我可没听说来我们这玩儿还自己带姑娘的”老鸨尖酸的说了一句,同时眼神在墨惜凤、巧巧身上打量着,心中暗道如果自己的百花坊里能够有这两女中的任何一个,那白天估计也是宾朋满座,只是为何其中一个女子看上去有些眼熟......
  “我只是随便逛逛,你不用管我”陈子昂随手从第三空间中拿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
  老鸨接到银子后颠了颠,脸上的褶皱笑成了一朵菊花“这位公子放心,既然你来了我一定好好的招待你”
  “不必了”陈子昂摆了摆手,然后朝着里面走去。
  来往游玩的客人们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的怀中都抱着姑娘了,眼睛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巧巧和墨惜凤,和怀中的胭脂俗粉比起来,她们简直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丽几分。
  “姐姐,是在这里和夫君相识的?”墨惜凤有些不敢相信。
  “是啊,不过幸好在和夫君遇上之前我的身子还是干净的”巧巧感到非常庆幸。
  “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墨惜凤拍着胸脯,显然被吓了一跳。
  陈子昂走到二楼,突然看到了一副熟悉的字样,指着墙上说道“巧巧你看”
  墨惜凤喃喃的念了出来“烟锁池塘柳,桃燃锦江堤,不但对仗工整而且金木水火土都对上了,真是绝对!”
  陈子昂没有想到当日自己和巧巧的对子被隆重的装裱,并且挂了起来,曾经的对子现在看到,真的是颇多感慨。
  巧巧嫣然一笑“妹妹,这就是当日我给夫君出的对联,然后他工整的对出了下联”
  墨惜凤感慨道“真是一段佳话啊”
  “是啊”陈子昂点了点头,又逛了一会儿后便准备离开了,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被人拦了下来。
  一个肥头大耳,身着绸缎的男子指着陈子昂道“小子,识趣的就把这两个妞让给我,不然我怕你今日走不出这百花坊”
  “哎呀,蒋公子,这两位不是百花坊的姑娘,是这位公子自己带来的”老鸨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如果这两位女子是她手下的姑娘那事情还好办,可问题是根本不是。
  蒋融笑呵呵的说道“不是?那也好办,我给你一些银子,你把她二人借我玩一晚上,你看如何?”说着拿出一个钱袋扔在地上,里面满满的全是银子。
  “你可知道我是谁?知道他是谁?”墨惜凤感觉受到了侮辱,她执掌了三年的天下也形成了一股傲气,居然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
  “我管你是谁,我告诉你!我父亲是这一县之主,你如果今晚能够服侍好我也就罢了,如若不然,哼哼”蒋融冷哼着说道,他欺男霸女多年,除了十年前曾经在一个人手上吃过亏,那么多年利用这个身份无往不利,甚至强抢良家妇女也是家常便饭。
  陈子昂望着眼前这人的模样有些熟悉,回忆了好久,终于将这人和记忆中的那个官僚子弟结合在一起,恍然大悟的问道“你是不是叫做蒋融?”
  蒋融以为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号,狂妄的一笑“怕了吧?怕了就赶紧跪下认错,你的女人我就笑纳了”
  陈子昂冷笑不已,看来当日没有除掉这个败类真的是失策,以至于三国演义中的十年后还能够碰到他。
  “原来是你!”巧巧也回忆了起来,当时如果不是陈子昂出现,她很可能已经被蒋融侮辱了。
  “大胆!居然敢对当今圣上无礼?”墨惜凤忍不住的报出了陈子昂的身份。
  “圣上?真的是可笑,他是圣上那我就是圣上他爹了”蒋融不知死活的继续叫嚣。
  陈子昂冷笑不已“很好,你让我有了充分杀你的理由”
  这一瞬间他身上所展现出的杀气令人震惊,蒋融也有些怕了,往后退了两步道“你......你可别乱来啊,我爹可是县令”
  老鸨此刻出来打圆场,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公子,都是一场误会嘛,不如大家坐下来喝杯酒,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你看如何?”
  “啪!”巧巧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老鸨的脸上,打落下来一地的白粉。
  “你!你个贱婢居然敢打我?还有没有王法了!”老鸨气的发抖。
  “呵呵,当年也是这样,遇到达官贵人只会礼让,当年如果不是我夫君赶到,恐怕我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巧巧冷冷的说道,她已不是当年那个如同浮萍一般的孤苦女子,遇到不公只能无奈的接受。
  陈子昂点了点头“打得好!”然后在巧巧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狂妄的笑着“不好意思,我就是王法!”
  一枚打磨的发亮的玉玺出现在了手中,玉玺上刻着四个大字:受命于天,这是当朝皇帝的玉玺,没有任何人胆敢私下仿造,并且是由珍贵的和田美玉做成,天下找不出第二块。
  “参加陛下!”围观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老鸨和蒋融吓得瑟瑟发抖,他们此刻都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居然敢顶撞当今圣上?
  特别是蒋融,想不到自己居然放眼要抢皇上的女人?这真是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蒋融,你还记得十年前在百花坊被我教训吗?看来当时留下你的狗命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陈子昂摇了摇脑袋说道。
  “十年前?”蒋融猛地想起自己十年前也是在这里,被一个少年所教训,此刻将那少年的模样和眼前这人联系起来,居然真的是他!
  陈子昂笑着拍了拍蒋融和老鸨的肩膀,然后带着墨惜凤和巧巧离开了。
  众人不禁疑惑,这皇帝未免也太善良了,居然这样都不处死这二人?
  蒋融只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拔出佩剑一剑刺死了老鸨,然后自刎。
  百花坊内的众人吓得纷纷逃了出来,只留下两句瞪大着双眼死去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