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国家可不这么好卖


小说:抗战之特战兵魂  作者:江南狂少
  “刚得到情报,卢作孚于明天早上亲自护送一批难童上船。”
  “小岛君,请用中文和我对话。”
  “嗨~属下抱歉。”
  一家旅馆的套房,日军奸细将这里定为了落脚点。负责指挥的是来自上海特务机关特一课课长近藤佐一。
  小岛用流利的中文请示道:“是否叫城外的山本特种的展开行动。”
  近藤摆了下手,道:“不可以。战斗才刚刚开始,敌人警惕性很高。机会只有一次,刺杀行动必须一撮而就。”
  “属下明白。”
  近藤长叹了口气,露出了愁容,道:“猎鹰也已经来到了宜昌。我们的敌人有黑虎、军统、还有猎鹰,随便一个都是棘手的敌人,所以要格外的谨慎小心。各个小队必须独立行动,不能互通。即使被抓,也不至于全军覆没。美黛子那边有你单线联系。”
  “嗨~”
  小岛低了下头,接着汇报道:“那个猎鹰的指挥官叫易仁,他刚一上任就枪杀了保安团的团长,那团长的堂兄正是宜昌的副市长胡奇生,我想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
  “嗯~”近藤点了下头,提醒道:“不过要小心,让下层的人去接触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是没骨气的。男人无非就三个弱点,权利、金钱、女人,你地明白。去吧。”
  “明白。”
  小岛转身离开了房间。
  宜昌外围警备司令部,一名穿着中山装,长相硬朗的中年男子,手拿箱子去见警备司令李光复。
  “李司令,好久不见了。”
  “胡市长,真是稀客啊。”
  “是副市长。”
  说着,胡奇生看了下周围,李司令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叫周围的人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所有人走后,胡奇生这才敢把箱子放到桌上,然后打开。里面全是大洋和法币。
  李司令坐在椅子上,看着一箱子的银元,似乎不为所动。他明白胡奇生的来意,可是这些钱他收不了,也拿不动,于是假意问道:“胡副市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胡奇生作风比较硬朗,直言道:“这是我全部家当。我堂弟死冤,我要讨个公道。警卫团是你所管辖的,希望李司令为我做主。”
  李司令冷笑了下,道:“做主,做什么主啊?你上面不是有人吗?”
  “咳~”胡奇生摆了下手,叹气道:“不说也罢。”
  胡奇生不是没做事,那所谓上面的人想疏通陈诚,向委员长禀明邵飞越级枪杀同级军官的事情。可结适得其反。
  李司令挺身上前,把箱子合上,劝告道:“把钱收回去,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你虽然是文官,但我敬重你是个汉子。我也奉劝你一句,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要引火烧身,自毁前程。”
  胡奇生还是不甘心:“李司令,……”
  李司令摆了下手,让他住嘴,道:“那人来头不小,我动不了他。我就是个少将,小小的地方警卫司令。如果我动了他,李长官、薛长官饶不了我,第五战区、第九战区的将士们也饶不了我。你知道他的来头了,算了吧。”
  “咳~仗着军功就目无王法了吗?”
  胡奇生叹了口气,只能负气离开。
  回到家中,胡奇生怒气难消。**屁大的事,自己堂弟却遭到杀身之祸。即使有错,也应该交于军法处处理,也轮不到邵飞一个同级的军官来处置,简直无法无天!
  胡奇生越想越气,“砰!”的一下用手使劲拍了下桌子,一阵阵麻麻的感觉从手掌传来。
  “奇生~”
  “什么事!?”
  一名穿着华丽的夫人走到茶几前,被胡奇生的怒气所迫,低着头道:“那狐儿寡母又来了,哭着闹着要为胡团长讨回公道。现在已经被下人打发了,我怕……”
  “闹!闹!闹!还嫌事闹的不够大吗!?”
  胡奇生有点失控,又拍了下桌子,怒道:“我一个小小的副市长能有什么办法!?人家是谁啊,是杀鬼子的大英雄,在委员长面前都挂了号的,我能拿他怎么样!?”
  愤怒、无奈、憋屈充斥着胡奇生的内心,正在他余怒未消的时候,下人走了进来,回禀道:“老爷,外面有人要见您。”
  胡奇生用力摆了下手,道:“不见!老子现在谁也不想见!”
  那下人继续回道:“是个女的,她说关系到老爷的身家性命和前程。”
  “妈的,脑袋一个比一个大,就我是小角色,总有一天,我一定要就他们看看。让她进来!”
  没过一会,下人领这一个女子走了进来。那女的二十出头,穿着西式女装,长相甜美。胡奇生不由的一愣,感到蹊跷,于是问道:“你又是哪路人马?”
  那女的看下来周围的人,低头道:“胡先生,你好。这里说话不方便,能否借一步说话。”
  胡奇生站了起来,道:“跟我进书房。”
  随即,那女人跟着胡奇生上了二楼来到书房。
  那女的转身把门关上,胡奇生道:“我猜的没错,你是日本人。胆子不小啊?”
  那女的弯腰以示敬意,然后微微道:“胡先生果然厉害。我叫樱子,这次特意过来是代表大日本皇军和先生做笔交易。”
  “哦?”胡奇生笑了笑,掷地有声道:“交易,我现在已经是市长了,要什么有什么,我可不想做汉奸,遭人唾骂。”
  樱子带着甜美的笑容,回道:“市长前面不是还有个‘副’字吗?皇军已经攻下了武汉,下一个就是宜昌。如果先生肯和皇军合作,那市长的位置非先生莫属。皇军对待朋友是非常友善且大方的。”
  胡奇生看着樱子的眼神,冷下笑了下,道:“你就是个小角色,换个大点的过来和我交易。”
  “这可不行,但我能把先生的意思转达。”
  胡奇生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樱子接着说道:“宜昌迟早会落入大日本皇军手里,如果先生肯合作,不但市长的位置给先生做,还有宜昌码头也有先生管理。”
  码头那可是肥差,一年的油水就能把人撑死。这名日本奸细一下子用了权利和金钱诱惑胡奇生,让他出卖国家、出卖民族。
  胡奇生似乎有点被说动,轻轻的回了句:“国家可不这么好卖的?”
  樱子走上前,挨着胡奇生的身体,用娇媚的口吻说道:“如果加上我的身子又如何呢?还有,猎鹰的指挥官杀了你的堂弟,你的国家帮你做主了吗?猎鹰是皇军的死敌,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胡奇生伸手,用力将樱子的腰搂住,往前一推整个身子都挨到了一起,淫笑道:“条件很诱人啊,让我考虑下可以吗?”
  樱子用纤细白嫩的小手在胡奇生脸上划了下,娇媚道:“时间可不等人,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胡奇生准备上前亲吻,樱子迅速捂住他的嘴,再次娇媚道:“交易还没成立呢,急什么?只要你肯,我就是你的。”
  说完,樱子带着微笑转身离开了书房,临走前还不忘用她勾魂的眼神瞟了一眼胡奇生。
  樱子走后,胡奇生的夫人来到书房,担心道:“那女的找你什么事,我一看她就不是好东西。奇生你要小心,在这乱世,一步错,万劫不复啊。”
  “够了。男人是做大事的,你们妇人懂什么?”
  说完,胡奇生笑了笑,离开了房间。之前的怒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