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千帆远洋


小说:抗战之特战兵魂  作者:江南狂少
  “近藤谨慎有余,魄力不足。这么好的机会都肯放弃,难道要等到民生公司把物资都运完才肯出手吗?”
  “美惠子,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很强大,留给我们的机会不会很多。”
  在另外一间旅馆的卧房内,一男一女**着身子躺在床上,小岛用臂膀搂着自己的爱人,深情道:“我只希望战争早点结束,带着你回我们的故乡北海道。”
  “那也是帝国胜利的那一天,我很期待。我的灵魂和身体早就献给了圣战。”
  小岛眼神带着柔情,而她抱着的女人,她眼神中却是充满着野兽般渴求胜利的**。
  “胜利吗?”
  小岛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他知道之后的话会叫怀里的女人生气。
  从一开始,大本营扬言三个月占领中国,到现在都一年多了,他所看到的是中国人的顽强和不屈。尤其是这次武汉会战,虽然占领了武汉,但日方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并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
  “小岛君,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回故乡,一起看三月的樱花。然后我给你生个孩子,你给他讲,我们是如何征服这个古老的国家。”
  小岛闭眼憧憬着那美妙的画面,可美惠子已经起身,开始穿上衣服。
  没过多久,樱子完成任务从外面回来。樱子在美惠子面前就像一个懵懂的小孩,而美惠子更显漏出她那成熟般女人特有的韵味。
  美惠子坐在沙发上,穿着睡衣,她完全不用在手下面前掩饰什么,直接问道:“事办的怎么样了?”
  樱子微微低下头,回道:“胡奇生说给他两天的时间考虑。不过我看机会很大,他和其他卑贱的中国男人一样,都很好色。”
  这时,小岛从卧房走了出来,道:“不是所有中国男人都是好色的。他们有信仰、有强大的意志。比如之前他们的战神邵飞,为了不当俘虏,甘愿自爆。你们的长官南造智子曾和他共度一个星期,却没发生任何事。南造可是我们皇军的‘间谍之花’。”
  说着,小岛走到樱子面前,提醒道:“樱子,你也要小心。女人会骗人,男人也一样。我会把事情汇报给近藤长官,你们等待他下一步命令。还有,不要轻举妄动,我只希望那个传言不是真的。”
  美惠子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问道:“小岛,什么传言?”
  小岛转身对美惠子说道:“从各方的情报显示,现在在宜昌的猎鹰指挥官就是邵飞。”
  “怎么可能?”美惠子脸色变的有点难看,急忙问道:“他不是自爆了吗!?”
  “也许那只是一个局。在这世上长相相似的人很多,在十九世纪就已经有了整容术。所以,你们做事要格外小心。”
  说完,小岛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清晨,天才蒙蒙亮,卢作孚就离开公司准备前往码头,亲自护送第一批难童上船。
  “卢先生,这边请。”
  在易仁的带领下,卢作孚上了第二辆车。随即,前后两辆车朝码头开去。
  在街道上,行人不是很多,但有不少执行的警察和巡逻的警备团士兵依旧坚守岗位,负责交通和宜昌的治安。
  卢作孚不时时的拉开窗帘朝车窗外看去,欣慰道:“变了。这么早就有执勤的人坚守岗位。”
  “现在是非常时期,易仁实行的是三班轮换制。”
  对别人叫自己的名字,易仁始终感到不习惯。
  在街道周围的楼房,上面的窗户全部被布封死。在楼顶也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监视。军统的保护措施可谓是面面俱到。
  来到码头,滩头依旧是人潮涌动。有船工、舵手、即将离开的五百名难童,还有学生、老师、公务人员、以及买到票的平民百姓。
  “卢先生来了!”
  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这一喊像是信号一般,码头上的人开始骚动起来。
  “往后退,往后退!”
  “……”
  警备团一个连的士兵迅速上前维持秩序,为卢作孚开路。
  卢作孚在易仁和几位护卫的保护下前往渡口。而易仁不时时朝周围观望,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奸细,包裹船工在内。鱼龙混杂,易仁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卢先生……”
  “卢先生。”
  周围的人在两边也不时时的向卢作孚打招呼,而卢作孚带着微笑不断的挥手回敬他们的热情。
  来到码头渡口,五百多名难童一直在等候。
  卢作孚看了下天色,对民生公司的工作人员命令道:“好了,准备上船吧。”
  几百名孤儿难童在卢作孚亲自护送下第一批上船。
  “卢叔叔,再见~”
  “……”
  经过卢作孚眼前的孩子不断的向他挥手告别。
  “再见~一路顺风。”
  卢作孚也不断的挥手,回应着那些孩子感激目光。
  孩子全部上船之后,“嘀~嘀~”一声刺耳的汽笛声响起。声音响彻码头,响彻长江两岸。两艘装满难童的火轮缓缓的朝西而去,宜昌大抢运在这汽笛声中正式展开。
  “长亭外,古道边,青草碧连天……”
  一曲的歌声悠荡在江面上,孩子们扒在栏杆上放声高歌,他们摇着小手不断的向卢作孚告别。此时此景,岸边观望的人群无不为之感动,一些人甚至留下了热血。
  孩子们走后,其他人也有秩序的陆续上船。还有昨晚就已经装满货船物资也一同开往。
  二十余艘大型火轮,八百余艘木船,一副千帆远航的场景印入人们的眼帘,不为之不壮观!船上转载着抗日的希望,装载这民族的希望!
  一帆风顺,这时的卢作孚心稍微安了下来,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在码头还囤积着几万吨的物资,在宜昌还有三万人翘首以盼。而冬季的潜水期不会等他们,日军的轰炸机也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宜昌大撤退依旧是困难重重、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