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宜昌大乱


小说:抗战之特战兵魂  作者:江南狂少
  “报告,上级命令迅速查明江防军高炮阵地的位置。破坏和刺杀卢作孚的行动尽快执行。”
  “知道了。”
  因为早上民生公司近千艘货船顺利出航,日军似乎急了。迟一天,轮船就会将更多的物资、人员运出宜昌。
  近藤迅速命令各部展开行动,至于刺杀卢作孚,还是需要更好的时机。
  那些汉奸、特务只是撒出去的小鱼、小虾,近藤也没打算收回来在利用。就让他们尽情的去破坏、去为所欲为吧,在宜昌城内制造最大恐慌。那些人即使被抓,对主体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在码头,卢作孚护送完难童之后回到了公司。一进办公室就一屁股坐做到了沙发上,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卢先生,易长官求见。”
  “让他进来。”
  卢作孚屁股还没坐热,邵飞已经过来找他了。
  邵飞走进办公室,发现赵宏飞也在里面。
  “邵飞,这么急的找我出了什么事吗?”
  “那些混进城内的特务、汉奸开始作乱了。”
  “哦?”
  卢作孚刚刚松弛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迅速将身子坐直。
  邵飞走上前,道:“小打小闹的,就是一群小喽喽,我有办法应付。我已经命特战队员带部队展开行动了。”
  卢作孚这才把心放了下来,接着问道:“那你这次过来所谓何事?”
  邵飞道:“这些特务、汉奸白天会有所收敛,我怕晚上对码头的物资不利,想提醒先生加强防范。”
  “哦。”
  卢作孚笑了笑,道:“刚刚赵宏飞已经提醒我了。”
  邵飞看着赵宏飞,赵宏飞“耶~”的一声,漏出了得意的表情。
  邵飞对赵宏飞问道:“你既然这么聪明,知道鬼子的下一步行动计划是什么吗?”
  赵宏飞回道:“江防军的高炮阵地。”
  见赵宏飞这么嚣明显是在挑衅,于是邵飞也跟较上了劲。一直以来,这两人即是兄弟,也是对手,接着邵飞问道:“特务是无孔不入,那请问这位兄台有办法防止高炮阵地不被空袭吗?”
  赵宏飞想了下,道:“你是孤鹰的大脑,这应该有你来想啊。”
  卢作孚插话到:“你们两个就别较劲了。邵飞,你有什么办法就快点说?”
  邵飞低头笑了下,回道:“制造假阵地,然后重兵防守。防守范围不但要大,还要明显,引鬼子飞过来。接着将高射炮隐蔽转移到适合射击的位置,痛击日军轰炸机。”
  卢作孚拍了下膝盖,道:“好办法!我立即把方案告知江防军的杨师长。对了,有时间我向你引见,到时候你也不用老麻烦我。你知道,我很忙的。”
  这时,赵宏飞走到邵飞面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不怕小鬼作怪,就怕大鬼祸乱。”
  “什么意思?”
  “没意思。”
  “玩我?”
  赵宏飞笑着拍了下邵飞,又走了回去。大鬼指着是大汉奸,暗指高官。邵飞想了想,难道会是和自己有仇的胡奇生?
  邵飞离开民生公司,一路上一直在想赵宏飞在耳边的话。那小子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说,非要死守和欧阳天的狗屁约定。但仔细想想,如果欧阳能死守约定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天不会塌下来。
  邵飞回到驻地,顿时发现在操场上有十几人被绑着,那些人都穿着平民百姓服饰,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于是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一名排长迅速上前,敬礼道:“报告团座,这些人都是在城内制造混乱的人,都被我们抓回来了。他们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无法无人!有的人甚至大白天入室抢劫,入室调戏民女。没王法了还。”
  邵飞走到这些人面前,仔细看了下,他们并不像奸细,倒是更像流氓。
  “说吧,谁指使你们干的。光天化日,还真没王法了?”
  一人抖着肩膀,一副轻视的表情,冷笑道:“难道你心里有王法吗?你上任当天,为了上位、为了夺权,直接把胡团长干掉了。我们不都是跟你学的吗?”
  邵飞问道:“谁告诉你们的?难道他就没告诉你我为什么杀胡团长?
  那人回答道:“没有。你的丑事在宜昌城都传开了,有胆子做,难道就没胆子承认吗?”
  此时,邵飞更加怀疑副市长胡奇生,只有他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
  邵飞双眼散发冷光,道:“非常时期,非常处理。我既然敢杀一个团长,也不在乎杀几个地痞。全毙了!”
  那人和其他人这才敢到后怕。眼前这人说的出做的到,自己的贱命和一个团长相比算个屁。
  “长官饶命~饶命~”
  “……”
  所有人吓出一身冷汗,纷纷求饶。
  “说!谁指使你们的!?”
  邵飞突然吼道,直接击破他们脆弱的心理防线。
  “我说!”
  另一个人上前,道:“是有人指使,但我们不认识。他们给了我们一些钱,说宜昌现在很乱,干坏事没人会管。其实我就是当地的小混混。”
  邵飞大声问道:“你们都是吗!?”
  “我是。”
  “我也是、”
  是宜昌本地的人都自告奋勇,可有三人却低着头。
  随即,邵飞命令道:“把本地的交付警察局,不是的全部押往军统。”
  此时,邵飞这才意识到,那些负责搞破坏的汉奸并不是最底下的一层,最底下的一层是本地的地痞流氓。他们游手好闲,见钱眼开,是最容易利用的。
  到了晚上,城内变的更加混乱。到处都是打砸、抢劫、纵火,偶尔还有枪声。那些人干完坏事立即就跑,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人影。整个宜昌城笼罩在一片混乱之中。
  “妈的,跟我玩四处开花是吧。”
  邵飞用力拍了下桌子,命令道:“全团出动,守住各条路口,凡慌张逃跑者,一律逮捕;拒捕、反击者,一律格杀!”
  这次,邵飞用了铁腕政策。乱世用重典,这也是无奈之举。杀死那些汉奸也就罢了,如果杀死那些地痞似乎有点过。可宜昌现在是全国的重中之重,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
  邵飞下达的“杀”令,同时也在震慑那些地痞流氓,帮助鬼子、汉奸作乱是什么下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也许今晚会是最乱的一个晚上,但之后会太平许多。
  “砰!”“砰!”“……”
  整个宜昌城各处都有枪声响起,市民们和那些难民都惶惶不安,整个城市笼罩在恐怖的阴影之下。
  宜昌西北军统所在处。
  “报告主任,警备团的士兵开始在城里杀人了。”
  “知道了。命令散布在城内的人员全部撤回,遇到警备团的人不得反抗。”
  “是。”
  宜昌军统站站长梁一辉明白邵飞这么做的用意。在这非常时期,不用这铁腕政策是没法平息祸乱的。
  随即,梁一辉问道:“今天下午警备团送来的汉奸有问出什么吗?”
  一名手下回道:“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在进宜昌之前,他们就已经接到了命令,散布在宜昌各处,准备随时作乱。只要上面的人发出信号,就展开破坏行动。那发信号的人根本无从查找。”
  梁一辉听完前思后想,半天后命令道:“命令下去,对城内各个旅馆展开搜查。凡有可疑者,带回来盘问。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是!”
  手下立即将梁一辉的命令传达下去。
  城内的恐慌也迅速传到了中共地下党同志的耳中,他们无不震惊
  “这不是胡闹吗,万一错杀了怎么办?我听说现在警备团团长就是猎鹰的指挥官,是我们八路军。难道他不知道百姓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吗?”
  一些人还是对邵飞的做法不理解,搞不好会引起民愤,坏了八路军的名声。
  这时,这里的负责人说道:“两害相权取其轻,不这么做很难制止这场祸乱,至少明天那些地痞不会在跟着汉奸们作乱。同志们,大家应该知道现在的宜昌对这个国家意味着什么。和整个抗战大局相比,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随即,那负责人命令道:“等明天,让宣传队的同志们好好宣传一下,什么是大是大非,为鬼子卖命是什么下场。我们要用宣传的武器来安抚人心。”
  即使邵飞用铁腕政策压制了城内的祸乱,可码头还是出事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