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家贼难防


小说:抗战之特战兵魂  作者:江南狂少
  ??“码头出事了!”
  秘书慌张的走进卢作孚办公室,卢作孚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苍白,连声问道:“怎么回事!?”
  秘书回答道:“城里一片大乱,码头也是人心惶惶,那些奸细趁乱开始焚烧物资。现在工会的里干部,正带领着船工扑火抢救物资。”
  “拍~”
  卢作孚用力拍下桌子,苍白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怒道:“叫赵宏飞来见我!”
  卢作孚话音刚落,赵宏飞急忙从外面走了进来,道:“事情我都知道了。”
  卢作孚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赵宏飞还镇定,他肯定的回答道:“是我们自己人干的。”
  “自己人干的?是谁?你有证据吗?”
  卢作孚心急如焚,连续三问,可赵宏飞只是摇头,道:“没有证据,只是分析。”
  没等卢作孚继续施压,赵宏飞分析道:“我和警备团已经联系过,全城已经封锁,城里的奸细不可能出去。初步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汉奸在之前公司招工的时候,混进了船工队伍里;二,工头被日本人收买了。我的判断偏向于后者。”
  秘书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城外的奸细作为?”
  赵宏飞回道:“不可能。这是有计划的纵火,据我了解敌人用了煤油,不然大火不会烧的这么快。在我们外围的警戒很严,从江防军又调来了一个营,他们这多人拿着煤油,你觉的有可能不被发现吗?”
  卢作孚问道:“那你为什么偏向于第二种可能?”
  赵宏飞回答道:“这是有组织的行动,刚招进来的船工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是晚上连夜装船,加上城里的混乱,一定是有工头趁乱带人纵火。”
  赵宏飞分析的十分透彻,卢作孚肺都快被气炸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于是命令道:“马上给我找出内奸!”
  赵宏飞舒了口气,劝慰道:“先生,我希望你能冷静。当务之急是救火,减少损失。我现在就去码头,稳定局面。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保证把内奸给揪出来。”
  听了赵宏飞这么一说,卢作孚这才冷静了下来,说道:“我知道了,告诉下面的人全力救火。至于内奸,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不过我需要授权,希望卢先生告诉码头的负责人,全力协助我。”
  “可以,我现在就通知下去,一定要给我找出这个害群之马!”
  “放心。”
  说完,赵宏飞转身离开,迅速前往码头。
  赵宏飞来到码头,此时大火已经被船工全力扑灭。这全要依仗工会的干部有组织、有效率的展开灭火行动。
  赵宏飞抵达之后,立即有人上前迎接,然后带他去见负责人。
  “损失怎么样?”
  “还好及时发现把易燃物品转移,损失不大,不过有不少船工烧伤了。城内现在很混乱,无法进城治疗。”
  此时的赵宏飞才真正的心急起来。内奸好抓,但伤员绝对不能拖到明天早上,伤口一但感染,就会有生命危险。还有,现在城里人满为患,医院也未必有药。
  “先带我去见伤员。”
  “随我来。”
  在负责人的带领下,赵宏飞来的了江边的一处空地。
  一阵痛苦的哀嚎声立即传入耳中。赵宏飞看到这凄惨的一幕内心酸楚。同样都是船工,有的人为了一点利益就出卖灵魂,而这些舍身救火的船工又是为了什么呢?
  负责人感叹道:“这些都是好工人啊,救火的时候完全是不要命,不然损失不会这么小。”
  赵宏飞根据之前的了解,码头船工分为三派。
  第一派人最多,是有工会领导的船工,里面参杂进了不少共产党员;第二派,有地方帮派组成,有几个头目领导,人员大都是宜昌本地人;第三派,有土家族组成。在宜昌,土家族人口超过40万,生活比较困苦,出来当船工就混口饭吃。他们彼此间相互扶持,十分团结,自成一派。
  赵宏飞已经把怀疑的目标放到了地方帮派上,可现在不是抓内奸的时候,必究尽快救治这些船工。
  于是,赵宏飞对负责人嘱咐道:“江边和附近的山林应该有很多地榆、虎耳草、鱼腥草、蒲公英,叫人多采点过来给他们吃下。还有芦荟,把芦荟汁涂在伤口上。等天亮后在进城治疗。”
  “我这就找人去办,江边应该有很多。”
  “等一下。”
  赵宏飞叫住了负责人,然后道:“我要所以工头的名册,还有把附近几个码头的负责人一起叫到这里来,我有事要问。还有,尽快恢复搬运的工作。”
  “好。”
  负责人立即按照赵宏飞的话着手办理。而赵宏飞前往旁边的小屋,在那里等待几名负责人的到来。
  没多久,几名负责人进了房间。此时,赵宏飞正在看着那些船工的资料。
  “你就是卢先生的助理吗,为什么不把伤员运进城?”
  一名带头的带着几个人走屋子,直接质问赵宏飞。他们像是工会的人,。
  赵宏飞继续看着资料,淡淡的回了句:“城里很乱,我已经打电话给卢先生了,尽快派医疗队过来。你们先坐,我马上就好。”
  赵宏飞看也没看这些人一眼,继续关注那册子。他们感觉被赵宏飞轻视,但又有不能对他怎么样,毕竟他是卢作孚的派来的,于是只能带着不悦找地方坐下。
  片刻过后,赵宏飞放下厚厚的名单,说道:“帮我把晚上没出工的工头给我划处来。”
  带头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怀疑我们吗?”
  赵宏飞表情冷淡,将名册往前一推,道:“我不需要解释。卢先生已经授权,码头暂时有我全权负责。”
  “我给卢先生面子。”
  带头的拿过名册和笔开始和其他商议,把没出工的工头全部找了出来。
  几个码头有三千多船工,工头就有一百多人。几个人花了十分多钟的时间才没出工的工头找了出来。
  带头的那人将名册还给赵宏飞,道:“有35个人。”
  “谢谢。”赵宏飞拿过名册看了下,问道:“今晚是最后一批装运物资对吧,明天休息,到等到下一批船折返回来才能开工。”
  “是的。”
  “没事了,回去继续赶工吧。还有,刚才的事情不泄露出去。”
  几个人转身离开的房间。而赵宏飞开始连夜暗地调查,进行排除。
  如果把这35个人叫过来,进行技术盘问,以赵宏飞的能力一晚上就能找出内奸。可赵宏飞并没有这么做,那个内奸只是个小鱼、小虾。在宜昌城已经混进了一个庞大的间谍组织,赵宏飞想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之人。
  经过一夜的暗地调查,赵宏飞锁定了六个人,四个帮会的工头,工会的和土家族的各一个。
  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内奸到底会是谁呢?留给赵宏飞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