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白凶(中)


小说:超级惊悚直播  作者:宇文长弓
  第623章白凶
  从陈默这个医学生口中我得到许多信息,关于白血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这种被称之为血癌的疾病属于癌症的一种,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在恶性肿瘤死亡率中高居第六位。
  顾彤彤的死就是由于白血病,洒在她衣服上的那些血迹也是白血病患者留下的。
  “白血病患者身上一旦出现伤口,就会很难愈合,因为他们本身血液癌变,血小板数量骤减,白细胞数量激增,会在衣服上留下这样的痕迹并不意外。”陈默想了一会,又补充到:“患者手上的伤口可能是几个小时前出现的。”
  “患者和正常人外观上有没有什么区别?”我很怀疑这一切是作家在搞鬼,脑中回忆他的外貌特征。
  “没什么区别。”陈默摇了摇头,将布条还给了我。
  “手电筒呢?”前面开路的张恒突然回头喊了一句:“我的DV没电了,先让我用用,换块电池。”
  陈默老老实实的将手电筒交给张恒,我见张恒拿着手电筒后越走越快,觉得有些奇怪。
  之前我曾见他在黑暗中更换电池,DV对他来说是吃饭的家伙,内部结构再熟悉不过了,就算是闭着眼睛应该也能安好才对。
  被陈默拖累,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渐渐拉远。
  判眼看去,张恒和顾北两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拿走了手电筒,张恒丝毫没有要还的意思,他头也不回,就好像忘记了身后还有人一样。
  “一会要是遇到危险,你就跟着我,我背你。”
  “不合适吧……”
  “别墨迹,张恒那家伙靠不住,他似乎另有打算。”说着说着发现身后没有了声音,我以为陈默已经明白,就没有回头看,集中注意力盯着张恒,防备他搞小动作。
  精神高度集中,听息、判眼同时运转,一切都很正常,耳边也没有水滴声出现。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从地下三层走出,在安全通道中快速移动,几人谁也没有说话,楼廊里只有呼气喘息的声音。
  手电筒的光在黑暗中晃动,浅黄色的光晕仿似灯塔一般为我们指路。
  “太好了,那怪物不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跑到了地下一层,看着最上面的通道口,几人都打心底高兴:“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了!”
  出口就在头顶,手电筒的光已经照到了安全门上的玻璃。
  就是一闪而过的功夫,我突然呆住,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才那玻璃上好像映照出了五个身影!
  “不是只有四个人吗?”我根本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扭过头。
  黑暗之中,在陈默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人!
  “小心!”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大喊一声,伸手抓向陈默,但还是晚了一步。
  一手抓空,单脚撑地的陈默听到我的声音,吓得魂都快要出窍,头也不敢回,拼命想要向前跑。
  可他还是慢了一拍,我亲眼看到那穿着白色病号服的怪物,从宽松的衣服下伸出缠满绷带的双臂,好像一只大鸟张开了翅膀,一下将陈默抱入怀中!
  随后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陈默的身体好像被他吸住了一般,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着他和那个怪物,向后滑动!
  悄无声息,速度极快!
  “陈默!”我高喊一声,挥手打出一张镇压符,符箓印在怪物身上,金光一闪,立刻淹没,怪物身上散发出一种浓重的腐臭味,正是这种臭味,让符箓失去了功效。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从二号太平间出来走到这里,总共也就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怪物是什么时候跟在陈默后面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怎么回事?”走在前面的张恒和顾北也被吓了一跳,但是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顾北打了个哆嗦停在原地,双眼看着那穿着白色病号服的怪物,脸上溢满恐惧。
  而张恒这个老油条则狡猾果断许多,他一听后面出事,头也不回,反而加快了速度,一口气冲到了安全门那里。
  “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眼看着他要去推门,可还没等他双手碰到门,我耳边竟听到了门轴转动的声音。
  “门外有人?”我心头一惊,猛然想起,一楼的安全门是被我踹开的,我们离开时大门朝里开启,可现在看去安全门却关的严丝合缝,显然是被人从外面给关上了:“不好!”
  我想要提醒张恒,但是已经迟了。
  他双手搭在安全门上,还没用力,大门就被推开!
  也幸好安全门是朝里开的,猝不及防的张恒被门撞倒,他坐在楼梯上,瞪大了眼看向门外。
  两个浑身湿透的怪物立在门口,它们身上胡乱缠着一些绷带,而大片裸.露在外的皮肤,全都被伤口替代!
  画面残忍血腥,让人看到了能激发出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活了!死人复活了!鬼啊!”顾北的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他好像无头苍蝇般直接朝地下跑去。
  “回来!往下是死路!”我话音未落,坐在地上的张恒也爬了起来,手脚并用紧跟着顾北朝地下跑。
  恐惧是会传染的,我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害怕,结果被这两个人一吓,也丧失了正面对抗的勇气,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追过来了!追过来了!”
  “怎么有这么多?都特么是死人吗?!”
  我是最后一个跑的,落在后面,心里早就把顾北和张恒骂了个狗血淋头,正事帮不上忙,出了问题跑的倒是真快。
  不敢回头,我玩了命往下冲,耳边刮过呼呼的风声,脑中浮现刚才陈默被抓走的一幕,这些怪物力气很大,成年人都难以反抗。
  想到这里,我运转妙真心法,跑的更快了。
  集合三人的力量或许能对付其中一个怪物,奈何我们三个心不齐,都只想着自己逃命。
  怪物速度很快,往地下跑又是死路一条,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破局。
  等跑到了地下二层,怪物仍旧紧追不放,几次都差一点抓到我。
  我也不管有用没用,挥手甩出一大把符箓,全力奔跑硬是超过了张恒,急的这老小子满头大汗。
  “分头跑!”等到地下三层,我大喊一声,没有继续向下,跑进了楼层中。
  身后的怪物短暂停顿一会后,也随之分开,一个继续去追张恒和顾北,另一个朝我追来。
  趁着它们停顿的刹那,我已经拉开了距离,在漆黑的走廊里狂奔:“要想个方法甩掉它们才行。”
  不知不觉,我又回到了二号太平间那里,在转角的瞬间,我急中生智,绕进了太平间里,放慢脚步,小心翼翼,藏入里屋。
  我不确定怪物会不会进来,暂时我也不想跟它们硬碰,判眼扫过靠墙放置的冰柜。我一狠心,拉开其中一个空的屉床直接躺了进去,然后双手抓着屉床边沿将其合上。
  “坏了,忘了问陈默停尸间的屉床能不能从里面打开了!”现在想这个已经迟了,我调整呼吸,不敢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停尸间冰柜的屉床很窄,空间刚好能容纳一个活人,我盯着距离自己额头不到二十厘米的金属板,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躺在棺材里一样。
  压抑,安静到令人窒息。
  大概过去了十几秒,太平间里响起熟悉的水滴声。
  后来出现的那两个怪物,似乎是刚从水箱里爬出来的,它们身上的药液还未干透。
  在这种极度安静的环境里,那滴答声让我觉得浑身难受,很担心自己藏身的屉床被忽然拉开。
  滴答、滴答……
  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在屋子里回响,那怪物似乎一直在屉床周围徘徊。
  一分钟、两分钟……
  等待是一种煎熬,足足过去了五分钟,水滴声才慢慢远离。
  “怪物走了?”我仍旧不放心,将先天真气凝于耳后穴位,太平间里没有任何异响。
  “估计它也想不到我会藏在这地方。”我轻呼一口气,抬手推动屉床挡板,起初我并没有用力,只是想错开一条缝,先观察一下外界情况。
  可谁知道我推了几下,挡板纹丝不动,外面好像卡住了什么东西。
  “不会吧?”我加大手上的力量,挡板仍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
  冰柜隔间是用金属制造的,就算过去了二十多年,依旧坚固。
  “这是什么设计?停尸柜不能从里面打开?这是为防止尸体从里面跑出来吗?”我有些无语,发出声音大了,我怕把怪物再引回来,可不用全力又弄不开挡板:“应该有把手一类的东西才对啊!”
  我扭动身体,想要换个姿势,腿一动,塞在口袋里的大屏手机冒了出来。
  “水友来自五湖四海,其中应该有学医的吧?”我抱着侥幸心理,收起胸针摄像头,捧起手机,看向屏幕。
  光线很暗,当我的脸出现在直播间时,习惯了第三视角直播的水友都还没反应过来。
  “各位水友晚上好,我这边遇到了一些麻烦,就是想问一下,假如被锁在了太平间冰柜里,要怎么才能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