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宿敌


小说:超级惊悚直播  作者:宇文长弓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超级惊悚直播最新章节!
  纸先生诵念出的正是总纲,不过他的发音方式和常人不同,语调抑扬顿挫,声音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就好似已经领悟了生死的真谛一般,蔑视一切,连老天都不放在眼中。
  刚开始我还能听懂纸先生说的话,慢慢的,他嘴里的咒语变得艰深晦涩,语速也越来越快。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能将一些发音死记在脑海当中。
  江沪癌研医院的墙壁上刻有葬经中的文字,此地风水大阵又是纸先生亲手布置,如此一来不难猜出,纸先生翻阅过,他的风水布局极有可能就是从中偷学到的。
  我站在通道外面,静静观看,心中不断浮现出疑问。
  假如一直都在青土观当中,那纸先生的又得自哪里?我曾看过他在墙壁上刻画的葬经符文,其中偶尔会有缺失,显然他看的只是残本。
  “残缺的就能造就出双面佛手下第一风水师?这书我一定要收好,万一暴露出去,恐怕我会成为所有宗门的猎物。”心中感概,我也颇为惋惜。内容复杂,我连看都看不懂,更别说修习其中的风水术了。
  “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秀场直播每三天一次,我不能再把剩余的时间浪费在这些琐事身上,我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一两天后万一道长就会到江城,到时候很多修行上的问题,还有关于宗门的事情,我都能问清楚。
  在我思索的时候,纸先生那边的沙盘出现变化,那原本是一个存放白虫幼虫的虫棺,被我用火烧灼之后,现在里面只剩下白虫幼虫的尸体。
  此时让我感到惊讶的就是这些虫子尸体,在纸先生的催动下,原本我以为全部被烧死的虫子竟重新活了过来。
  焦黑的外壳裂开,露出里面细如银沙的虫卵。
  “大火都烧不死它们?”万一道长当初只告诉我白虫是三尸九虫之一,并没有给我说过凡火对它们无害,我继续观察,渐渐发现不对。
  纸先生似乎是用葬经中特殊的手段,将奄奄一息的白虫强行催活。
  他把那些焦黑的虫尸扫到一边,沙盘上只剩下薄薄一层“银沙”。
  “是我将你们培育出来的,现在你们就为我献出最后的生命吧。”他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来,这次我看的清清楚楚,纸先生的血和普通人不同,并非血红色,而是一种古怪的浅色血。
  “难道他也跟不化骨换血了?”不等我深入思索,沙盘陡然放出亮光,纸先生的血似乎是开启大阵的钥匙,成百上千的符箓被短暂激活,那些原本刻在墙壁上的符文也相互呼应,一座繁复如诸天星斗般的大阵将整个江沪癌研医院笼罩。
  纸先生面露一丝痛惜:“二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五大上宗,这个仇我记下了。”
  他双手翻飞,连续点在几个节点之上,而后单手一提,那些闻到了他指间鲜血味道的白虫聚集在一起,在他掌心形成了一个银色的圆球。
  “我有地藏经,可葬天下人。”
  他目露不舍,但那一丝不舍很快被怨毒替代:“永远的留在这里,我要将你们全部活葬!”
  五指猛然用力,他掌心的银色圆球直接被拧爆。
  随着银光消散,墙壁里的符文一个个暗淡下去,以他所在的位置为中心,一条条裂缝飞速蔓延!
  头顶的石块向下掉落,地动山摇,大楼似乎很快就要坍塌一般。
  “这家伙想要把宗门修士和不化骨一起埋在地下!”我震惊于他的做法,同时也很庆幸自己跟了出来。
  风水大阵自毁,反噬的力量让纸先生伤上加伤。
  他弯着腰,捂着胸口,一把掀翻沙盘,朝四周看了看,突然走向陈九歌的尸体。
  “陈九歌意识占据不化骨,我把他的肉身带回去,也算给佛陀一个交代。”他拖着陈九歌的肉身,并未翻动上面的东西,朝楼梯走去。
  地砖崩碎,墙壁上密布裂痕,大厦将倾,此时我也顾不上去通知那些宗门之人,紧跟着纸先生朝地面跑去。
  他受了很重的伤,又拖着陈九歌的尸体,所以走的很慢。
  “纸先生是双面佛手下的第一风水师,如果能除掉他等同于断了双面佛一条手臂。”我面具下的目光泛着寒意,杀心已起。
  这一路上,我好几次都准备下手,但总觉得纸先生这人十分诡异,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一直走出安全通道,快要离开第三病栋时,我才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纸先生为自己留了后路,他打开走廊尽头上锁的器材室,此屋窗户没有封死,上面的木板也只是拼合而成,并未钉死。
  为了拆下木板,他将陈九歌的尸体扔到脚下,双手抓住木板边缘。
  此时他是背朝我的,没有任何防备。
  我默默从阴影里走出,也没有使用判眼,更没有调动真气和阴气,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般,缓慢平静的进入器材室。
  手指拿起桌面上散落的一把手术刀,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悄然走向他。
  一步、两步……我盯着他的后心,慢慢抬手,举起生锈的手术刀,果断将刀子刺向纸先生的心脏。
  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五秒钟,当风声响起的时候,纸先生这才极为惊恐的发现,自己身后竟然站着一个人!
  “呯!”他抓着窗户上的木板匆忙转身,我的手术刀刚刺入他身体两三厘米深,就被木板格挡开。
  “你是谁!?”运筹帷幄,风水术冠绝江城的纸先生此时满脸震惊的看着我,他张大了嘴巴,嘴唇哆哆嗦嗦,那张棺材脸也变得扭曲起来。
  如果此时站在纸先生的角度来观看的话,这确实是极为惊悚的一幕,在空无一人的病室里,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举着手术刀戴着面具的陌生人。
  “说!你是谁!”
  我带着面具,不怕纸先生认出来,一击不中,立刻贴身缠斗。
  风水师能借助地脉龙气布局,但自身却羸弱不堪,我知道他能用纸人封魂,所以不给他念咒的机会,用最野蛮的方式去毁掉他!
  我一声不吭,不断挥刀,每一击都直奔要害而去。
  纸先生被徐衍打伤,刚才操纵大阵又被反噬,此时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趁你病,要你命!”手术刀施展不开,屡屡被纸先生用木板格挡,我干脆将手术刀扔到一边,运用崩拳,近身肉搏。
  重伤在身的纸先生哪里是我的对手,他不敢和我对战,也不在乎脸面,翻身从窗户跳出,连滚带爬着朝医院外面跑去,陈九歌的尸体也顾不上拿了。
  “想跑?”我扫了一眼陈九歌的尸体,果断追了出去。
  “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要穷追不舍?”纸先生狼狈不堪,不断洒出纸人,那些纸扎的小人中封藏着恶灵,他想要借此来阻拦我,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
  “阴阳鬼术!”我阴窍大开,驱使仅存的阴气将鬼环里的欲鬼等放了出去,和我共同追击。
  “你是鬼修?”看到我施展鬼术,纸先生目光阴沉,他稍一思索便明白过来,取出封印王师的那张白纸,厉声喊道:“这阳符阴神是你弄出来的!是你把宗门修行引到了江沪癌研医院!”
  修道之人天资聪颖,纸先生精通风水,更是其中佼楚,仅凭一些蛛丝马迹,就推断出了真相。
  我闭口不言,这不是故意蔑视他,我只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声音。
  纸先生见我默认,胸中的怒火几乎要炸裂,他二十年的心血就这样毁在了我手上。
  “卑鄙无耻!”纸先生的速度越来越慢,他身上伤势太过严重,到最后连呵骂的力气都没有了,闷着头拼命向前跑。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纸先生之前送出去的那纸鸢又飞了回来,他也没怎么看,似乎就明白了纸鸢中携带的信息,立刻改变方向,钻进密林当中。
  “难道有人接应?”我心中着急,奈何纸先生身上封印的纸人数量太多,每当我快要追上时,总会被新的纸人拦住。
  此时我身边已经围了一大圈嘻嘻怪笑的纸人娃娃了!
  “滚开!”我身上的符箓昨晚消耗的干干净净,此时只能强闯。
  纸先生也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为了保命,他甚至将封印王师的那张白纸都给扔了出来。
  我此时也没时间去救王师,全力追赶,直到进入医院外围的树林。
  逢林莫入的道理我懂,运用判眼,我刚放慢速度,一道寒光便从眼前闪过,硬生生逼停了我的脚步。
  “果然有人在这里埋伏。”我停止追击,调息看向前方。
  “纸先生,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声音不知从何飘出,阴险轻佻,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我寻着声音看去,目光慢慢凝固,双手握紧,骨骼碰撞,嘎吱作响。
  一个体型和我差不多的人,不慌不忙从大树背面走出,他丝毫没有去搀扶纸先生的打算,而是扭过头,双眼如同毒蛇发现了猎物般,直勾勾的盯着我。
  同一时间,我也看着他那半边俊美、半边满是疤痕的脸,咬牙切齿。
  “禄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