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第六张船票(上)


小说:网游之阿布勒生存计划  作者:羡鸳
  欣彤:“你真的想明白了?”
  奥利安娜:“你不用这样勉强自己的,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即使对方并不认同你的爱,你仍然有你选择的权利。”
  缇萦对安娜说:“安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能你不太了解我的情况,对于韩月,我是努力过的,我尝试过向他表白,可他总是对我的示好视而不见,我累了,也倦了。”
  缇萦明白,她也该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这份无妄的感情一个了断了。她也明白也许真如安娜所说的那样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可她已经没有力气等到那个时候了。
  安娜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最终的选择权仍然在缇萦的手中。
  欣彤:“你是真的放弃了韩月还是因为距离的原因而无奈选择放弃。”
  她拿出了船票,对缇萦说:“如果你是因为距离的原因,这张船票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缇萦从欣彤手中接过了船票,问她:“怎么还会有一张?不是只有五张吗?”
  欣彤:“不瞒你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船票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用担心,如果你是因为觉得和韩月要天各一方而选择的放弃的话,也许这张船票可以帮你。”
  安娜以为欣彤不会再提船票的事,没想到这个赌她明明赢了却还是把船票给了缇萦。
  奥利安娜问欣彤:“你明明已经赢了,为什么还要拿船票出来。”
  欣彤回她说:“我并不是要跟你论个输赢,既然事情发生了,这张船票无论看谁的面子我都要拿出来,至于怎么处置全看缇萦的了。”
  缇萦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问道:“什么输赢?”
  肉丸子:“我们在拿你和韩月的事情来打赌,赌注就是如果你放不下韩月,欣彤就把这张船票交给你,让你带韩月一起去阿布勒。可现在明明是她赢了,你要放弃韩月,她仍然把船票给你,让我们大家都很吃惊。”
  缇萦也是疑惑不解,她问询的眼神让欣彤无法忽视。
  欣彤对大家说:“要是真的论交情,我现在要提供的船票不是五张也不是六张,可能是十几张,一百张,一千张,说实话,我想让所有里斯公会的成员都能去阿布勒。可这根本不现实,总统会同意两个人,就会同意五个人,说的简单点,十个人都是在他的可接受范围内的,要是再多的人,他一定会想别的原因来反对。”
  肉丸子:“这跟你要把船票给缇萦什么关系?”
  欣彤:“多一个韩月不算多,可你觉得我这张船票送出去了之后,韩月身边的兄弟们要如何自处。好一点的结果是韩月自己和你们登上阿布勒,不好的结果,是他会咬着我不放,或是咬着送他船票的缇萦不放!”
  缇萦:“没错,欣彤说的一点都没错,韩月绝对不会自己登上阿布勒,他宁可不用这船票也要和他的兄弟在一起的。”
  奥利安娜:“我不信还能有那么傻的人,船票意味着新生,没有人会不动心。”
  缇萦:“我了解他,他真的是那样傻的人。”
  之所以他是安娜口中的“傻人”,缇萦才会喜欢他那么久,她爱的就是他的那份“傻”,那份义气。她也知道他对自己的沉默其实就是拒绝。
  欣彤:“如果韩月身边没有程麟,我倒是会把船票交给他,虽然他不会用这张船票,可至少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
  缇萦:“程麟?”
  欣彤:“没错”。
  肉丸子:“程麟是谁?”
  欣彤:“是韩月身边的一个人,也是卡鲁里斯公会的,是个极为聪明的人。”
  肉丸子:“那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欣彤为她解释道:“现在船票只有一张,可韩月的好兄弟却有五个人以上,显然一张船票是不够的,那么以韩月的性格,即使他得到了船票也不会扔下兄弟不管的,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办法来解决,一是他们一致放弃,让韩月一个人先,二是他们想方设法弄到更多的船票。”
  缇萦:“你是担心程麟会怂恿韩月打听船票的事情?”
  缇萦并不笨,她在欣彤的话中听出了她的担忧。
  欣彤:“我不是怕,我也不是担心,这是我的估计,也一定是事实。不管这张船票你要不要给他,卡鲁里斯现在恐怕已经在着手调查船票的事情了。”
  奥利安娜:“欣彤的估计没错,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做的,倒不是对谁不信任,首先里斯公会的会长已经失踪,起码在别人眼中是这样,其次里斯公会又突然多出了五张船票,里斯公会有五个人要登上阿布勒是不争的事实,作为同一个公会的人,我一定会想知道原因。”
  欣彤:“说的没错,而失踪的我是最好的解释,他们一定会先调查我的去向,而韩月的身份又和地球组织沾亲带故,所以他们一定会联合在一起调查我,所以缇萦手中的任务如此有针对性,不用说一定是地球组织借助韩月的力量知道了什么。”
  缇萦:“他是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没错,可我绝对没有向他透露过关于你的隐私。”
  欣彤当然知道缇萦是守口如瓶的,她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曾告诉过他关于我的事情,如果他知道的话,现在恐怕早就被地球组织重用,也轮不到你调查我什么事了。”
  缇萦:“你说的没错,以韩月的智商他不会想到这个,他如果真的在调查船票的事一定是受了程麟的蛊惑。”
  缇萦知道韩月绝对想不出这些来,她当初与欣彤不睦的时候,要设宴杀欣彤,他都是不肯的。如果卡鲁里斯真的在调查的话也一定不是他主使的。
  欣彤:“在我接触的人当中,让我感觉到聪明的人不多,第一个是程麟,第二个就是孙逸,我之所以重用孙逸而疏远程麟就是因为,程麟的背后有韩月,他也许会衷心于我,可也难保他不会和韩月的感情更深,在这一点上我不能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