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血债


小说:抗战之血染山河  作者:白色孤岛1
  冷飕飕的风在呼呼的刮着,无孔不入般的往领子里灌,一队端着枪的游击队官兵在萧条破败的田野里走着。
  几条浑身裹满脏污泥土的野狗身影出现在了游击队官兵们的视野里,看到这队游击队官兵,野狗们警惕的昂起了头颅。
  “是野狗!”
  看到这么几条肥硕的野狗出现在视野里,正在搜索前进的游击队官兵们齐齐的停下了脚步,生怕将野狗给吓走了。
  “今晚我请大家伙吃狗肉。”
  一名枪法不错的弟兄远远的就对着龇牙咧嘴对着他们低吼的野狗端平了手里的三八步枪,脸上带着兴奋。
  虽然杨凌竭尽全力的让游击队官兵们能够吃得好穿得暖,但是毕竟是敌后地区,物资匮乏。
  况且现在第三游击支队在不断的扩编,那么多人吃马嚼的,军需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虽然主食管饱,但是肉食已经开始减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兵荒马乱的年月,许多村子蓄养的家禽家畜也有很多成为了无主之物,经常在野地里出没,成为了游击队弟兄们打牙祭的好东西。
  看到远处出现几只肥硕的野狗,这队负责搜索的游击队官兵们许多人都兴奋起来,觉得晚上可以开荤了。
  枪法好的那名弟兄已经干脆利落的拉开的枪栓,准星已经套准了对着他们狂吠的一头大黑狗。
  可是当这名弟兄正准备开枪的时候,他看到另一只狗闯入了他的视野,嘴里还叼着一只断手,血肉淋漓。
  看到这一幕,这名兴奋的弟兄当即面色就黑了下来,终于知道子龇牙咧嘴对着他们狂吠的狗满嘴的血红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还不开枪,再不打野狗就要跑了。”
  看到这名弟兄没开枪,沉默的将端起的步枪垂了下来,其余的弟兄都是疑惑不解。
  “你们不看看看看野狗嘴里叼的是啥?别狗肉没吃到,吃的别的什么东西了。”
  这名弟兄满脸晦气的将关上了保险,指着远处的野狗回答。
  当弟兄们看清野狗嘴里啃食的东西时,他们的脸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也有人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想到他们几天前也打死了几只肥硕的野狗开荤来着,现在看到这一幕,都是满脸的黑线。
  “走,过去看看——”带队的游击队连长花狗大手一挥,率先迈步朝着野狗的方向走了过去。
  “汪汪汪——汪汪汪——”
  野狗在野外晃荡的久了,也变得凶性十足,龇牙咧嘴的对着游击队官兵们狂吠,十分的凶悍。
  好几块坚硬的石块投掷过去,野狗被砸中发出了尖锐的叫唤声,夹着尾巴朝着远处遁逃了。
  “这些狗日的畜生!”
  看到这些消失在荒草地里的野狗身影,有弟兄忍不住臭骂。
  当游击队的弟兄们走上土坎,一阵恶臭袭来,看到土坎后面的一幕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土坎后边的土坑里,掩盖的一层浮土被野狗破坏殆尽,露出里边堆叠的尸体。
  虽然已经是冬天,但是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阵阵的恶臭。
  “狗日的小鬼子,我日你祖宗!”有弟兄愣了片刻后,满腔怒火的咆哮了起来。
  而带队的连长花狗也黑着脸没有说话,但是他那掐的泛白的指节表示他现在很愤怒。
  杨凌他们虽然歼灭了鬼子的宫坂中队,也救下了从淮阴城下突围的刘金虎等人。
  但是对于第九游击纵队主力的去向却一直没搞清楚,所以这几天他们边防备淮阴的鬼子进攻清河镇,边在周围的地区打听纵队主力的下落。
  虽然从突围的刘金虎他们口中得知,恐怕游击纵队的主力凶多吉少,但是杨凌也没有放在心上。
  好歹第九游击纵队有几千号人呢,刘金虎他们能够突围出来,未必没有其余的弟兄突围出来。
  可是一连的打听寻找了许多天,也没有第九游击纵队主力突围出来的消息,就连打散的溃兵都没见到一个。
  仿佛第九游击纵队的几千号弟兄就平白无故的消失了一样,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是被鬼子消灭了,至少也得见到尸体吧,可是现在是既见不到尸体也见不到活人,
  淮阴城方向已经戒严了,敌情不明,杨凌他们不敢靠近,所以就在周边寻找了好几天。
  “把土刨开——”花狗对身上背着工兵铲的弟兄吩咐。
  弟兄们很快就行动了起来,纷纷的将土坑外层的浮土掀开,更多的尸体暴露了出来。
  这些尸体既有穿着各色军服的人,也有穿着百姓服饰的人,满满的大坑里全躺着的是尸体。
  花狗他们已经明白了,难怪寻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找到第九游击纵队突围弟兄的身影,感情他们已经全部阵亡了,被鬼子随意的埋在了这野地里,成为了野狗的食物。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第三游击支队长杨凌哪里,杨凌也是不敢怠慢,急匆匆的赶到了这处掩埋着大量尸体的位置。
  “栓子!“
  “麻杆!”
  ......
  刘金虎他们带来的弟兄也纷纷的在尸堆里发现了他们熟悉的身影,扑过去嚎啕大哭起来。
  他们先前并肩作战的弟兄现在全部变成了腐烂的尸体躺在这里,一别竟然变成了生死离别,滚烫的泪水忍不住从眼眶里滑落出来,他们抱着尸体哽咽难言。
  周围的游击队官兵们都是肃立在冷风中,看到哭嚎着的众人,喉咙里就像是被石块堵住一样,难受得紧。
  “团座,我检查了一遍,阵亡的这些弟兄里边,有许多人双手被绳子绑过,应该是被集中杀害的。”
  王胡子黑着脸从尸堆里走过来,向杨凌做了汇报。
  不言而喻,许多弟兄应该先是被俘虏了,然后被鬼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处决了。
  杨凌对于鬼子的这种伎俩早就熟悉无比,在南京保卫战的时候,许多弟兄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放下了枪,本以为就能够活下去,但是最终鬼子还是将他们杀害了。
  因为鬼子的天皇曾经下令,中国军人不享受战俘待遇,不受国际法的保护,面对穷凶极恶的小鬼子,唯有死战到底!
  “派人去寻找一些白灰撒上,然后深埋吧。”
  杨凌知道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要更好的活着,去完成他们未完成的事业,抵抗到底,杀光鬼子。
  虽然是大冬天的,但是这么多尸体埋在这里,依然存在很大的风险,很容易产生瘟疫的。
  在漫长的抵抗日寇侵略的过程中,许多的战役因为尸体太多,都或多或少的产生了一些疫情的。
  导致周围数百里成为了疫情区,很长时间内荒无人烟,人畜死绝,就连小鬼子都不得不退避三舍绕道而行,杨凌可不希望淮阴也变成一片白骨累累的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