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原谅


小说:明末锦绣  作者:有限无敌
  整个大殿上回响着朱洛清脆的声音,她将自己如何出门遇到赵明亮,然后去找太子打探消息,但是太子没在宫里,自己在管事太监黄狗儿哪里知道幕后使坏的是钱孙爱,然后自己去皇城里的守备府,用驸马赵虎的名义派了三十个禁卫军去将钱孙爱抓来。更新快无广告。钱孙爱来后自己才知道未经请旨动用禁卫军犯了大错,所以现在来和父皇请罪。
  朱宏三坐在书桌后面的龙椅上默不作声的听着朱洛的话,自己女儿什么性情他知道的很清楚,跋扈、刁蛮、任性、干什么事都不长脑子,但是这种私自动用禁卫军她还想不到和做不出来,这里面一定有赵虎的事情。想到这朱宏三不禁动了杀心,朱洛不知道你赵虎身为禁卫军军官你能不知道吗?今天动用三十人不请旨明天是不是就能调动三百人、三千人呢?
  现在文华殿中气氛十分压抑,朱洛已经述说完毕,和赵虎二人跪在地上等候发落。而皇帝朱宏三一句话没有,只是坐在龙椅上用手指轻轻的弹着把手。边上的朱宏义知道朱宏三这么做是心中下不定决心该怎么办。
  朱宏义看着下面跪着的二人心中气的半死,朱洛不懂事你赵虎也不懂事吗?这件事虽然朱洛将责任都揽到身上,但是屋中三人都是政治老油条,根本不相信赵虎一点不知情。想到这朱宏义不免也为儿子着急,这件事可大可小,全在皇帝一念之间。
  朱宏义着急但是李承恩可是心中乐开了花,他早就反感朱宏义这些湖广派的做法,前一阵子李承恩下手收拾钱礼德,最后被朱宏义搅了局,现在你朱宏义的儿子犯错,看你在怎么救!
  屋中沉默了足有十分钟,朱宏三那特有的低沉嗓音重新在屋中响起。
  “赵虎,这件事你怎么看?”
  赵虎听皇帝问起自己,咬咬牙答道:“陛下,公主刚才所说都是实情,但是其中一点不对,并不是公主瞒着属下动用禁卫军,禁卫军是属下命令调用的,属下愿担当所有责任!”
  赵虎此话一出朱宏义长出了一口气,今天儿子不用死了。他知道朱宏三无情,但是也最恨无情之人,如果赵虎害怕受罚一推六二五,将责任都推到朱洛身上,这可就麻烦了。没想到赵虎这小子表面上憨厚,心中很有些锦绣吗!
  李承恩也没想到赵虎这么仗义,心中骂道:这小子倒是和他爹一样,五大三粗的还有这心眼,不可不防啊!
  其实他们二人都看错了赵虎,赵虎是真的害怕自己媳妇受罚,并且本来兵就是自己派的,为啥要推给朱洛,刚才钱先生不是说有啥说啥吗?
  朱洛看到赵虎说出实情,心中感激,抓住赵虎的手说道:“夫君,你为何说出实情?让父皇责罚我一人就好了!”
  朱宏三看到小两口真情流露心中暗骂:这个赵虎还算知趣,如果他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洛儿那就不要怨朕不念旧情了。可是话好说,事情难办。朱宏三饶了赵虎简单,可是朝廷的法度在这,如果不处罚赵虎以后还怎么治理军队。
  朱宏三一转头看到边上的李承恩,心中有了主意。
  朱宏三并没有说对赵虎如何处理,而是冷笑道:“李大总管,你管理的好太监,一个管事太监就敢刺探皇家密闻,是不是朕以后干什么事情都要向你李大总管汇报啊?”
  朱宏三这话一出口李承恩立刻吓得汗流了出来,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名义上负责管理全部太监,但是宫里太监好几百,他哪能都照顾到。但是刚才皇帝说的话很重,李承恩赶紧跪倒用手狂扇自己耳光,然后跪地磕头请求皇帝的原谅。
  南京故宫年久失修,地上的金砖多有破损,李承恩倒霉磕头那块正好有个角坏了,李承恩几下就把额头磕出血来,血水流的满头满脸,再加上李承恩凄凉的哭喊弄得大殿中如同地狱一样。
  朱洛自小受朱宏三宠爱,从来没见过父亲发火,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皇帝的威严。朱宏三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就能让东厂提督大太监李承恩生不如死,看到这朱洛不禁吓得浑身发抖。
  朱宏三看着李承恩磕的满头流血,这才慢悠悠的说道:“老狗起来吧,朕知道现在宫中太监增多,你顾不过来,今天开始就要立个规矩,以后再有宫人在背后乱嚼舌头你知道怎么做了!”
  听朱宏三这么说李承恩赶紧止住哭声说道:“皇爷,都是老奴管教无方,老奴知道怎么做了!”
  朱宏三点点头,说道:“你去处理一下太子府中那个太监,然后清理一下东宫,不要什么人都用!”
  李承恩赶紧起身出去收拾那个倒霉的黄狗儿不提,朱宏三对着地上跪着的赵虎说道:“赵虎,你身为禁卫军军官,明知故犯,自己去军法处领三十军棍吧,以后你也不用在禁卫军中了,如何安排等候圣旨吧!”
  朱宏三对赵虎如此轻的处理让朱宏义十分意外,原来他以为怎么说也要蹲几年大牢,没想到只是免职。
  朱宏义躬身行礼道:“臣谢过皇帝陛下法外开恩!”
  朱宏三看着朱宏义笑道:“大哥见外了,小三怎能狠心对待大哥的儿子!”
  朱宏三说完后又轻描淡写的说道:“大哥这几年工作越发的辛苦,禁卫军的职位就不要担着了,正好韩三强多次找过朕想要外放,这家伙是看到同期的同僚现在都是师长他心里不平衡,大哥就把师长职位交出来,让韩三强当吧,正好圆了他的心愿!”
  朱宏三说的客气,但是听到朱宏义耳中他不免心中一沉,看来皇帝还是对自己起了芥蒂,用自己最重要的职位换了儿子赵虎的平安。
  朱宏义身为武昌郡王,从朱宏三刚穿越之时就跟在朱宏三身边,向来是朱宏三的铁杆嫡系。朱宏三在广州登基后更是将自己身家性命交给朱宏义,让朱宏义担任了禁卫军师长、领侍卫内大臣、京师守备府守备、宗人府令等职位,算是朱宏三嫡系中的嫡系、铁杆中的铁杆。
  但是随着朱宏义的两个儿子长大,纷纷倒向太子阵营,这让朱宏三心中起了些小波动。倒不是朱宏三准备想要对太子如何,只是你朱宏义应该是朕的人,现在你的两个儿子去结交太子是怎么回事?朱宏三害怕的是太子羽翼丰满后在有些人的鼓动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样掌握禁卫军的朱宏义就十分危险了。朱宏三为了自己的权位不要说朱宏义只是一个表亲,就是亲兄弟、亲儿子都要防范于未然。
  朱宏义知道皇帝这条命令一下,自己手中的权利就少了一半,但是没办法,为了保护儿子只能如此了。
  朱宏义跪地谢恩,而朱洛没想到这件事父皇能这么处理,这对朱洛来说根本没什么损失,但是缺乏政治经验的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公公为了保护赵虎,手中权力已经少了一半。
  朱宏三看着还在跪着的朱洛,笑骂道:“你个死丫头,还不起来,地上凉!”
  朱洛长出一口气,他就知道自己父皇不会难为自己。朱洛站起来跑到朱宏三的身边,娇声叫道:“爹,你吓死洛儿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惩罚我们的!”
  正在这时,门外的小黄门进来通报,首辅陈子壮、贵妃钱氏觐见。
  朱宏三一听这些人来了,就知道是为钱孙爱之事,朱宏三对着朱洛说道:“你个死丫头,看到没,人家大人找上们来了,还要你爹我给你擦屁股!”
  朱洛摇着朱宏三的手撒娇道:“谁叫你是洛儿的爹呢,爹还要管洛儿一辈子呢?”
  “死丫头,你都是大姑娘了,还如此调皮,一会儿陈老夫子来,看你这样又要说教了,还不站在一边去!”
  朱洛吐了一下舌头,她倒是挺害怕陈子壮的,害怕他一本正经的絮絮叨叨,现在听父皇这么说赶紧拉着赵虎站在一边。
  陈子壮身为内阁首辅,今天正在内阁办公,这几天因为临近年关决算时节,内阁忙的狠,可是内阁主管财政的马明远闹情绪,撂挑子不干了,没办法陈子壮只有亲自带着财政部和建设部的一些人算账。
  陈子壮正忙到焦头烂额的时候,没想到家里有人来找,陈子壮刚开始还以为是夫人打发家人来问自己晚上回家吃饭不。陈子壮叹了口气,看了看忙碌的内阁,今晚上又要加班了。
  所以陈子壮看到家人后,也没问什么事直接说道:“你和夫人说,今晚上又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让她不用等我吃饭了!”
  哪知道那个家人说道:“老爷,不是夫人问老爷回家吃饭,是家中出了事情,夫人让小人来知会老爷一声!”
  家里出了事?能出什么事?陈子壮放下手中的毛笔问道:“家中何事,快些道来!”
  “老爷,刚才侄小姐回府了,说是侄姑爷不知道摊上什么官司,家中突然来了一帮如狼似虎的官兵,把侄姑爷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