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救命


小说:明末锦绣  作者:有限无敌
  陈子壮听家人述说完毕后气的将手中的毛笔一丢,站起来高声骂道:“太过分了!以前厂卫横行还可以忍受,现在怎么宫中禁卫也不经过有司衙门就直接拿人了?”
  也不能怪陈老头发火,陈老头深受儒家教育,秉承的是人治,也就是陈老头认为只要全国官员道德水平上来了,自然为官清廉、吏治清明,所以要加强的是精神文明建设。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可是皇帝朱宏三偏偏不这么想,朱宏三认为这帮臭老九都是贱骨头,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一定要严刑峻法管理他们,所以朱宏三希望建成的是法治国家。朱宏三这种法治精神偏偏在内阁中还有些人赞同,比如马明远和佟养甲、付文龙这些人,他们就是法家的代表人物。
  虽然内阁思想上不统一,但是在限制厂卫权利上倒是一致的,毕竟马明远在信仰法家,也不希望自己有一天起来无缘无故的就被锦衣卫抓进诏狱,马明远信仰的法家是国家有法度,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神武朝厂卫的权利在内阁几位阁老联合压制下缩小很多。可是今天陈子壮听到连宫中禁卫都有权抓人了,这实在让陈子壮难以接受。并且抓的不是别人,还是陈子壮看好的新一代士人代表。虽然钱谦益和陈子壮的广东派已经彻底掰了,但是陈子壮还是很喜欢钱孙爱这个年轻人的。
  现在听到钱孙爱有事,陈老头也不管内阁的事情了,出了门上了肩辇,奔着皇宫而去。
  内阁的办公地址在洪武门和奉天门之间的千步廊,这里云集了各种国家机关。千步廊是中央政府机关的办公之地,主要是内阁、六部、五军都督府和锦衣卫等衙门的办公地。办公按文东武西的格局,文官在东千步廊,武官在西千步廊。内阁作为中枢,自然在东千步廊第一间房子,可是这里出来距离奉天门正好千步,直线距离足有六七百米,依着陈老头的脚力没一个时辰是赶不到宫门的,所以皇帝朱宏三爱惜陈老头年纪老迈,特赐他肩辇,这可是古代对一个大臣无以复加的荣宠。
  肩辇这个东西说着气派,其实就是一个椅子,穿了两个竹竿,然后由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抬着行走,人坐在椅子上,也没遮风避雨的棚盖,简陋的很。不过这东西看着可笑,但是在千步廊办公的上百文官中,只有陈子壮一人才有这种殊荣,所以很是牛逼。
  陈子壮出了内阁,上了门口的肩辇,对太监说道:“进宫,去文华殿面圣!”然后在所有文官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起行,虽然这种东西坐着十分不舒服,但是陈老头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人吗就是这样,你我都有没什么可夸耀的,但是我有你没有就显出身份来了。就连陈府家人,虽然他并没坐在肩辇上,但是看到自家老爷和其他官员出行方式不同,心中也感觉自己比别的家人要高人一等。
  进入奉天门后也就是进入宫城,这里那个陈府家人就不能进去了。其他想要觐见皇帝的文武官员到这也要下马下轿步行,但是陈子壮有御赐肩辇,直接抬着从奉天门便门进入宫城。
  当陈老头来到文华殿外面后下了肩辇,正好看到站在大殿外的钱孙爱,陈老头一愣,不是说钱孙爱被抓了吗?怎么到这来了?
  陈老头上前问道:“子高,你不是被禁卫抓了吗?怎么跑这来了?”
  钱孙爱本来等在大殿外正百无聊赖,朱洛只是让他等在门口,什么时候让他进去也没说,所以钱孙爱正在这望天。正在这时他听到边上有人招呼自己,赶紧观看对面来人,这不是自己的叔丈人,首辅陈子壮吗?
  钱孙爱一看陈子壮来了就知道是自己夫人跑去娘家求援,心中感激,赶紧上前行礼。
  “伯父,没想到把您老人家也惊动了!”
  陈子壮看了看钱孙爱除了衣服有些脏乱并受什么伤,心中也放下一颗心来,刚要问清是怎么回事,边上小太监高声喊道:“贵妃娘娘驾到!”
  现在朱宏三后宫中地位最高的就是皇贵妃马如烟,在接下来就是贵妃钱雨婷,也就是钱谦益的女儿。不过马如烟虽然身为皇贵妃,但是出身比嫡出的钱雨婷要低上不少,再加上钱雨婷有弘光皇帝册封的金册,所以在陈子壮等一些正统士人眼中钱雨婷的地位要比马如烟高的。当年陈子壮提议钱雨婷当皇后也不全是要联合钱谦益,出身也是很重要一点。
  陈子壮听贵妃来了,赶紧整理衣服,也忘了问钱孙爱为何在此这件事了,赶紧迎接贵妃才是。
  钱雨婷在朱宏三九月离开广东之时就已经检查出有孕,到现在已经五个月有余。现在这个卫生条件可不是后世,朱宏三害怕钱雨婷再有个什么闪失,命令她没什么事不要乱动,专心养胎。今天本来钱雨婷没啥事情,正在逗弄长女朱淼玩耍,宫里的小太监说门外钱夫人求见。
  钱雨婷听柳如是来了就是一愣,他们想到自己父亲的小妾能来找自己。当年父亲钱谦益不顾礼法,以正室礼节纳了柳如是,搞的钱家在常熟老家名誉扫地,自己母亲陈氏更是痛哭多次,所以钱雨婷在心中十分痛恨这个柳如是。
  而柳如是也知道钱雨婷不待见自己,平常和柳如是也没什么往来,进宫时也只是去拜访好姐妹卞玉京,钱雨婷这里基本上不来。可是今天为何来这里?钱雨婷本来想要不见,但是她知道自己父亲现在不在家,害怕南京家中出了什么紧要的事情,柳如是虽然可恨,但是他为父亲生的儿子可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不能不管。
  钱雨婷想了想还是见一面吧,让小太监将柳如是领进宫来。
  柳如是今天出门还是穿了一身男装,再加上柳如是满脸英气,十分让人神往。看到柳如是这份打扮,钱雨婷虽然讨厌他的穿着打扮,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柳如是真会穿衣服。一套男装穿在身上就连同为女人的钱雨婷都爱慕不已,更不要说那些臭男人了。
  钱雨婷抱着刚满三岁的朱淼,冷冷这问道:“柳夫人今天怎么有兴致到了本宫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柳如是听钱雨婷叫自己柳夫人,就知道这个丫头还在为以前的旧事生气,但是也没办法。
  柳如是使用男子的礼节深施一躬说道:“贵妃娘娘,今天民妇是来求救的,今天上午二公子刚回来,就被一帮宫中禁卫抓走。老爷不在家,民妇没办法只有进宫求贵妃娘娘帮忙!”
  柳如是此话一出可是把钱雨婷吓得够呛,钱家现在男丁三人,大哥钱遗爱木讷老实,年纪也比钱雨婷大上许多,三弟正是柳如是的儿子,今年才满五岁。只有二弟钱孙爱和钱雨婷年纪相仿,当年钱雨婷在闺中就和这个弟弟十分要好,再加上钱孙爱古灵精怪,平常没事给姐姐讲个笑话什么的,所以姐弟感情十分要好。现在钱雨婷听自己最看重的弟弟被人抓走,不禁芳心乱动。
  “什么,二郎被人抓走了?是谁这么大胆,本宫的亲弟弟也敢抓?是锦衣卫还是东厂?”
  “贵妃娘娘,都不是,他们说他们是宫中禁卫军,奉陛下命令捉拿二少爷,民妇也是没办法,只能来求贵妃!”
  钱雨婷听是宫中禁卫就是一愣,她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红砖绿瓦黑阴沟,这个世上在没有比皇宫更黑暗的地方了,如果是东厂锦衣卫还好说,大概是二郎犯了什么官司,可是现在是宫中禁卫,这就让钱雨婷摸不到头脑了,到底是谁要抓自己弟弟?难道是皇贵妃?
  钱雨婷一想不可能,马如烟现在虽然跋扈,但是自己和她井水不犯河水,平常也没什么仇怨,她不能伸手收拾自己弟弟,那到底是谁呢?
  柳如是看到自己说完钱雨婷愣在那里不说话,柳如是着急叫道:“我的贵妃娘娘,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找皇帝啊!”
  柳如是这句话提醒了钱雨婷,对!不管怎样只要皇帝说话就没什么大事!钱雨婷想完后赶紧命人准备銮驾,要去文华殿面圣。
  钱雨婷挺着五个月大的肚子来到文华殿,正好看到门口的陈子壮和钱孙爱。
  钱雨婷看到钱孙爱没什么事情,放下心来,只要二郎没事就好。
  陈子壮在边上给钱雨婷行礼,问道:“贵妃娘娘,为何到此啊!”
  钱雨婷瞪了钱孙爱一眼,说道:“还不是为了某人,本宫得到消息就赶来了,二郎,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子壮在边上也问道:“对啊!子高,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为何宫中禁卫要来抓你?如果真是皇帝的命令老夫一定要子高讨个公道!”
  钱孙爱看到自己姐姐和叔丈人逼自己说出真相,不免心中气苦,这可怎么说?刚才自己没有和朱洛他们对口供,现在陈子壮和姐姐可不是好糊弄的,如果弄不好一切都前功尽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