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气闷


小说:明末锦绣  作者:有限无敌
  正当钱孙爱不知道如何回答姐姐和陈子壮的问题时,文华殿里传来小太监的唱和声。m.。
  “宣贵妃钱氏、陈子壮、钱孙爱上殿!”
  钱孙爱听到皇帝让自己进去,心中长出一口气,对着姐姐和陈子壮说道:“姐姐,伯父,咱们先进去再说!”
  三人在小太监的带领下进入文华殿,现在已经进入十二月,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南京温度十分低,晚上有时候还能结冰,所以文华殿中点了四盆金丝碳的火盆,一进入大殿温暖如春。
  皇帝朱宏三坐在书案后边,看到钱雨婷进来,赶紧说道:“婷婷,不是让你注意身体吗?来人,快给钱贵妃和陈大人准备座位!”
  钱雨婷和朱宏三成婚也有了四五年,听皇帝叫自己小名不禁害羞,低着头不说话在宫女的搀扶下坐下。
  陈子壮不管那些,在座位上坐下来就问道:“陛下,臣听家人说钱孙爱被宫中禁卫抓走,臣想请问宫中禁卫何时有抓捕的权利了?是陛下给的吗?”陈子壮打算只要皇帝一承认就没完,一定不能在厂卫之外在有什么权力机关出现。
  哪想到朱宏三笑着说道:“大概钱贵妃也是这么原因才来的吧!都是一场误会!本来朕听说子高外出游学回来,想要找他谈心,所以朕命令禁卫去钱家请来。哪知道禁卫军赵虎听岔了朕的命令,以为要去抓钱孙爱,所以才命手下将子高抓来,这是朕的疏忽啊!”
  陈子壮听朱宏三将责任都揽过去,心中也没有什么办法。依着陈子壮的官场经验,自然知道这是皇帝再为赵虎开脱,一个皇帝禁卫军官,竟然能听错命令,这实在不太可能。但是陈子壮一想赵虎是皇帝的女婿,并且还是朱宏义的长子,皇帝为他说话也在理。主要陈子壮听皇帝说并没有给禁卫军抓捕之权,心中放下心来,也就不打算追究赵虎的责任了。
  钱雨婷可没有陈子壮的政治经验,她将朱宏三的话信以为真,拍着胸脯说道:“真是吓死臣妾了,臣妾还以为二郎犯了什么错误!”
  朱宏三笑道:“爱妃想多了,就算子高有什么错误,看在爱妃腹中孩儿的份上朕也会饶过子高的!”朱宏三看了看站在边上的钱孙爱说道:“子高啊,你先去将你姐姐送回去,一会儿再过来,陪朕说说话!”
  钱孙爱赶紧躬身接旨,然后搀扶钱雨婷回宫。
  朱宏三看着钱雨婷姐俩出去,挥挥手也让朱洛和赵虎二人出去,朱洛看到今天的大危机终于过去,也不敢为赵德全求情,赶紧拉着赵虎下去。
  朱宏三对坐着的陈子壮问道:“陈先生,你这是关心则乱啊,听到自己女婿有事内阁的事情都不管了,直接跑来救人!”朱宏三知道这几天内阁忙成一锅粥,并且马明远还闹脾气泡病号,内阁中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了陈子壮。
  陈子壮听朱宏三这么问老脸一红,赶紧拱手回答道:“陛下,现在各省报上来的神武元年的支出和明年的预算都已经整理完毕,就等着二十九开决算会议了!”
  朱宏三点点头,但是并没有问决算材料准备情况,那种东西朱宏三都不用看就知道是一个天文数字,朱宏三现在担心的是明年的战略方向。
  经过神武元年一年的攻势,神武政权控制地盘扩大了足有四倍,人口增加了五倍,要知道朱宏三占的这几个省并没有遇到大的自然灾害,社会结构相对完整,所以人口损失远没有长江以北那几个省来得严重。
  现在神武朝廷表面上看的欣欣向荣,但是内里就像一个吃多了的胖子,表面虚胖,内部消化不良。
  现在摆在朱宏三面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没钱了,朱宏三和满清那些鞑子皇帝不一样,没钱去抢就行了。朱宏三现在代表着国家正统,占了一个地方就要行使一个国家的义务,那就是要保证地方百姓有基本的生活条件,不至于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但是这件事说得简单,整个南直隶从南京被占领后就没消停过,大小各种起义此起彼伏。到今年年初满清派来了洪承畴才有所好转,但是南直隶各府农户流亡甚多,大片土地没人耕种。再加上洪承畴要筹集粮草保证满清北方和各地的战事,所以整个南直隶、浙江、江西三个省民间的粮食基本上都被抽光了。
  福建到没受大的战乱,可是福建多山,并不是产粮区,能自给自足就不错了,更不要说为那几个省输血了,所以在朱宏三占领南京后摆在他面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粮食问题。
  而要喂饱自己治下三四千万百姓,只靠广东一省的产出是不够的,需要朱宏三去南洋各国和安南弄粮食,南洋除了吕宋其他地方还不是朱宏三的地盘,弄粮食只弄用真金白银去买。可是朱宏三为了扩军已经将手中存银使用的七七八八,实在没有活钱了。马明远泡病号也是这个原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朱宏三也看到自己扩张过快的缺点,他准备明年放缓进攻速度,也就是调整战略方向,由和满清死磕变成和满清保持现在的战线,也就是准备和谈。
  和谈说的简单,朱宏三可是知道自己手下这些臭老九的脾气,这些家伙一个个大汉族思维严重,以前崇祯混成那逼样,国库都要跑老鼠了这些大臣还逼着崇祯不能和谈。现在自己表面上的占尽了优势,不知道和谈这件事能不能通过。
  今天正好陈子壮来了,朱宏三想要探听一下这个首辅的意思。
  “陈先生,你看咱们现在国库空虚,整个南方几省还有数千万百姓需要花钱,你说明年北方战事怎么办?”
  陈子壮作为官场老油条,听皇帝这么说立刻就知道皇帝的意思,这是不准备北伐了。陈子壮低头沉思一下,他作为首辅能不知道国家现在的情况吗?这几天他也在为这件事烦心,现在皇帝问起他也没法回答。
  陈子壮今年五十三了,当首辅也当了三四年,他深深的知道只要自己同意皇帝的意思,不准备北伐,一定会被朝中那些清流骂成徐有贞第二。当年正统年间的南京保卫战,徐有贞只是说了一句准备迁都,就被朝中清流骂的要死,后来更成了衬托于谦光明伟岸的反面典型。其实当年按照事态分析,北京所有精锐部队都被皇帝葬送在土木堡,留在北京只有死路一条,暂时逃跑也不算什么丢人之事。
  陈子壮想到徐有贞的下场,又想了想自己,暗中叹了口气,缓缓说道:“陛下,北伐大业为重,臣希望陛下以国家、百姓为本全力北伐!”
  朱宏三本来以为陈子壮能支持自己和谈,哪想到这个老家伙为了自己的名声竟然要全力北伐。朱宏三本来还有些笑容的脸变得越来越难看,过了许久朱宏三缓缓的说道:“朕知道了,陈大人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陈子壮从朱宏三话语的变化中知道自己已经失了圣眷,陈子壮也没说什么,和当不当官来比还是自己名声最为重要。
  陈子壮缓缓的站起身来行了礼,然后退了出去。
  朱宏三看到陈子壮的身影,心中合计,陈老头年纪大了,看来首辅也要换人了。
  朱宏三准备和谈的意图被陈子壮反对,他心情很不好,看了看手中的奏折文件,也没了看下去的心思,将奏折往书桌上一扔,对身边的朱宏义说道:“在屋里待着心烦,出去走走!”
  皇帝要出去散心,自然有小太监上来为皇帝准备停当。朱宏三出门看到了门口停着的御辇,挥了挥手说道:“不用这东西,咱们步行!”
  皇帝要步行其他人没办法只有跟随,一共五六百人在皇帝身后跟着,在皇宫里绕开了圈子。
  朱宏三出来溜达是因为气闷,出来后呼吸寒冷的空气心中好受不好。他抬头看了看破旧的三大殿,还有被焚毁的奉天殿,心中打定主意明年一定要和满清和谈,如果按照那帮臭老九的意思自己就要步崇祯后尘,最后以财政破产为结局。
  朱宏三边走边想,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后宫的景阳宫。景阳宫是东六宫之一,这里是朱宏三几个出身不好的妃子的住处,出身小寡妇的陈氏、歌姬出身的卞玉京都住在这里。
  朱宏三抬头看了眼问道:“这是那?”
  边上由太监说道:“回主子,这是卞美人居住的景阳宫!”卞玉京因为出身太低,还没有董家姐妹出身高,所以朱宏三只能给她封了个正四品的美人,这还是看在卞玉京为朱宏三生了一个皇子的份上,要不美人的品级也没有。
  朱宏三听是卞玉京的住处,点了点头,好久没来看卞玉京了。朱宏三属于典型的拔鸟无情,对女人玩腻了就扔在一边,陈子壮的寡妇女儿陈氏就是一个例子。朱宏三强取豪夺回来后没半年就忘于脑后,弄得现在陈氏连个品级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