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求情


小说:明末锦绣  作者:有限无敌
  朱宏三抬头看了看破旧的景阳宫,对着身边人说道:“正好到这了,进去看看赛赛!”
  朱宏三抬脚就往里走,门口的小太监赶紧喊道:“陛下到!”
  听到朱宏三来了屋中一阵慌乱,屋中几个人赶紧跪地迎接皇帝。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朱宏三进屋一看两个女人跪在地上行礼,一个是卞玉京,一个正是钱谦益的小老婆,朱宏三的秘密情人柳如是。
  柳如是在从钱雨婷处离开后就来到卞玉京这,柳如是当年和卞玉京都为秦淮八艳,但是感情很一般。柳如是功利心很重,交往的都是官员,可是卞玉京、寇白门、李香君、董小宛等人交往的都是风流才子,所以卞玉京等人很看不上柳如是的势利。
  今天柳如是来见卞玉京倒不是来交流当妓*女的心得,而是有一个人托柳如是来求情。
  柳如是看到皇帝来了,她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看到皇帝柳如是就想起了这个混蛋皇帝对自己种种恶习,赶紧低头请安,然后准备出宫回家。
  朱宏三一看柳如是也在这,笑道:“没想到钱夫人也在这,看到朕为何急着走啊!”
  柳如是心中想道:还不是想离你这个昏君远点,每次看到你都要被你糟蹋,还是躲远点为妙。
  “陛下,妾身只是来找卞美人聊天,现在陛下来了妾身只好回避!”柳如是说完赶紧低头出去。
  朱宏三看着落荒而逃的柳如是,心中合计等有机会一定要再弄这个柳如是几次,想到这朱宏三不禁下*体瘙痒,赶紧用手抓了两下!
  卞玉京是南京人,当年和朱宏三去了广东不适应广东的气候,再加上生孩子得了产后风,一直不见好。现在离开广东回到自己的家乡南京,心情好受不少,病情也缓解了很多。
  卞玉京看到朱宏三眼睛随着柳如是的屁*股转动,赶紧起来说道:“陛下,今天怎么有空到嫔妾这里来了?”宫中规矩,只有妃才能自称臣妾,其他的什么婕妤、美人、才人、宝林、御女、采女等等都要自称嫔妾。
  看到柳如是晃着大屁*股出了门,朱宏三才收回眼睛,说道:“今天批折子气闷,出来逛一逛,正好到赛赛这听听小曲散散心!”
  朱宏三心中挂念柳如是,问道:“柳夫人来干什么?朕记得她和你关系一般啊!”
  卞玉京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陛下可知道我们姐们几个当年流落风尘,被一些风流浪子称为秦淮八艳?”
  秦淮八艳的典故朱宏三自然知道。
  “这个朕知道,秦淮八艳不就是马湘兰、你卞玉京、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顾横波、寇白门和陈圆圆八人吗?”
  “对,马湘兰比我们几个要早十几年,和嫔妾交好的是李香君、董小宛、寇白门、陈圆圆。今天柳如是来和嫔妾讲了些其他几人的下落!”
  “其他几人都干什么?说来听听!”
  卞玉京让宫女送上茶水,服侍朱宏三坐下,然后说道:“嫔妾归了陛下,算是最好的!柳姐姐跟了钱阁老,虽然不被大房喜欢,但也算不错;陈圆圆当年被卖到北京田国舅府上,现在听说跟了吴三桂;顾横波当年嫁给了龚鼎孳,听说跟着去了北京当满清的大官;董小宛嫁了冒辟疆,南京城破后不知所终。这些人算是好的,最可怜的就是李香君,当年她被侯方域赎身,侯方域正室不容于她,香君没办法只有在南京媚香楼居住,满清占领南京后侯方域竟然丢弃香君独自跑了,现在香君生活在栖霞山中的葆真庵,听说已经病倒多日;还有最可怜的就是寇白门,当年寇媚嫁给了朱国弼,整个南京城都轰动了,我们几个小姐妹还为寇媚出了火坑叫好,哪想到这个朱国弼根本就是人面兽心,在投降满清后,为了给满清官员筹集银子,竟然将寇媚又卖掉,现在寇媚在秦淮河重操旧业!”
  朱宏三喝了口茶听卞玉京述说着几个小姐妹的悲惨人生,但是这种事情那能打动朱宏三,经过几十年的历练朱宏三已经心如铁石,不要说什么卖身为妓,就是死在面前朱宏三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
  朱宏三现在知道刚才柳如是来干什么,一定是通过卞玉京为人说情。
  “赛赛,你可是要为寇白门说情?”
  听朱宏三问起卞玉京赶紧站起来说道:“陛下,寇媚对朱国弼是真心的,现在看到朱家满门都被锦衣卫抓起来折磨,寇媚求到我这里,想用朱家所有财产换朱家的平安!”
  听卞玉京这么说朱宏三嘿嘿笑道:“这个朱国弼,他以为他的家产是他自己的吗?以为用些钱就能换来平安?想的太简单了!”
  朱宏三看了看哭的梨花带雨的卞玉京,接着说道:“不过我的美人面子是要给的!来人!”
  随着朱宏三的叫声门外进来一个小太监,朱宏三对他说道:“你去给钱礼德传旨,朱国弼一家投降满清罪大恶极,但看在他朱国弼的祖宗朱永当年为国征战的份上,朱国弼的三个儿子全部腰斩,夫人小妾女儿全部发卖教坊司为奴,朱国弼本人发配吕宋铜矿,遇赦不赦!”
  卞玉京听朱宏三这么说好悬没昏过去,这哪是饶过朱国弼,儿子全部被杀,女眷被卖为官妓,朱国弼六十多了还要去吕宋挖铜矿,估计也活不了几年。卞玉京刚要在为朱国弼说两句好话,哪知道朱宏三上前拉住卞玉京低声笑道:“美人,在广东你身体不好,现在回了南京身体养好了吧!来,哥哥这里有个好东西给你品尝!”
  卞玉京看朱宏三这样,脸一红说道:“陛下,嫔妾这几日月事来了,不能服侍陛下!”
  卞玉京这么说原本以为朱宏三能放过自己,哪知道朱宏三的无耻是没有底线的,朱宏三笑道:“正好朕今天心气不顺,来个穿糖葫芦去去晦气,哈哈哈!”
  就在朱宏三耍流氓的时候,钱孙爱也从姐姐钱雨婷处出来了,皇帝说要单独见他,钱孙爱没办法只好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又来到文华殿。哪知道到了门口守门的太监说皇帝刚才回后宫了,明天再见他。
  钱孙爱没办法只好出宫,刚出了宫门正好遇到东宫派来找他的小太监双喜。
  朱海从马府出来后心情很不错,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当然心情好,但是刚回东宫太子府就看到门口摆放了五具尸体。
  朱海心中十分恼火,这是干什么?自己刚回来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吗?正当朱海要派人去询问什么情况的时候,东宫门口出来一个太监,走进一看,这个人认得,正是去武昌传旨的东厂太监李泌。
  朱海看到这个家伙来了,沉着脸问道:“李泌,你这是干什么?东厂现在开始管到本宫的太子府了?那五个死人是怎么回事?”
  李泌来到朱海面前赶紧躬身行礼,笑着说道:“小爷冤枉奴才了,奴才多大的胆子敢管东宫之事!那五人是奴才奉陛下的命令杖毙的,并且放在府前暴尸三日,为的是震慑东宫那些敢背后议论天家之事的贱人!”
  朱海不知道李泌说的是什么,问道:“父皇的命令?李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泌观看太子的神情,看着太子这样子不像作伪,这才把朱宏三为了赵德全之事大为恼火,竟然有人敢在背后议论天家之事,这才命令李承恩来清理东宫。门口摆着那五个死人正是倒霉的黄狗儿和他的四个亲信,为了一句话被李承恩杖毙在东宫门前。
  朱海听到死的人里面有黄狗,心中怒火上升。黄狗虽然为人跋扈了些,但是对待朱海可是恭敬有加,这两年朱海已经完全信任黄狗,现在被李承恩无缘无故打死在府前,这实在让朱海恼火不已。但是恼火归恼火,朱海半句怨言都不敢说,因为李承恩奉的是父皇的旨意,法律上半点错误没有。
  朱海压住怒气,咬牙笑道:“原来如此,本宫要谢谢李公公了,为本宫清理门户!李公公,事情办完了你为何还留在这?”
  李泌躬身道:“小爷,承蒙干爹信重,奴才被委任为东宫管事太监,以后要近身服侍小爷了!”
  他娘的,原来在自己身边派了个眼线。朱海心中骂李承恩,但是表面上可是半点看不出来,毕竟李承恩代表着父皇,除非朱海这个太子不想干了,要不他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原来如此,那以后东宫这里就拜托李公公了!”朱海说完不搭理李泌,带着人进入府中。
  朱海回府后越想越气,黄狗被打死现在自己完全成了孤家寡人,东宫里除了随身太监双喜在没有一个可信之人。刚才李泌说钱孙爱被赵虎抓到宫里,现在还在宫中,大概他能有什么好办法。朱海想到这叫来双喜,让他去宫门口等着,看到钱孙爱出来让他过来。
  钱孙爱听双喜说完经过后心中苦笑,自己刚回来还没休息就被折腾,看来出仕这个活不好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