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殿辞


小说:明末锦绣  作者:有限无敌
  钱孙爱跟着小太监双喜来到东宫,东宫在皇城的东北角,离着朱宏三办公的文华殿不太远,其实文华殿就是东宫建筑群的一部分,本来作为太子学习之处。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但是因为三大殿都被不同程度的损坏,乾清宫也被满清驻防八旗祸害的不成样子,武英殿还要存放朱元璋的画像。没办法朱宏三只有把还算完整的文华殿当成自己的办公地点。
  钱孙爱来到太子朱海实际的寝宫清宁宫门前,正看到地上摆了五具尸体,边上还有两个锦衣卫站岗,看样子是暴尸。
  钱孙爱站在远处没看清那五人是谁,拉了拉双喜问道:“双喜,那几个人怎么了?”
  双喜听钱孙爱问起一打哆嗦,低声的说道:“钱先生,那几个人背地里编排皇家秘闻,被皇帝下旨打死在东宫门外。”双喜刚说完看到李泌从宫里出来,吓得赶紧不再言语。
  钱孙爱看到里面出来个二十多岁的太监,一看认得,这不是去武昌传旨的那个李泌吗?他怎么来了?
  钱孙爱上前拱手道:“原来是李公公,没想到下了船不到一日咱们又见面了!”
  李泌沉着脸看了看钱孙爱没有说话,而是对着双喜问道:“双喜,为何领着外人进入皇城?”
  双喜只是个十二三的孩子,再加上上午看到黄狗儿等人被打死,早被吓得六神无主,现在听李泌言语不善赶紧跪下说道:“李公公,钱先生是小爷让请的!”
  “可有腰牌或者太子的手令?”
  你娘的,老子是被朱洛抓进宫的,那有什么手令腰牌?
  钱孙爱看李泌在这拿着鸡毛当令箭心中生气,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说道:“李公公,刚才在文华殿上陛下亲口说了让宫中禁卫去请钱某入宫,难道李公公没听到?”钱孙爱说完不理李泌,拉起双喜走入清宁宫。
  李泌看着钱孙爱这样也没办法,去和皇帝要手令他不敢,拦下钱孙爱也不敢,钱阁老虽然在内阁没啥地位,但是钱家公子也不是他一个阉人说能欺负就欺负的,更别说钱孙爱的姐姐还是贵妃。李泌看着钱孙爱进入清宁宫,心中赶紧暗记一笔,准备有时间报告给自己的干爹,李承恩。
  清宁宫虽然是一个宫,但是并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五六栋建筑的统称。这地方和宫城里的其他宫殿也差不多,多有损坏,朱海就住在宫里临时收拾出来的一个空房间。
  朱海看到钱孙爱来了十分高兴,赶紧站起来拉着钱孙爱坐下。
  “钱先生,本宫的那个姐姐刁蛮任性,不曾伤了先生吧!”
  “让殿下费心了,公主对臣很不错,并没有伤我!”
  朱海看了看浑身尘土的钱孙爱就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自己姐姐什么性格还不知道,看来钱孙爱受了不少苦!
  “钱先生,当时本宫没在宫里,知道消息后姐姐已经将钱先生抓入宫中,本宫害怕如果插手进去反而造成不好的结果,所以并没有去求父皇,钱先生受苦了!”“殿下,您这么说就对了,您如果出手反而不妙,现在皇帝陛下只是把这件事当成了公主的任性胡闹,这样很好!”
  看到钱孙爱并没有埋怨自己朱海松了口气,这时候才想起找钱孙爱来的目的。
  “钱先生,你给本宫出出主意,现在东宫这里管事太监换成了李承恩的干儿子李泌,这可怎么办?”
  钱孙爱早知道朱海叫自己为什么,现在听朱海问起钱孙爱嘿嘿笑道:“殿下,这个简单。不知道殿下知不知道曹丕和曹植争位时候的事,杨修给曹植定下的计策是以文采取胜,而吴质给曹丕的定的确是以亲情取胜。不管这两种手段的效果如何,最后可是曹丕登上了太子的大位。殿下现在也应该学习曹丕,对人仁厚、对陛下忠孝、对兄弟友爱即可!”
  钱孙爱说的这些朱海都懂,可是李泌他是李承恩的人,他能听自己的吗?
  “可是钱先生,那个李泌是李承恩的干儿子,必定是来监视本宫的,怀柔手段不一定奏效吧!”
  “殿下,一时一刻才是怀柔,只有常年用本心对人,才能显出殿下的仁厚来。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种手段看似费时费力,但是在关键时刻往往能有大作用!”
  朱海听钱孙爱讲的信誓旦旦,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二人又商量些其他事情,天色已晚,钱孙爱再要不出宫宫门就要落锁了,这样钱孙爱才告别离开。
  钱孙爱出了清宁宫的宫门,正看到李泌站在门口,钱孙爱心中一合计,不妨去给他下点烂药。
  钱孙爱上前拱手笑道:“原来是李公公,恭喜李公公荣升东宫总管太监!”
  李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咱家谢谢钱公子了!钱公子看来和小爷关系不远啊,聊了这么半天!”
  钱孙爱知道李泌这时套自己的话,故意装作很神秘的说道:“李公公,这是自然,你想想太子就是下一任皇帝,现在不维护好这份关系以后就晚了!”
  钱孙爱看到李泌一愣,知道他听进去了,接着说道:“但是钱某人和李公公还没法比啊,李公公现在就是太子的近人了,太子登基后李公公这样的太子近人还不水涨船高?到时候钱某还需李公公多加照顾啊!”
  钱孙爱说完拱拱手扬长而去,留下李泌一个人站在门口若有所思。
  对啊!自己的后台是干爹李承恩,可是这个后台哪有太子硬,太子就是将来的皇帝,如果自己恶了太子将来的前景可是不妙,毕竟现在自己才二十多岁,还有大把的岁月等着自己。
  想到这李泌感觉自己是不是对太子有些过了,虽然干爹让自己监视太子,但是自己心中一定要有些数。
  该说不说钱孙爱真的说道李泌心中去了,大明朝二百七十多年,除了朱棣以不正当手段上位,其他所有皇帝基本上都是太子上位,不是太子的也是长子,明代可没有清代那种皇子开府制度,所以钱孙爱用朱海的身份扯虎皮拉大旗很能唬人。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朱宏三起来,先由卞玉京服侍吃了早饭,然后再接着到文华殿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处理公文。
  朱宏三的车架刚到文华殿,就看到太子早已经等在门口。
  朱宏三看到儿子一愣,自己给他的命令是休息几天,过节修沐后再来听政学习,没想到今天就来了!
  “太子,今天来有什么事啊!”
  “父皇,儿子不用休息,儿子想今天就要跟随父皇学习处理政务,好为父皇分忧!”
  朱宏三点点头,为朱海的懂事而赞赏。
  “好,今天就开始吧,正好今天有几个官员殿辞,你也见见!”殿辞是中国古代官吏选拔的一种制度,知府以上新任官员都要到京师拜见皇帝,听取皇帝训导,这叫殿辞。不过大明朝除了几个有作为的皇帝能做到知府一级的殿辞,其他很多皇帝别说知府了,就是内阁阁老都不见。要知道据后世不完全统计,明朝共有一百四十个府,一百九十三个州,一千一百三十八个县,四百九十三个卫,三百九十五个所,州府一共有将近四百个,每年这些官职调动的就有一百多人,皇帝都要一个个见哪有那么些功夫。所以在清代将殿辞这项职能过度给内阁,府州一级有内阁殿辞,督抚一级有皇帝殿辞,不过这样工作量也不小。
  今天第一个要见的就是两江总督马济远,马家老大昨天接到军机处的中旨,今天就要走,毕竟皇帝给的命令是正月十五前拿下扬州,时间紧任务重啊!
  太子朱海多年没见过马济远,马老大常年在吕宋吃香蕉,刚回来朱海又去了武昌,这是五年来二人第一次见面。
  朱海看到马济远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穿着皇帝御赐蟒袍,头戴乌纱官帽,腰系玉带,脚穿厚底的官靴,左手捧着一个象牙笏板。
  马济远走进来看了一眼朱海,没想到今天太子也在,然后躬身给朱宏三施礼。
  “臣两江总督马济远拜见皇帝陛下,拜见太子殿下!”
  这并不是正式见面,古代官员见皇帝十分繁琐,还要有人在边上专门喝名,就是代皇帝问话。不过现在只是在皇帝书房,到没这些讲究。
  “大哥来了,太子还不给你大舅见礼!”
  听到朱宏三的命令后朱海赶紧走到马济远面前躬身说道:“大舅一别多年不见,外甥给舅舅行礼了!”
  朱海是储君,马济远这种道学先生那能让朱海给自己行礼。
  马济远赶紧搀扶起太子说道:“是啊!和太子五年不见了,太子也长高了!越发的英武了!”
  太子看到马济远这样心情很复杂,毕竟自己二弟摆明车马要和自己争一下,这样作为二弟外公马济远的态度就十分重要了,可是朱海这边得到的消息马济远并不支持朱江出来和自己竞争,所以朱海也搞不明白马济远到底站在谁的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