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 徐平拦路


小说:颠覆三国记  作者:伏波飘萍
  就在黄顺积极筹备出征江陵时,突然接到了曹仁的使者,使者告诉黄顺,曹仁希望能与黄顺战场一叙。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何况黄顺也没有与曹氏彻底撕破脸的意思。曹仁伸出了橄榄枝表示友好,黄顺自然也不能拒绝。但让黄顺亲自去见曹仁,就不可能了,不说黄顺现在脱身不得,就是有空,黄顺也不会自降身价,绕过马超去见曹仁的。
  黄顺好酒好茶接待了曹仁的使者,并告诉他,这段时间,襄阳遭受曹氏和孙氏的两面攻击,黄顺坐镇襄阳,实在走不开。与曹仁对峙的战场,有马超全权负责,黄顺不便插手过问。曹仁有什么事,尽可以先与马超谈。如果马超只想公报私仇,不接受曹仁的善意,再来找黄顺不迟。
  打发掉曹仁的使者,黄顺也就出发了。大军出征,没有大张旗鼓的出征仪式,而是半夜悄悄的打开城门,溜了。
  这是彭威的意思,要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在彭威看来,既然要打,就不要怕撕破脸,打就要把对方打疼,让对方知道厉害。
  所以,彭威的计划,针对性极强,黄顺率领大军,在后面压阵,按正常行军前进,彭威则带领彭风、荆恬和程郊,带领玄甲卫主力突前,昼伏夜行,突袭诸葛瑾大军。
  跟随黄顺一起出发的,除了白雪、程瑶、萧凝,还有徐莹、孙尚香也一路跟着。马谡、林卓和杨承也在白雪的要求下,跟随出征。还有一众夏吟坊的管家和伙计,好家伙,非战斗人员与战斗兵力的对比,差不多是一对一的比例。
  黄顺就不止一次的自嘲:这哪是出征,分明就是搬家!真是难为彭威了,拖家带口的,还要照顾前线打仗。自己这样的主公,可真不好伺候。
  故事的精彩部分本该在彭威那边,黄顺这里只负责安稳的行军就行。谁知彭威那边还有战报传来,黄顺这边的大部队,却被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当道拦住,口称自己是江陵城一普通书生,知道襄阳大军要征伐江陵,特来劝阻。
  这个意外的变故,可着实让黄顺及一众人等吃惊不小。这边的动作非常小心,就算泄露消息,现在也顶多传到诸葛瑾那边,断然到不了江陵城。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自称江陵书生的人,来此螳臂当车呢?
  书生本身的能量可以忽略不计,但其背后的意义却不容黄顺忽视。如果这个书生是陆逊派来的,那就说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陆逊的算计之中,凭陆逊的能耐,自己就算能够凭借玄甲卫的精良装备战胜之,势必也要付出惨重代价。就算能够最终拿下江陵城,也失去了守住江陵城的资本,得不偿失。
  不管怎么样,人既然已经来了,总得见见才行。黄顺正襟危坐,把对方当做上客。
  书生一进营帐,就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好家伙,两排全是全副武装的武将,杀气腾腾,恶狠狠的瞪着他,黄顺高高在上,两边做着两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正是白雪和程瑶。
  书生拍了拍胸脯,壮起胆气,远远的冲黄顺喊了一声:“吾乃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汝乃夏吟坊坊主,位高权重,摆出如此阵势迎接小人,难道是借此掩饰内心的胆怯不成?”
  黄顺微微一笑,点头嘉许道:“不卑不吭,倒是有几分胆色。我很欣赏,你且上坐,我有话问你。”
  书生在卫兵的带引下坐下,拱手道:“坊主但问无妨,小人定当知无不言。”
  “你姓甚名谁,谁派你来的?”黄顺没有客套,单刀直入的问道。
  “小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徐名平,江陵人士,并没有什么人指使,单纯是小人仰慕坊主威名,特来相投。”
  黄顺一愣,说道:“相投?那你怎知我会在这时候出兵?”
  徐平说道:“小人一无所有,此前更无任何资历可以让坊主看上眼。为了让坊主对我印象深刻,这才绞尽脑汁想了这么一个见面方式。”
  黄顺惊讶道:“那你如何得知我会此时出征?”
  徐平说道:“孙曹两家联合攻打襄阳。但夏吟坊实力雄厚,深不可测,也是天下共知。无论孙权还是曹丕,都不想与襄阳死拼实力,让对方占便宜。所以我敢肯定,两家在战场之上,肯定都不会积极作为。
  而坊主这边,本来苦于没有正当借口拿回江陵城,正可趁此机会出兵,袭取江陵。当然,这样做,风险很大,有可能会引来江东大军的全面进剿。但根据我对坊主的一贯了解,坊主一定有办法应对这些风险,一定会出兵。所以,我在此已经等候多时,只等坊主大军前来,就好上前相投。”
  黄顺看看白雪,再看看程瑶,不禁有些佩服这个徐平的观察力。他不过一介平民,没有那么多的情报支撑,却能得出与事实完全相符的结论,只这一点,这个徐平就不简单。
  白雪问道:“听说陆逊在江陵城广收人才,为江东所用。你既然是江陵人,凭你的才能,当为上上之选。为何你还要千里迢迢来投奔我们呢?”
  徐平一撇嘴,说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江东自守有余,进取,且对于江东来说怎么说我也算外人。如果出仕,也是首先当选我们荆州。
  再说,天下谁不知道,当前最富进取意识的便是襄阳。其他各方,能守土保境就不错了,哪还有那份雄心。”
  黄顺摇头道:“这你可看错天下英雄了。不说曹丕和刘禅已经称帝,统一全国的意图昭然若揭,就是江东孙权,也绝不是满足于江东称雄的人。他们目前暂时龟缩,是为以后的大展拳脚做准备而已。我们襄阳比较活跃,其实也是最近的事情罢了。”
  徐平也跟着摇头道:“刘禅刚刚登基,留给他的是一个烂摊子,什么时候能够收拾完还是个未知数。曹丕虽然看似地位稳固,却是众矢之的,此战一旦失利,曹丕的地位还能否保得住,也是个未知数;至于孙权,还是先摆平境内的四族和东顺阁等一众势力,再谈对外开拓的事情吧。”
  程瑶笑道:“你也看到了,现在孙权就派出了军队,进攻襄阳,意图开疆扩土了。这你又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