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轻取诸葛瑾


小说:颠覆三国记  作者:伏波飘萍
  白雪笑道:“这个问题,我想,以徐先生的智慧,应该可以轻松愉快的解决,不是吗?”
  徐平猛然醒悟,点头道:“任务虽然艰巨,却并非不能完成。不知夫人想让陆逊出城援救诸葛瑾呢,还是让让陆逊出援江夏?”
  白雪笑道:“这个我不管,只要能把陆逊骗出城,就是你的本事。我们与四族毕竟关系近,战场上见面,不好说话,能避免则避免。就是非要撕破脸,我们也不希望由我们开头。这个道理,徐先生明白的。”
  徐平庄重的点头道:“小人明白,我这就回兼程回江陵,完成夫人交给的使命。”
  黄顺叫住徐平,拿出一块令牌,交给他,说道:“拿着这块令牌,相信对你会有所帮助。”
  徐平施礼后退出。黄顺对白雪和程瑶说道:“人家刚来,你们便如此折磨人家,是不是太过急功近利了?”
  白雪说道:“或许徐平就希望这样呢。只有如此,他才能迅速出人头地,实现自身价值。”
  程瑶点头道:“徐平选择这个时候相投,足以说明他在投机,希望能够一鸣惊人。而我安排他去江东做卧底,如果能够成功,则江东大事便成了一半;如果不成,徐平为孙权所用,于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实际上,我们不过是向孙权推荐了一个优秀的人才罢了。”
  黄顺笑道:“这才是你的聪明处。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你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除非将孙权这人研究的非常透彻,决不能想出如此先弃后取的大计来。你何以算定一旦孙权心愿达成,不但不能稳固统治,反而会落得众叛亲离呢?”
  程瑶说道:“无非是度的问题罢了,给孙权十几年时间,让他慢慢的收权,孙权当然可以成功。但要是孙权急于求成,非要在一年之内走完这一步,结果恐怕就是成功的反面了。”
  白雪说道:“以徐平的才能,在校事的位置上,可以充分理解孙权的意图,并迅速展开行动。孙权好容易得到这样一位干将,必然舍不得放弃,在徐平遭到江东上下的一致反对时,孙权一定是想方设法的保全徐平。这样,一个徐平,就可以实现搅乱江东的整个大计。”
  黄顺笑道:“此是后话,以后再说。这次攻打江陵城,在计划之外加入了徐平,我们倒是要考虑一下,是否有调整部署的必要了。”
  按照彭威的作战方案,是彭威以玄甲卫主力奇袭诸葛瑾的大军。诸葛瑾兵败,只能往江陵城败退,彭威则步步紧逼,既不追上斩尽杀绝,也不被落下。这样,就等于给陆逊出了一个难题。
  如果陆逊打开城门接纳诸葛瑾的败兵,则彭威的玄甲卫就能紧随其后进城;如果陆逊紧闭城门,则诸葛瑾就要面临被彭威生擒的窘境,孙权面前,陆逊不好交代。
  如果是前者,彭威有把握进城后,能够抢夺下城门的控制权,为大军入城创造条件。如果是后者,彭威就活捉诸葛瑾,然后等候黄顺的大军来到,以新式攻城器具强攻江陵城。
  当初为了顺利拿下江陵城,黄顺特意安排马钧研发了一种新式攻城器具,平日以散件形式,作为行军辎重被带着走。等到了攻城时候,就可以组装成型,跟传统楼车相似,不同的是,这些楼车都是钢铁打制,不怕火烧,不怕石头砸,而且,不是一辆楼车单独行动,而是十几辆楼车,通过钢梯联结在一起,牢固无比。
  攻城时,楼车群慢慢接近城墙,等到了弓弩射程范围内,就可以居高临下射击城头上的守军,让守兵无处躲、无处藏。借助楼车上天兵的压制,下面的攻城部队,就可以架传统云梯,登上城头,控制城门。
  新式楼车什么都好,就是全钢铁结构,自重太高,移动很是艰难,人力推拉不动。而且,在城头争夺的战场上,推拉楼车还得顾忌到对方的攻击,难以保证楼车能有足够的动力前行。
  针对此,聪明的马钧发明了一种类似转盘的装置,每辆楼车安放一架,楼车的移动以畜力为主,但牲口移动的方向却与楼车移动的方向恰好相反。这样,楼车被牲口拉着向城墙慢慢靠近时,牲口却是在向相反方向移动,从而保证了牲口能够远离城头上的射击范围,保证牲口的安全,从而能够保证楼车始终有充足的动力能够移动。
  彭威的玄甲卫讲究机动性,当然不能带着这些笨家伙,只能随黄顺的大部队一起行走。所以,真到了必须打攻城战,就只能等黄顺的大军上来。
  现在有了徐平的参与,如果徐平果然能够骗过陆逊,把陆逊引离江陵城,那就不需要新式楼车露面了,玄甲卫一个冲锋,就足以攻破城门,并控制全城。黄顺的大军,只需确保彭威的玄甲卫侧翼安全即可。
  彭威的玄甲卫虽然快,毕竟是重装部队,等彭威赶及诸葛瑾的大部队时,谨慎的诸葛瑾通过斥候的情报,也早已掌握了彭威的动向,开始安营扎寨做防御打算。
  诸葛瑾的一系列动作都没有失误,只是诸葛瑾从没有见识过玄甲卫的厉害,对玄甲卫的破坏力严重估计不足,以为靠着鹿角和铁墙足以抵挡。这就吃了大亏。
  彭威的玄甲卫行军,周边五十里范围内,都有彭威安排的斥候骑兵在侦查。因此,在彭威的玄甲卫进入攻击范围时,诸葛瑾的一举一动,早在彭威的掌握之中。
  彭威并没有因为自己行踪的暴露而惊慌,更没有改变作战部署,按照玄甲卫的作战规程,彭威照例先让玄甲卫休息一天,第二天,再做攻击行动。
  等到第二天,诸葛瑾的大营看上去已经固若金汤。彭威却仿佛视而不见,依然发出了攻击命令。
  而另一边的诸葛瑾,还想着两军能先派遣使者,谈判一番呢。哪想到彭威二话不说,说打就打。
  而且,上千的玄甲卫乌压压一片压过来时,铁蹄践踏的大地都在颤抖。诸葛瑾本能上感觉不对,连忙命令全军戒备,弓弩手上前以弓箭拦阻玄甲卫的攻击。但显然,这是徒劳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