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攻城


小说:颠覆三国记  作者:伏波飘萍
  陆逊的安排可以说天衣无缝,凭江陵城的坚固程度,任何血肉之躯,也不可能在一月十年内攻陷。陆逊有足够的时间调兵遣将给予增援。
  这时候,徐平长了一个心眼,主动提出跟随陆逊一起行动,希望能在陆逊身边效力。徐平的才名,陆逊早有耳闻,也就欣然同意了。
  不说陆逊奔赴江夏,这边黄顺与彭威合兵后,便气势汹汹向江陵城扑去。守将丁奉谨奉陆逊将令,闭门不出。黄顺在江陵城下二十里内扎营,用了足足三天时间,这才将攻城用的楼车组装完毕,在上百头老黄牛的拖动下,沉重的楼车在事先铺就的滑轨上缓缓朝江陵城墙方向移动。
  面对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丁奉不敢怠慢,各式守城用具系数备齐,还把投石车安装到了城墙的甬道上,试图以石头砸垮黄顺的楼车。
  巨大的石块砸在楼车上,迸发出一阵阵的火星,却难以对楼车造成损伤性的打击。楼车周围的士兵,则趁着投石车发石间隙,争分夺秒的休整滑轨,清理杂石,保证楼车前行畅通。
  丁奉见石头砸无效,知道城下的那些大家伙浑身是铁,不禁在心里偷偷感叹黄顺的大手笔:看那楼车块头,全部用铁制造,光重量少说也有几十吨!普天之下,怕是只有黄顺,才会浪费如此多的钢铁,打造这样的怪物出来。
  依靠单纯的守城器具阻止不了楼车的靠近,丁奉隐隐感到,除了带兵出城,再无其他办法对付这些楼车了。但陆逊严令不得出城。丁奉对黄顺的玄甲卫有所认识,知道出城就是送死。没奈何下,只得眼睁睁看着下面的楼车一步步靠近城墙。
  丁奉心中盘算:就算让这些铁家伙靠近,高度上毕竟还是不如城墙,他们居高临下,仍然具有守城的优势。
  江陵城头上的投石车不再动作,投石车特有的霹雳般的声音消失了,整个战场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只剰赶牛的士兵们吆喝的声音。
  楼车缓慢前进至离城墙一百步的距离,终于停下了。前面,两米多高的盾牌竖了起来,保护楼车下劳作的士兵,免遭城头上暗箭的骚扰。
  在十几个士兵的合力转动下,原本低矮的楼车开始吱吱呀呀的长高,一节一节,最后竟然长至比城墙还高出五六米,这才停住。高耸的楼车下,依靠大量的铁管扣搭组成密密麻麻的支撑架群,确保楼车的稳定。
  楼车、定位、升高、固定完成,早已准备好的弓弩手开始排队登上楼车,每台楼车上可容纳五至十名弓弩手,足够维持强大的火力。
  丁奉见状,猛然意识到不妙,他仿佛明白了这些楼车的真正用途,但已经晚了,丁奉把手边的守城器具过了一遍又一遍,只是拿不出对付这些铁家伙的办法。无奈之下,只好下令弓弩手进入攻击位置,准备与楼车上的弓弩手进行对射。
  城头的形状和设置的诸多器具,都是针对从下而上的攻城的,没有一样是针对天上的攻击,城头上的弓弩手与高高在上的楼车上的弓弩手对射,对手有重重防护,自己的弓箭几乎对人家造不成任何伤亡,而自己这边,却是没有任何防御、遮挡的措施,不啻于赤身裸体与全副武装的对手对射。
  对射了一段时间,丁奉发现这样下去徒增伤亡,没有任何意义,无奈之下派出了盾牌手辅助,但二者配合起来很成问题,极不协调,城头一下乱成一团。
  而城下,黄顺的士兵已经开始架设攻城云梯。上下夹攻下,江陵城的城头变得岌岌可危。丁奉责任心极强,还要固守,却被手下的将校劝住了:再不考虑后路,连他们都要成为黄顺的俘虏了。黄顺的铁楼车太过厉害,江陵城失守,非战之罪,上头不会怪罪的。
  众将异口同声认定城头难守,必须马上撤退,年轻的丁奉便不再坚持,匆忙撤出战斗,从后门逃离。
  整个攻城战的过程,黄顺都坐在军营里的瞭望塔上,用望远镜看的清楚。等看到丁奉等人从城头上消失,黄顺知道,江陵城已经落入他手,这才从瞭望塔上下来。
  黄顺顺利拿下江陵城,马上就开始布置城防,预备江东的反扑。成都方面,接到黄顺的战报,见黄顺准备强取江陵城,诸葛亮唯恐黄顺有失,力排众议,派出关平、关兴和张苞三将,带一万人马,沿江直下驰援。
  三将来的快,但黄顺的动作更快,等三将赶至,黄顺已经派人在江陵城码头恭候他们多时了。
  三将的赶来,算的上正是时候,虽然没有赶上攻城战,却及时赶上了迎战陆逊的战斗。
  陆逊从败兵那里得知江陵城被破,而江夏方面却没有任何动静,知道上了黄顺的当,气急败坏的就带兵前来抢夺江陵城。
  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徐平自感带回了假情报,致使陆逊判断失误,直接导致江陵城的丢失,认为自己是罪魁祸首,便无颜再留在陆逊身边,强烈请辞。陆逊挽留不得,便修书一封,将徐平推荐给孙权,极言徐平人才难得,请孙权量才录用。
  徐平拿着陆逊的荐书,二话不说,便辞了陆逊,却没有如陆逊所愿般去秣陵,而是留在了江夏城,在街头卖字画为生。
  黄顺在江陵城得到关平、关兴和张苞三将的一万援兵,排兵布阵更加从容,面对气势汹汹赶来的陆逊,黄顺显得心平气和的多,老早就派出了使者,致意陆逊,希望在开战之前,双方能够先坐下来谈谈。
  陆逊的回复非常干脆:要谈可以,等他拿下江陵城后再谈。
  对陆逊的固执,黄顺也是非常无奈。有陆逊在这里死缠烂打,黄顺就不敢脱身前往襄阳,主持那里的战局。
  这还是其次,要是陆逊持续长时间不退,黄顺就只能被限制在江陵城,原先想好的让成都来人守城,与江东纠缠的方案,就无法付诸实施。
  这下,黄顺感觉自己有些玩砸了,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
  黄顺的玄甲卫,在地面上那是上山猛虎,陆逊自然不是对手,但陆逊很贼,主力都安置在水寨,只要黄顺的兵马出城,要寻求与他决战,陆逊便缩进水寨。黄顺若强行决战,就只能在水面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