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不老先生


小说:终极全能兵王  作者:又帅又胖
  “啊?是……是谁?”
  白展堂一个激灵,身体下意识往后挪动。
  只不过当他从原先阵法位置移开,漂浮在阵法中央那一滴血好像失去了牵引,直接朝着血池滴落下去。
  而白展堂心里充满惊惧,早就忘记管这东西!
  就在这时候,一道流光从坑洞中激射到血池上方,稍微停顿一下,又落到白展堂身前,一只手探出,都没给白少爷一丝防抗机会,直接掐住脖子提了起来,跟着传出幽幽之音:“杀神之血,丢掉了太可惜,留下或许还会有其他作用。”
  另外一只手掌心拖着那滴血液,充斥淡漠!
  只不过,这张脸出现在白展堂眼前,他瞪大了仔细辨认,竟然没认出来。
  这是因为齐迹和以前在卧龙时候的模样完全不同,不光他,连细川龙也乃至莫名都认不出来,只不过齐迹在之前战斗中,一直是气劲加身,被遮挡了很多面容,只是自己一方人称呼的就是齐迹,加上细川龙也和莫名对齐迹熟悉程度,哪怕没有看仔细也确定了齐迹身份。
  现在不同,齐迹刚刚被轰入坑壁,现在半丝气劲没有外溢,面容真切地落在白展堂眼中!
  他不认识。
  被掐的连气都喘不上来,白展堂发音艰难:“呃……呃呃呃你,你是谁?我……我玄元山庄和你无冤无仇,你……你为……为什么……”
  “我是齐迹啊,白少爷,难道换一张脸,你就就不得了吗?”
  就是这么直接!
  齐迹已经眯起眼睛。
  而这一句话,让白展堂当场愣在那里,脑子根本没转过弯来。
  齐迹?
  这是齐迹?易容吗?
  完全不像是易容的,就是真真切切那么一个人。
  白展堂完全想不通,齐迹为什么会变了一张脸,所以才会愣神,至于接下来,他才意识到眼前是齐迹意味着什么,当场惊叫:“啊不,你不可能是齐迹,齐迹不是这个样子。你不是啊,我和你没仇怨,你不是齐迹……”
  是齐迹,他就没活路了!
  这应该叫自我安慰还是自我麻醉什么的。
  齐迹冷笑:“别傻了,我样子变了,确确实实是你认识的那个齐迹。现在你玄元山庄的人基本已经被杀光,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告诉我先生是什么人,在哪里,还有为什么要掳走如烟,以及,如烟现在人在何方?”
  即便修炼了唯心,还没到那种彻底丧失牵绊和情感,他看到白展堂,第一时间想到就是烟烟。
  清幽不肯说出梦家所在,只保证烟烟安全,这样是无法压不住齐迹的担忧!
  所以,他直接问出这个问题。
  白展堂听到先生之后,整个人就打了个激灵,再听到曲如烟,不知道为什么,眼神变得更加惊恐,好像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齐迹不需要废话,手上蓦然发力,掐得越来越死!
  意思很明显,要么说,要么就直接死。
  是个人就能感受到那种频临死亡的危机感,尤其是白展堂这种平日里吃喝嫖赌嚣张跋扈惯了的大少爷,更怕死,怕失去享受的机会。
  脑袋已经有些发晕,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终于意识到死亡已经笼罩,然而我们的白少爷竟然已经说不出话来,可见齐迹下手多狠。
  但是,齐迹也不傻,不可能让白展堂死!
  白展堂一样聪明的很,说不出话,那就像歪果仁综合格斗那样,被勒住脖子吼不出来,就拍对方示意投降,所以努力抬手拍着齐迹手腕。
  齐迹冷笑:“那就说吧!”
  “咳……咳咳,咳咳咳咳!”
  白展堂狂咳嗦,才努力说着:“我……我说了也会死的。”
  “反正都是死,你想早死,还是晚死呢?”
  齐迹对白展堂真没抱太大的期望,毕竟他已经看出,这家伙基本就是一个弃子的架势。
  可该问,还是要问!
  白展堂真疯了。
  他却清楚,不说的话,现在绝对会死,而且死的必定十分难看,毕竟自家长老被劈开的身体还横在那边,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所以直接点头:“好,我说,你一定要放了我。”
  “说吧!”
  “你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放了你!”
  “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先生他……他是个老怪物,真的,我不骗你,他绝对是一个老怪物,以小时候我傻,还跟着爷爷见过他一次,看着三十多岁的模样,还在叫叔叔,当时被爷爷打了一巴掌,让我改口叫的先生。可是……可是就在西南省城白家事件时候,本来我早有安排,给西南白家点颜色看,然后收拾你,没想到先生竟然早在那边安插了一个人,也就是那个乳母,可即便那样,都失败了。我就比较烦躁,然后打电话质问先生到底在搞什么?他听到我的口气,当场挂断了电话,后来我就接到了爷爷的电话,把我怒吼一通,勒令我返回家族,当时我才明白,原来先生在爷爷眼里那么重要,那种语气好像是要杀了我一般,我才明白先生的到底有多可怕。”
  “说重点,不要啰嗦,你为什么说先生是老怪物?”
  齐迹没想到白展堂能提出这个词,联系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他心中就是一动。
  老怪物?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老怪物呢!
  齐迹不想揣测。
  白展堂已经开始解释:“是这样的,从那之后,我一直谨言慎行。一直到前面家族组织针对龙都的行动,爷爷他特别慢,又是接待倭国人,又是各种分配的,我也被认定具备超强修炼天资,所以那段时间特别高兴,本来压下的劲头也上来了,就有点无所顾忌。所以,在爷爷和那些倭国人还有家族高手一起召开会议的时候,我偷偷溜去了爷爷闭关的地方,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要说就快点,要么……”
  “啊我说,是相片,好几张相片,都是爷爷小时候的,而在他边上则是一个二十多岁或者接近三十多的男子,那个样子,和我以前看到的先生完全是一模一样,对,连衣服都一样,真的我不骗你,我觉得那就是先生,竟然在我爷爷小时候,就是那个模样!”
  “真是这样?”
  心头狂震,齐迹瞳孔猛然收缩。
  终于和自己心里猜想的老怪物对上号了,而且和盗忍挖掘古墓却被两个吸收血肉的家伙绞杀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荒老爷子说,邪巫有不死之术,僵是不死失败品,而那两个家伙似乎有了灵智,也就是不死之术成功品。
  那两个家伙可能是万古不死,逃走之后,会死吗?
  这种才是老怪物!
  先生,这个先生如果真的青春永驻的样子,也许就是那两个怪物中的一个。
  真的敢猜!
  事实,齐迹确实敢,毕竟不死之术可以让人久远的存活下来等待一个契机重新开始,这是邪巫创的秘术,又传闻邪巫似乎出自梦家,而先生一直在谋划,全是针对烟烟,也就是梦家的灵女。
  这一切,难道没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