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怕死和不怕死的】


小说:民国之文豪崛起  作者:王梓钧
  周赫煊离开以后,南汉宸在总编室走来走去,突然说:“佩琛同志,周先生这边缺一个专线联络人,你有没有信心把工作干好?”
  于佩琛不解道:“我们就在周先生的杂志社工作啊,随时都能见面,根本不需要专门的联络人。”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南汉宸摇头说,“我在西北从军从政多年,又参加过北伐战争,天津租界很多寓公都认识我,随时可能暴露身份。杂志又被日寇所不容,被全国百姓聚焦关注,而且在老蒋那里也是挂了号的。一旦哪天出现问题,我要么被捕,要么只能逃走。而周先生对党组织非常重要,必须有一个人专门负责联络他。”
  于佩琛点头说:“我明白了。”
  南汉宸继续道:“你以后要停止一切地下活动,不要跟党组织有任何牵连。即便我跟其他同志被捕,你也必须置身事外,你的任务是做周先生和党之间的沟通渠道。”
  “我该怎么做?”于佩琛说,“我平时也不常见到周先生。”
  南汉宸笑道:“我会推荐你做周先生的秘书。”
  于佩琛问:“周先生会同意吗?”
  南汉宸自信道:“他肯定懂我的意思。但你要注意一点,你的身份是联络员,不要对周先生指手画脚。即便他做的事情跟你理念不和,即便他说了党的坏话,你也不能站出来干涉。你应该获取他的信任,而不是引起他的反感,毕竟谁都不愿意身边留着个情报工作者。”
  “周先生真的可以绝对信任吗?”于佩琛问,“我知道他是爱国知识分子,但他同样也是资本家,而且似乎也不愿加入我党。”
  “没有谁是能够绝对信任的,”南汉宸说,“包括我在内,我也不知自己是否能够经受住严刑拷打。所以我不该知道的绝对不问,我来天津已经快半年时间,还没有跟天津本地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就算哪天我被捕入狱,受不住拷打而招供,也绝对不可能把党组织暴露出来。”
  “我记住了。”于佩琛用佩服的眼神看着南汉宸。
  南汉宸本来逃亡日本,是被吉鸿昌拍电报请回天津的。他来到天津之后,没有直接和天津地下党联络,而是自己另起炉灶,已经发展了5名地下党,同时结交了一些同情共党的党外人士。
  因为南汉宸搞的事情太大,他要串联寓居天津的西北军高层,组建反蒋抗日联盟。这种事情很容易引起日本和国党特务的注意,历史上的吉鸿昌就是因此而死,南汉宸怕连累了天津本地的党组织,所以坚决不和天津的党组织有所牵连。
  南汉宸又说:“周先生一直以来的表现,还是值得我们信任的。他和国党的许多高层都有交情,能够获得宝贵的情报信息。但你要记住,绝对不能向他透露党的任何秘密。人是会变的,谁也不能预测到以后的事情,记住了吗?”
  “嗯。”于佩琛郑重点头。
  南汉宸撕下一张稿纸,写了两行小字交给于佩琛,说道:“前面一个地址是我建立的联络站,如果我哪天出了事,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以后就把消息传到那边去。如果联络站也被国党特务捣毁,你就联系后面一个地址,那是天津本地的地下党联络点。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接触后面那个联络点。”
  于佩琛连忙把写着地址的稿纸收起来。
  南汉宸却说:“把地址记在脑子里,然后烧掉。”
  于佩琛又把稿纸掏出来,认真记熟内容,张口直接把纸吞到肚子里。
  “去吧。”南汉宸这才展露笑容。
  ……
  “先生,周公馆到了。”黄包车夫对车上的客人说。
  郑介民掏钱付账,把帽檐压得很低,生怕被人给认出来,小心翼翼地跑去暗响门铃。
  南汉宸怕被郑介民调查抓捕,郑介民同样如此,他怕被日本特务和张敬尧的部下谋害。
  去年张敬尧秘密联络日本人,想要在北平和天津搞事,帮助日本关东军占领平津两地。戴笠得知消息以后,立即派郑介民去刺杀汉奸张敬尧。
  郑介民亲自化装成南洋回国的华侨,住进六国饭店进行侦查,等把张敬尧的情况弄清楚以后,再派华北区行动组组长白世维动手。
  刺杀成功以后,郑介民立即返回南京,再也不敢回北平了。他害怕张敬尧的旧部,以及日本特务对他进行报复。结果堂堂的华北区区长,连自己的北平总部都不敢呆,戴笠无奈之下,只好改任王天木接任华北区区长。
  郑介民甚至连区长移交手续都不敢去北平办理,吓得躲在南京整天看书学习,气得戴笠直想把这家伙给踹死。
  至于这次天津的行动,郑介民本来也是拒绝的,因为天津比北平还危险,张敬尧的旧部和日本特务都在这边啊。可为了前途,郑介民只能拼命。
  因为常凯申决定效仿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中国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并准备派遣一批人去德意两国学习。这可是个美差,他们的任务一是学习法西斯的统治手段,二是发展复兴社在欧洲的组织。如果干得好,很可能成为国党在欧洲的特务头子。
  郑介民听到风声,立即主动请缨来天津办事,想要好好的表现表现。
  不过嘛,拼命让手底下的人去拼就行了。天津实在太危险,郑介民决定做做样子就够了,顺便还可以在周赫煊那里打打秋风,即便不能弄来磺胺药的份额,也可以趁机结交周赫煊这号人物。
  “陈先生请进!”佣人把大铁门打开。
  郑介民这次来天津不敢用真名,他现在的化名是“陈杰夫”。即便是到了周家的花园中,郑介民依旧用帽檐挡着自己的脸,这家伙的警惕性实在太强了。
  来到客厅坐了片刻,郑介民就看到周赫煊笑呵呵地走来,说道:“郑兄,久仰大名,早就想认识认识了。”
  郑介民连忙起身,抱拳道:“明公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