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唱双簧】


小说:民国之文豪崛起  作者:王梓钧
  台下的华侨以及白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周赫煊,没想到他这次演讲的内容居然是这个。
  特别是在座的华侨,他们对国内的情况并不了解。直到今天,才从周赫煊口中得知,原来中国不仅遭受日本的欺凌,还被美国政府给坑惨了。
  就在华侨们议论纷纷之时,一个白人男子突然站起来,问道:“周先生,你好。我是的记者毕瑞尔,我能向您提出几个问题吗?”
  是此时美国西部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周赫煊当然愿意接受采访,他笑道:“请问吧。”
  记者毕瑞尔掏出记事本说:“你刚才讲,白银法案对美国人民非常不利,但你说的那些都看不见、摸不着。你能说一些其他的,对普通美国人有切身影响的内容吗?”
  周赫煊笑着反问:“你有没有感觉到,美国物价涨了?”
  毕瑞尔似乎有些懂经济,他说:“美国的物价确实上涨了,但那是美国放弃金本位所带来的必然影响。”
  周赫煊微笑着指向宋子文:“这种专业问题,还是由宋先生来解释吧。”
  宋子文慢悠悠站起来,用流利的英文说:“我们把1931年设定为美国物价基期,当年的美国物价指数为100。在1933年美元放弃金本位以前,美国物价是逐年递减的,1930年为115,1931年为100,1932年为88.5。美元放弃金本位以后,1933年美国物价指数涨到90,只涨了1.5左右。而直到美国政府出台白银法案,美国物价指数一年内猛增10多点,到现在已经突破100的基数了。”
  周赫煊概括道:“也即是说,白银法案出台以后,美国物价在一年之内涨了10%以上。”
  两人煞有介事的一唱一和,其实在玩偷换概念的把戏。白银法案虽然导致美国物价上涨,但美元放弃金本位的影响更大,专业人士一眼便能看穿他们在胡扯。
  但那个记者却是半吊子,惊讶道:“为什么会这样?”
  宋子文继续忽悠道:“白银法案说穿了,就是利用政府法令,以及政府财政,强行拉升白银价格。这是违反市场经济规矩的,只能让白银集团获益,而全美国人民都要为此买单。我们来详细分析就知道……”
  宋子文东拉西扯说了一大堆,时不时蹦出一些专业术语,听得那个记者一愣一愣的。
  总的来讲,宋子文说的都是真相,白银法案确实违背经济规律,确实只能让白银集团获益,确实要让全美国人民买单。但是,它对美国的影响并不大,因白银法案而增长的物价,远远比不上放弃金本位带来的后果。
  但这就够了,足以引起普通美国人的愤怒——老子都活得那么惨了,你们这些资本家还要吸血,简直不可饶恕!
  有时候,说假话不如说真话。
  真话说一半,留一半,让对方无从辩解,这才是忽悠的最高境界。
  周赫煊早就跟宋子文商量好了,他们就是想挑起美国民间舆论,给罗斯福和各州政府的官员施压。
  等宋子文把白银法案的负面影响解释完毕,在场的美国人顿时炸了,嘤嘤嗡嗡的诅咒着那些白银资本家。
  记者毕瑞尔又问道:“这样的不利政策,为什么美国政府还能通过呢?”
  你没猜错,这个记者就是托,周赫煊请来搞大新闻的托儿。
  周赫煊笑道:“还是请宋先生来解释吧。”
  宋子文早就进入了忽悠状态,他说:“美国是传统的白银生产大国,美国资本控制着世界白银产量的70%左右。但实际上,白银工业在美国经济中的地位并不重要,远远少于花生、马铃薯的产值,更别提小麦和棉花的产值了。但是,美国白银产地很集中,分布在犹他、爱达华、蒙大拿等西部七州。这七个产银州的参议员,控制了美国参议院七分之一的投票权,形成了所谓的白银集团。美国政府和政客们,只有取悦白银集团,才能获得这七个州的投票,才能顺利的通过其他政策和法案。”
  周赫煊再次补刀:“也就是说,即便罗斯福总统知道白银法案对国家和人民不利,为了获取白银集团的支持,他也必须捏着鼻子认了。而白银法案剥削的是美国人民,没有损害其他州的议员利益,所以其他州的议员虽不赞成,但也不会反对。包括诸位所在的加州,加州人民不能从白银法案中获得一分钱,却必须为白银法案买单。你们平时买东西,本来只需要九美元的商品,现在必须要十美元才能买到。”
  “噢,上帝,那些资本家可真是混蛋!”
  “我就说今年的物价涨得这么厉害,实在太反常了。”
  “狗娘养的资本家,都是吸血鬼!”
  “罗斯福和那些议员也该死。”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剥削!”
  “……”
  在戏院中的那些美国白人,大部分来自于文化界和艺术界。他们是极容易被煽动的,而且本身对经济毫不了解,现在已经有人打算写文章抨击政府,甚至是组织示威游行了。
  的记者毕瑞尔,此刻心里已经乐开花,大新闻啊大新闻。自己搞出这样的大新闻,怎么着也该升职加薪了吧。
  旧金山的市长罗士同样面带笑容,他所在的加州并非产银州,这里的官员并不在乎白银法案是否能维持。也即是说,周赫煊把事情闹得再大,加州的官员们也无所谓。
  相反的,如果罗士能够公开做几场演讲,号召人民反对白银法案,他还能因此获得巨大声望,这些都是今后的政治资本啊。
  只有范鹤言有些害怕,悄悄问道:“宋先生,我们这样搞,不会惹怒美国政府吧?到时候就没得谈了。”
  宋子文笑道:“如果不这样搞,你以为就能谈下去吗?白银集团已经政治绑架了罗斯福,他们在参议院有七分之一的投票权,罗斯福不会为了中国而得罪白银集团。”
  “但……但……还是不妥啊。”范鹤言心虚地说。
  宋子文直接拆穿范鹤言的想法,奚落道:“你是怕惹怒了美国政府,回国以后不好交差吧?”
  “呵呵,宋先生说笑了。”范鹤言脸色尴尬,心里忍不住吐槽:难怪你在南京得罪那么多人,连财政部长都干不下去了,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