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意料之外


小说:封圣传说  作者:浅茶满酒
  “轰!”人影再次分开,君一笑正对着余欢,而君一笑的五大灵身则被余欢抛出的炼狱塔给死死牵制住,甚至于隐隐落在下风。
  要知道,五大灵身可是持着本体在厮杀,由此可见炼狱塔之威绝非一般的灵宝可以抗衡!
  瞥了五大灵身一眼,君一笑索性一招手,五大灵身顷刻消失,而半空中正与炼狱塔对抗的五大属性圣物,爆发出的光华则更加璀璨。
  “阿笑,我知道你还有一物没有动用!”余欢持着戮仙戟,目光扫了君一笑的手腕一下。
  君一笑心中一动,但很快便摇头否定。
  五行镯是君一笑最强的杀手锏,若是爆发出来,君一笑自信可以击败余欢。然而因为某种原因,一段时间内,君一笑只能催动五行镯一次,因此不到万不得已,君一笑不会动用。
  更何况,此次宗门排位赛,君一笑总有种莫名的不安萦绕在心头,故而君一笑虽然口上说要与余欢倾力一搏,但实际上一直留着这最大的底牌,以防万一!
  余欢没有再多话,而是奋力施展戮仙戟。终归,经历过魔界之行后,余欢骨子里好斗的血液已被激发,余欢潜意识中也想知道自己与君一笑到底孰强孰弱,有何差距!
  “疾!”余欢忽然一声厉叱,原本与五大属性圣物缠斗的炼狱塔蓦然发威,一举震开五大属性圣物,继而拖起一片残影,倒射向余欢所在。
  “定!”余欢再次呼吼,炼狱塔急急悬住,一屡屡塔光罩向了君一笑。
  炼狱塔的威力,君一笑是知道的。第一时间,君一笑就想后撤,并唤来五大属性圣物进行阻挡。但不等君一笑真的行动,君一笑头顶的五行帝箍忽然绽放出炫目的光辉,一层层五彩气罩将君一笑给完全包裹。
  与此同时,一股意念从五行帝箍内传入君一笑的心底。君一笑心中一震,紧接着目光变得颇为复杂与期待。
  “嗤嗤嗤…….”炼狱塔的塔光洒在了君一笑体表的五彩护罩上。刹那间,两种能量疯狂纠缠,彼此倾轧,响起了一道道令人牙酸的声音。
  几秒过后,君一笑松了口气,虽然五行帝箍布下的五彩光罩落在了下风,但一时半会,那塔光也绝对攻不破!
  这便是自己强势反击的大好时机!
  “一字天道剑!”君一笑厉喝,一道匹练般的金色剑光,瞬间破开虚空,直奔余欢而去。
  而一剑劈出后,君一笑看也不看一眼,心念动处,红莲业火呼啸而起,化作滔天火海,企图将余欢吞噬。
  除此之外,墟元镜、金云钟以及太一峰从另外三个方向配合着攻伐!
  “来得好!”危机时刻,余欢不惊反喜,戮仙戟舞动如风,一道道戟芒纵横交错,前拒后挡,颇有一戟在手,天下我有的雄姿。
  虚空中,九大道君有人忍不住开口赞叹,“诸位,这两个苗子,可谓天纵之材!”
  “的确如此,或许一番培养后,能与内域的那些后辈一争高下!”……..
  战台上,余欢一戟横扫,逼退所有攻击,眉宇间的‘魔’字,鲜艳到仿佛会真的滴出血来。
  “阿笑,小心了,我要全力以赴!”余欢有些收不住了。开口之间,散发的气势更加恐怖,甚至于立足之处的虚空,在其气势影响下,自主破碎,久久重合不得!
  “好!”君一笑战意昂然,丹田内元点飞速旋转,金木水火土,五大属性的仙元力,通过元点压缩,喷勃到四肢百骸。而木源树已被君一笑收回体内,散发出层层青光,弥补着君一笑的损耗,和滋养着君一笑的肉身。
  “斩!”余欢手臂肌肉虬结,或许用力太猛的缘故,以特殊材料编织的衣袖在这一刻突兀炸开,犹如碎蝶纷飞。
  戟影横空,戟身之上,浓烟如墨的法则匹练在翻转盘旋,犹如魔龙之躯。而戟刃之处爆发的锋锐之气,则化为了实质,轻而易举的切开了虚空,仿佛无可阻碍!
  毫无疑问,这一戟的威力恐怖之极,远超方才所有!
  君一笑的神色变得郑重无比,攥着无双剑的手心都淌出了浓密的汗珠。在这一戟之下,君一笑骇然发现,除了动用五行镯,自己竟然没有别的方法可以稳稳接下!
  怎么办?真要动用五行镯么?
  君一笑的心里情不自禁的升起了这个想法,但很快又被否定。
  “拼了,反正有九大道君在,有夺天丹在,自己至多重创,又不会身陨!”君一笑暗暗咬牙,在最后关头,凝聚全身的精、气、神,劈出了无双剑。
  剑如虹,或许是巧合,或许是本该如此,这一剑在君一笑的全力爆发下,竟然融合了一字天道剑、真皇绝情斩,以及那近似缥缈阁遁空剑的剑意。
  这一剑,是君一笑此时境界的巅峰之作!
  “当!”无双剑破开所有虚妄,缭绕着五色剑芒,与戮仙戟重重对撼在一起。
  可怕的碰撞气浪冲天而起,旋即狂涌向四面八方。在这股气浪之下,坚硬无比的战台,寸寸龟裂,甚至于诸多巨大的山石集体倒卷虚空,旋又如骤雨般疯狂砸下!
  “嗡……”沉闷的声音响起,巨大的战台都开始震动起来,虚空中的九大道君俱都面色一变。居中的吕宏道君轻叱一声,一指点向了战台上方,始终不坠不灭的‘武’字。
  顷刻之间,‘武’字解体,化作光雨落下,浸入战台。
  下一秒,战台不再抖动,就连龟裂的地方,也在莫名力量的驱使下合拢如初。
  “噗!”戟剑分开,余欢倒退出数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而君一笑更不好受,不止胸前有着斑斑血迹,而且左肩部位有一个明显的伤口。那是被戟刃射出的戟芒突破防御所致。
  “没事吧?”余欢龇牙咧嘴,询问的同时,紧了紧戮仙戟。
  君一笑摇头,“来吧,战便战个痛快!”
  两人再次展开惊天碰撞,有意无意的两人都不再催动炼狱塔和五行帝箍。
  激战如潮,由于修为境界的原因,一开始,君一笑大部分时间都被压制在下风。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渐渐变了,因为君一笑的体内有着木源树在无时无刻的补充消耗。
  除此之外,一直被逼着,君一笑体内的元点也爆发了,压缩出的仙元力更加精纯,更加犀利!
  忽然,在一剑逼退余欢后,君一笑面露古怪之色,君一笑感觉到了突破的契机!
  果然,大道神武经开始不受控制的疯狂运转,海量的天地灵气蜂拥向君一笑。只是几秒钟而已,偌大的战台上方,便形成了一个恐怖的灵气风暴团,而君一笑就是那最为核心之处!
  “这家伙!”余欢摇头,压下了继续战下去的想法。
  “回来!”余欢招手,将炼狱塔收回,而炼狱塔回转后,不知何时脱离君一笑头顶与炼狱塔相抗的五行帝箍同样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君一笑的天灵盖。
  “好家伙,竟然要突破了,真是期待啊!”虚空中吕宏的眸子里满是笑意,这次主持宗门排外赛,竟然遇到了如此逆天的好苗子,吕宏暗暗打起了某种主意。
  “即刻开始,任何人不得喧哗,更不得前往战台之处,违者,就地抹杀!”吕宏下令,声音并不高,但却让每个修炼者都听得清楚、明白!
  时间慢慢流逝,盘坐的君一笑散发的气息越来越强,而君一笑的体表更是五色交错,偶尔有五道法则匹练围着君一笑不住盘旋。
  终于,君一笑的身子微微一震,而天地间的灵气也不再疯狂涌来。
  “阿欢!”君一笑对着余欢报以微笑。
  “呵呵,你这家伙,又走了狗屎运,竟然突破了!”余欢撇嘴。
  “侥幸而已,那么现在,还战吗?”君一笑跃跃欲试。
  “艹,还战个毛啊,你仙帝五品我都没能拿下,现在突破到仙帝六品,我能啃得动不?”余欢没好气的瞪了君一笑一下,“罢了,我认输!”
  话落,余欢也不给君一笑反驳的机会,直接化作流光而去。
  君一笑摇了摇头,看着余欢的背影,眼里有着外人难明的情绪。
  实际上,君一笑很清楚,即便是自己突破了,余欢也依旧能与自己一战!毕竟,那炼狱塔的威力,余欢自始至终都有保留!
  余欢为的是了却自己一战的心愿,也为的是衬托出自己帝君之下概无敌手的威名!
  敛去复杂的心思,君一笑将目光锁定了全横,这是最后一个敌手了,意料中见识过自己的表现,尤其是自己战时突破,实力飙升,全横应该会选择认输!
  其实不止是君一笑,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炼者包括高高在上的九大道君都认为全横会这么做,但结果,全横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破空而起,踏上了战台。
  “扶天宫,全横!请指教!”全横抱拳,不卑不亢。
  满场寂静,好半晌之后,君一笑双手击掌,“好,好,好,全兄果然真男儿,君某与你一战!”
  “请!”君一笑肃手示意,无双剑立于身侧。
  “得罪了!”全横也不推脱,话音犹在半空回荡,全横的手上已然多出了一只金光闪闪的算盘,对着君一笑开始拨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