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七章 辽东道大总管(上)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早上的议事老头子并没有宣布什么,只是大致的问了一下出征各部的情况,以及什么进候可以撤退之后,便将话题扯到了李承乾的身上:“太子,你对这次东征有什么看法?现在你可是辽东道的大总管,说说你的看法吧。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父皇,这还有啥说的,打呗,儿臣保证十万大军在半年之内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水。”蹲在一边的李承乾没想到老头子会在这个时候问自己将来的打算,只好站起来信口胡柴,而实际上他是屁的计划也没有。
  “好,有志气!”结果李承乾话音刚落,李绩就在边上嘿嘿笑着把话题接了过去。
  老货,竟然有脸来嘲笑自己,也不看看丫自己打的是什么仗!
  李承乾心里吐槽,不过却并没有开口,现在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几十个老杀坯坐在一起,若是真的说起来,就算是有再完善的计划,被他们鸡蛋里头挑骨头似的驳斥,最后也只能胎死腹中。
  “太子,朕要的是详细计划,并不是你的随意敷衍!”李二听了李绩明褒实贬之后,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瞪了李承乾一眼之后沉声问道。
  “父皇,儿臣昨天才到的大营,到现在连安市城长成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若是说真有计划,您信么?”李承乾被老头子逼的没着,最后只能低头认认输。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倒是赢得不少赞许之声,长孙无忌和程咬金几个和李承乾关系比较近的,甚至还说了几个‘好’字。
  李二也嗤笑了一声,用手遥指李承乾说道:“总算是你小子今天说了句人话,若是你再敢信口胡柴,说什么安市城一鼓可下的浑话,朕非先打你一顿板子不可。”
  “啊?!”李承乾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满帐篷几十个老杀才诡异的眼神,这才知道,感情老头子这是考量自己来着,看看会不会所托非人,把眼前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行了,你只要知道轻重就好,战场之上危机四伏,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最厉害的那一个,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要首先做出最坏的打算,把自己放在最不利的位置来考虑问题,你,明白么?”李二收起脸上的笑意,沉声说道。
  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教李承乾如何做事,只要大军一撤,便等于是对李承乾最后的考验正式开始,到那时候,李二不会再对这个儿子做出任何的提醒与提示,一切都只能看这个混小子自己,到底是虫还是龙,是骡子还是马,只看这一遭溜的如何。
  李承乾似乎也明白老头子的打算重重一点头,认真的说道:“儿臣谢父皇指点,高句丽之战必会小心谨慎,审时度势待局势明了才会正式展开攻击。”
  “你知道就好,先出去安排你带来的队伍吧,朕还有些事情与你几位叔伯商议一下。”李二认真的看了李承乾一会儿,将他赶出了大帐,又隔了一会儿估计李承乾走的远了,这才看向李绩说道:“茂公,你觉得此次辽东之战,承乾可有胜算?”
  “陛下,此事臣认为现在判研有些为时过早,辽东苦寒之地,九月时便已经降下霜冻……,这仗要打估计怎么也要等到明年了。”
  李绩的回答很是策略,把不看好李承乾的意思婉转的表达了一下。
  要打仗怎么也要等到明年,分明就是说李承乾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动攻势,只能拖在这里按兵不动,甚至说能拖到明年开春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搞不好等到十一、二月的时候,拖不住了就得撤回大唐。
  李二多精明白一个人,听了李绩的话后立即闻歌知雅意,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沉吟片刻之后开口说道:“道宗,你便留在辽东城吧,朕给你五万军队,万一承乾在前面有失,必须把高句丽人给朕挡在辽水以东。”
  “喏!臣遵旨!”李道宗应下了差事,再次坐回一边。
  他到底是皇室宗亲,不管是替李承乾守后路,还是防止李承乾密谋造反,都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假如李承乾真的一时想不开,打算造反的话,李道宗完全可以提前将其拿下,省得事情闹大了不可收拾。
  不过,离开中军帐的李承乾却并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在他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若是老头子真想保他,随便他在外面如何折腾,该保他还是会保;若是老头子不想保他,哪怕他就是有通天之能,该死的时候也注定逃不了!
  所以此时此刻李承乾的心情是愉快的,把所有的烦恼全都抛到脑后,跟着老头子派出来的亲卫一路向着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人马行去。
  太子六率此时早就已经到了辽东,被李二安排到了一个比较靠近安市城的位置,他的两千‘獠牙’在昨天晚上也被带到了这里,所以当李承乾到了属于他的大营时,看到的完全是清一色的雪地迷彩。
  “殿下,臣的任务已经完成,告辞!”李二的亲卫将李承乾带到之后,并没有跟着进入大营,而是在太子六率的大营门口选择了离开。
  “你回去吧,父皇离开的时候派人来通知本宫一声,本宫好去为父皇送行!”李承乾笑着点点头,对这个属于玄甲军一员的亲卫嘱咐了一声,便转身走进营门。
  从他进入太子六率营地的那一刻开始,他便不在是一国太子,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才是他的正式称呼。
  “臣等见过大总管!”带着属于自己的护卫,李承乾来到属于他的中军帐时,立刻被帐篷里乱糟糟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定睛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全是熟人,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段瓒、程处默、程处亮、李思文……,甚至房遗爱那个二货也在其中。
  “你们怎么在这里?难道?”疑惑中,李承乾迟疑的问道。
  “高明,从今天开始,我们都归你管,弟兄们将来吃肉还是喝汤可是全都靠你了!”程处默大咧咧的发扬着他老子的无耻精神,一句话把李承乾整了个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