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八章 辽东道大总管(下)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定了定神,李承乾深深吸了口气问道:“你们不是偷偷跑来的,对吧?”
  “当然不是偷偷跑来的,我们可是皇帝叔叔特许留下的!”房遗爱那小子还没有成年,叫李二一声皇帝叔叔也没什么不对。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真是父皇把你们留下的?”李承乾追问一句,眼睛看向段瓒他们几个年龄比较大的,相比于房遗爱那小子,这几个已经成年的家伙还是能靠谱一些。
  “高明,这话还能有假不成,陛下大营就在离此不远的地方,若是不信过去一问便知。”段瓒咧着嘴嘿嘿笑着说道。
  “不错,的确要问一下。”李承乾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转身对舒天说道:“你去找段大将军,问问看,不不是同意段公子留在我们这里,快去快回!”
  “喏!”舒天笑着看了段瓒一眼,答应一声转身便走,身后传来段瓒郁闷的嘀咕声。
  “好啦,真金不怕火炼,若是父皇真的同意你们留下,我自然不会阻拦。”李承乾在段瓒的肩上拍了一下,挤过人群来到主位上做好,撇嘴说道:“不过若是假的,不好意思,诸位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否则不要怪我李高明不念旧情,把你们通通押回主营那边!”
  “高明……”
  李承乾摆手止住想要说话的李思文,沉声说道:“要不要留下的事情先不提,安市城就在外面,一会儿我们过去看看,拿一个攻城的方案出来。”
  “高明,安市城我看了,似乎不是那么好搞啊,那特么城墙比长安城都高,估计厚度也不会比长安城的低,想要打进去怕是不那么容易。”段瓒咂咂嘴,把自己的判断说了一下。
  “容不容易一会儿看了才能知道,别急着太早下结论。”李承乾高深莫测的笑笑,他可不是古代人,思想不会那么老旧,在战略战术上有着与古代截然不同的理解。
  这是他身为一个穿越众的优势,所以他一般不会轻易就听信手下人的决定,很多事情往往要亲自看了才会做出判断。
  半个时辰时之后,李承乾一行十余骑,在两千‘獠牙’的护卫下,出现在安市城南面两里左右的地方,拉出望远镜遥遥向城头观望。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正看到安市城的时候,李承乾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简单的说,四个字可以概括这安市城——城高壕阔!
  若是详细的说……,单看城墙,目测不会低于五丈,而城头之下的护城河引的是城中活水,观之竟有滔滔之势,想要渡过去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以上这些还只是一些死物,若是向城头仔细观察,还可以看到上面大量的滚木檑石,可见李二在城外驻军这两个月时间,安市城里的守军也并没有闲着,准备工作应该是做的很到位了。
  “怎么样,没骗你吧!”段瓒凑到李承乾身边,挤眉弄眼的说道:“英国公都拿这地方没有办法,说是若想拿下这座城,不填进去十万八万人,怕是根本没有可能!”
  “有没有可能回头再说。”李承乾抬手把段瓒推到一边,转头对身边一个随从说道:“飞凤军的装备到了没有?”
  “回大总管,那些装备应该已经过了幽州。”随从淡淡回答道。
  “飞凤军?高明,你把飞风军带来了?”同行的程处默双眼一亮,破锣一样的声音震的李承乾耳朵嗡嗡作响。
  “能带的这次我全带来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没事来的。”李承乾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安市城,似乎在与人对视,口中淡淡说道:“半月之后我们将会发动攻击,安市城今年年底之前必须拿下来,贞观九年的除夕,我们要在城里过!”
  而在对面的安市城城楼之上,城主及其守将也同样在与遥遥望着李承乾他们一行,同时也在低声谈论着他们。
  “城主,唐军到底在搞什么?堵在外面两个多月了,却丝毫没有进攻的打算,难道他们还打算在这里过年不成?”安市城守将的语气中略有调侃之意,看上去似乎对自己脚下的城墙有着十分强大的信心。
  “你就没有发现对面唐军的不同么?”安市城城主斜斜的瞥了守将一眼,抬手向李承乾他们几个人的方向指了一指。
  两里多地的距离,虽然看不清楚人的长相,但是有人没人还是可以看清的,尤其是在古代那种空气没有污染,纯净度极高的情况下。
  “有什么不同?难道还能长了三条腿不成?”守将继续着调侃的语气。
  “旗帜,以前唐军前来观察的时候,我们总能从旗帜上知道来的是谁,可是这一批人竟然连一杆旗都没有带,单从这一点来说,你就不觉得奇怪?”城主的声音中略有一丝鄙夷,如此明显的区别,守将竟然没有发现,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也许是出来的急,忘带了呢,这说明不了什么。”守将拍拍城楼子上的垛口说道:“就算是他们临阵换将又能如何?如此坚城绝不是他们能攻得下来的。”
  很明显,守将与城主一样看出了李承乾一行与以前李绩他们的不同,但是出于对脚下安城市的信心,他并不在乎。
  “中原有句老话,叫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唐皇若无必胜的把握,你认为会临阵换将?”安市城城主满是担忧的说着,同时运足了目力想要看清对面的到底是什么人。
  只可惜,他手里并没有望远镜这东西,两里距离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对面的人到底长成了什么模样。
  “临阵换将乃是兵家大忌,唐皇除非连那些士兵都换了,否则单单凭他临阵换将这一点,某可以保证,一定会将唐皇生擒至城中。”守将不知从哪里来的信心,誓言旦旦的说着那些自以为是的话语。
  却不知道,他们对面的李承乾等人早已经把他们看成了死人,若不是有大量的武器装备还没有运到,估计他们这会儿已经魂归地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