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三章 夫妻夜话(上)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从感情上来说,李承乾觉得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洁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m.。
  但是从理智上,李承乾知道,他绝对不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在这个动不动就砍头的世界里,超前的想法绝对不会被理解,被老头子圈进起来当猪养将会是他最后的出路。
  打起精神安排好长乐的工作任务,李承乾给老头子写了一封长信,托妹妹转交之后,将李丽质打发了回去。
  老李渊‘住’的地方太特殊了,不适合让一个小姑娘来住,再说贫民窟一样的居住环境是在让李承乾没脸让长乐留下。
  毕竟作为一个贬谪皇室子弟的地方,谁家皇帝都没有必要把一个守灵人的居住环境搞得像是皇宫一样。这里除了外面与周边环境相差无几显得富丽堂皇之外,里面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老李舍得给自己的老爹修房子,但却没理由给一个‘保安’头子修房子的必要,再说谁也没有想到李承乾这小子有一天会住到这个地方来,现在想改也没有可能了。
  长乐最后离开的时候还是哭了,虽然接受了自己不想接受的任务,但是看到大哥的居住环境,小姑娘还是有些不忍心:“哥,要不我回去跟父皇说一下,把你放出来好不好?这里条件太艰苦了,现在还好说,但是到了冬天怎么办?”
  “冬天有冬天的过法,你哥可是大唐第一聪明人,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事情难住,所以回去你只要忙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跟父皇说。”
  李承乾之所以这样说可不是想让老头子省心,只不过他现在这样的生活在老头子看来已经足够奢嗜,比起当年老李征战沙场睡死人堆好过不知多少。
  这样的条件下,长乐与老头子提出居住条件的事情,那就是没事找抽,虽然李承乾自己也认为这破房子有点怂。
  “那,哥你可要好好悔过,争取让父皇早点把你放出来。”长乐最后还是被李承乾说服了,临别前再次叮嘱道。
  “放心吧,哥没事!”李承乾洒然一笑,在长乐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再次惹得小姑娘哇哇大叫才问道:“小四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放出来?”
  “没呢,幕后这次很生气,小四怕是要在宗正寺好好呆上一段时间了。”说起程琳,长乐摇摇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这次她惹的麻烦可不小,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过关的。”
  “我的那个老丈人就没什么表示?”李承乾很奇怪已经这么多天了,程小四竟然还是被关在宗正寺,而老程竟然没有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
  “程夫人来过一次,不过后来听说是哭着走的。”长乐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对李承乾说了一下,虽然不知道程夫人和长孙皇后说了什么,但情况明显不是很乐观。
  李承乾在知道了宫里的一些情况之后,咂咂嘴没有再说什么,半晌之后轻轻在长乐的马车车辕上拍了一把:“行了,你快点上路吧,不要错过了宿头。”
  “嗯,那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面对一直对自己宠溺有加的大哥,长乐有些依依不舍的说道。
  “这里有好几百人,全都围着我一个人转,想要照顾不好都难!”李承乾笑着指了指身后的杨雨馨等人,意思是让长乐放心。
  老头子虽然同意了他自我流放的要求,但却并没有限制他身边的人手,可以说除了住的地方差一点之外,在其他事情上与在宫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也正是因为这样,长乐才没有执着的要求回京为他求情。
  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位大唐公主就算是没有亲自守过灵,也知道那些被派去守灵的家伙往往只会允许带几个仆人,在皇陵这里也只能在指定的位置活动。
  至于像李承乾这样在老李渊的献陵外面扎营数里,护卫百余,仆役近千的……,老实说,长乐听都没有听说过。
  而就在李承乾兄妹依依惜别的时候,却不知道太极宫正进行着一场关于他们两个的讨论。
  “观音婢,你说承乾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家里那几个小的都跟他关系那么好呢?小九已经问了朕三、四次大哥去哪里了,长乐更是求了朕好几天,直接跑到咸阳去了。”老李同志一边说,一边叹气,感觉自己这个爹当的似乎有些失败。
  “二哥难道不高兴?”长孙皇后凤目中闪过一道鄙视的光,对自家老头子这种不着痕迹的炫耀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恨’。
  李二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之间感情并不好,自从玄武门之变以后,那些同辈的兄弟虽然对他充满了敬畏,但却少了兄弟之间的那种亲情。
  所以老李同志在看到自己的几个儿子和女儿相处融洽的时候,既嫉妒又羡慕,当然也有欣慰。
  “朕就是说说,观音婢莫要着恼!”被老婆看破真实意图的李二嘿嘿的笑着:“只不过承乾这小子现在可是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朕没想到他竟会自请去守灵。”
  “二哥是想问妾身乾儿为什么会去咸阳吧?”长孙皇后多聪明的一个女人,听了李二的话之后立刻闻歌知雅意,领悟到他这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二没有否认长孙皇后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守灵三年,等于是告别了京城的权力圈子,这对他一个太子是很不利的,就算是想要韬光养晦也没有必要躲到父皇的陵寝,所以朕一直怀疑他又要折腾些什么东西。”
  针对李二开始时的表现,长孙皇后揶揄道:“二哥雄才伟略,也会有事情想不通的时候,看来妾身当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呢!”
  “好了好了,朕错了还不行么,快点跟朕说说,朕的宝贝儿子到底在琢磨些什么东西。”老李被老婆一顿揶揄,老脸有些泛红。
  不过鉴于他和长孙皇后从小一起长大,他还真拿这个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妥协告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