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五章 《兰亭集序》现世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焚香、净手……一番忙碌之后李二夫妻站到了桌案前面,对身边的倚翠点点头,示意她打开匣子。
  长长的匣子与以往的匣子没有什么区别,不管是大小还是长短,但是在匣子打开一半的时候李二就知道,里面绝对不是什么。
  因为在匣子里面并不是如同那样直接放在里面,而是用一个红色的绸布包起来的东西,长短也比要差了一些。
  这是什么?老李与长孙无声的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的都是深深的疑惑。
  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已经弥足珍贵,但是李承乾对它的收藏也没有达到这种程度。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更加珍贵的画卷?
  想到这里,老李同志的眼中放出一阵莫名的光彩,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举了起来,几份著名的失传图卷的名子在他脑子里面不断闪现。
  “二哥。”长孙皇后明显感觉到了李二的激动,忍不住出声叫了一声。欣赏名家画作最忌心情起伏波动太大,尤其是那些对书画一道颇有钻研爱好的人,更是如此。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书画宝籍欣喜之下一命呜呼,长孙皇后可不想自家老头子在这上面栽跟头。
  李二在长孙皇后的提醒下,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闭上双眼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隔了一会儿之后,才缓缓说道:“好了,朕没事儿了,取出来吧。”
  “喏!”宫女听到老李的吩咐,还敢怠慢,将长匣彻底拉开之后,取出用红绸包裹的卷轴交到了长孙皇后的手中。
  解开红绸外面的布带,将红绸打开,露里面略显古朴的卷轴,小心的解开上面系着的丝带,长孙皇后这才将卷轴放到了桌上,玉手轻推,将其慢慢展开。
  卷轴一点点打开,里面的内容也一点点露出真容,而紧张,期待,无数情绪混合在一起,则让长孙皇后展开卷轴的速度越来越慢。
  几个烟点露了出来,很显然,这应该不是一幅画,作为画卷的话露出来的会是一条边,而不是几个明显是字的墨痕。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李二说是不紧张,实际上他的额头已经开始冒出汗珠,心中开始有了一丝期盼。
  我们都有过收到期盼已久的礼物的时候,当打开外面包装时那种期待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换成更通俗一点的比喻就是:如果你知道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金条的时候,在打开箱子那一瞬间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卷轴上露出的墨迹越来越多,尽管长孙皇后展开的速度已经很慢,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和李二还是看清了上面写的是什么。
  夫妻俩都是饱读诗书之辈,中国的汉字又不像是外国的字母,需要看完整,所以在那些字露出三分之一的时候,长孙皇手的手就已经停了下来,眼中满是惊讶的看向身边的老头子。
  此时的李二已经彻底的僵住了,一双眼睛瞪的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来,口中喃喃嘀咕着什么。
  长孙皇后费了好大力气才听清楚,敢情大唐皇帝陛下说的是:该死的小混蛋,这东西竟然真的在他手里,等他回来老子揍不死他!
  反反复复,就这一句。
  “二哥,二哥!”长孙皇后强忍住心中那份好笑的感觉,轻轻在李二的肩膀上推了推。
  “啊?!”被老婆推醒的李二摇了摇头,收起脸上那种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观音婢,这次你不用劝朕,朕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打折那小子的腿。”
  “二哥这是干什么,难道是生气乾儿把这幅字送给妾身么?若是这样妾身转送于您如何?”长孙皇后当然知道李二不是这个意思,这样说只不是想要分散一下老头子的注意力,免得他太过激动‘梗’过去。
  李二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想都没有想就解释道:“你觉得这东西在他手里留了多久?当初朕知道辩才和尚的死讯时便觉得有些不对头,而且当时遍寻此物而不得,现在看来……却是被那小混蛋先下手为强了!”
  是的,各位小伙伴猜的不错,桌上放的的确是王羲之的,而且是真的不能再真的那种。
  像李二和长孙这样临摹过无数‘书圣’其它作品的人物,单单只凭借露出三分之一真容的那一点点墨迹,便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就是真迹。
  李二找了数年的东西,骤然出现在眼前,这让他怎么能不激动,再想到辩才那老和尚似乎已经死了有些年头,两相比较之下他又怎么能不知道,当初是谁下的手。
  而且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就算李承乾把东西藏起来,看在他现在交出来的份上,老李咬咬牙也能忍下去。
  但是李承乾干了什么?他竟然把好好一幅交给了长孙皇后!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这特么就是一种找死的行为,这特么就是在欺君。
  明知道长孙皇后在看过这幅字之后,一定会交给老头子,但是李承乾还是执着的把交给了老妈,而不是交给老爹。这让李二怎么想?这特么不是成心怄火么?
  现在这样的情况让老李怎么好意思开口跟老婆要这东西,东西是儿子送给老婆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好意思拿自己老婆的东西挂在自己的书房里面?
  可是如果不拿回去……不拿回去的话又有些心痒难耐,虽然东西放在长孙皇后手里和放在老李手里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真的没有区别么?
  故意的,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分明是不满自己对他的打压,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怄火,让自己有气没地方出。
  李二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没有错,越想越觉得生气,这该死的小混蛋,简直太气人了,不揍不足以平息心头那股无名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