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六章 父子斗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一觉醒来,李承乾目瞪口呆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头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半晌之后才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炕上做五体投地状:“父皇吉祥!”
  结果老头子明显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说道:“滚起来!又从哪里学来这么多歪门邪道,起来给朕好好说话!”
  “父皇,您怎么有空来这里了?是不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儿臣有些想念?”听出老头子不是真的在生气,李承乾嬉皮笑脸的爬起来,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咕哝着问道。
  “想你?就是十年八年见不到也不会想你。”老李再次闷哼一声,坐到了房间里唯一的椅子上:“说吧,送你母后的东西时从哪里搞来的?辩才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李承乾很想说一句‘我送过母后很多东西,您指的是哪一件’,但是看到老头子不善的脸色,理智的闭上了嘴,吭哧了半天才说道:“是儿臣在辩才老僧处借来的,不过他的死和儿臣可真是没啥关系。”
  “真的没关系?那辩才是怎么死的?”李二继续追问道,颇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不过李承乾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坦白交代的人,后世经典有句名言叫: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如果连这都不知道,李承乾那就真是白白穿越一会了。
  所以在一瞬间的犹豫之后,李承乾马上摇头说道:“父皇,辩才的事情和儿臣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儿臣只是跟他借了那幅字欣赏一下,可不成想那老和尚没有等到儿臣还给他,就一命呜呼了,所以儿臣才没有及时把这幅字还给他。”
  “这么说你还有理了?朕还要感谢你没有让那幅字遗失,是不是?”老李看着儿子,脸色阴晴不定。
  他这次费了一天的时间,大老远从长安赶到咸阳,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来找这小子的麻烦,不过在看了酣睡中的李承乾之后,老李的心又软了。
  破破烂烂的房间,简陋的居住条件,平时锦衣玉食的儿子,现在竟然在自己穿衣服,自己洗脸、净口,这在宫里的那几个小家伙身上可是完全看不到的。
  不管是李泰还是李恪,过的完全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除了拉屎别人不能替之外,别的只要是能不动手绝对自己不动手,和眼前的李承乾一比,那几个更像是太子。
  而真正的太子却把日子过的像一个苦逼,并不比外面那些仆役好上多少。
  老李心疼不心疼?心疼!可是看着李承乾那一脸的不着调,立刻又想起自己被坑的事实,心疼的感觉瞬间不翼而飞,换成恼羞成怒!
  “父皇,那辩才死的太不巧了,如果孩儿在他死了之后就把东西拿出来,很容易被人误会的,所以……”李承乾无奈的摊了摊手。
  他绝对不会承认辩才和尚是因为被抢才被气死的事实,在这一点上李承乾无比执着。
  “那你现在怎么拿出来了?难道你以为风头过了?”李二撇撇嘴,有不屑李承乾的借口。
  这么有名的东西,即便是过上一千年,只要拿出来依旧会有人想起和它有关的一切事物,绝不会忘记,所以李承乾如果认为几年时间就可以让人将这件事情淡忘,那他的智力根本就配不上他的身份。
  “没,儿臣这不是接心父皇忧思过度么,所以才会拿出来分散一下您的注意力,希望您能从皇爷爷过世的悲痛中早一些摆脱出来。”
  无耻,无耻之尤!这是老李最想说的一句话。
  他是万万没想到李承乾会找出这样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还足够合理、至情至性,就算是被世人知道了,也只会说他孝顺,为了哄老头子开心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
  可是丫还有名声么?看看那一堆外号,什么‘睚眦必报’、‘血手屠夫’、‘智妖’……,这特么有一个是好的么?哪一个是褒义词!
  可尽管如此,老头子却找不到任何反驳之言,只能看着李承乾那小子在自己面前得瑟,他总不能问为啥要把东西给长孙而不给自己,这样会显得他这个皇帝太小家子气。
  “父皇,用过早膳没有?若是没用过不如在儿臣这里吃些?”看到老头子不说话了,李承乾主动开口,可不敢再让老头子问下去了,再问下去估计这两腿怕是要保不住。
  “朕没心思用膳,来的时候朕遇到了长乐,听她说你把那个全国免费医疗的事情都交给她了?你是怎么想的?”
  虽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但老李同志现在是真没心思吃东西,他现在只想找个理由把李承乾揍一顿,揍得他一个星期下不了地才好。
  “儿臣就是觉得长乐的身份来做这件事最合适,不管是对我皇室,还是对长乐自己,都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说起正事,李承乾的心思瞬间收了回来,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具体说说怎么百利而无一害。”老李套着李承乾的话,打算找出他的漏洞,然后暴起揍人。
  房间里除了方老太监之外没有外人,李承乾放的也比较开,甩了一个响指说道:“儿臣想把丽质打造成一个‘女神’,一个体恤百姓疾苦,为百姓不辞辛劳的‘女神’,让百姓提起丽质,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万家生佛。”
  万家生佛?老李的眼睛眯了眯,心中对李承乾信口胡柴的本事愈加佩服。只不过这件事情由长乐来操作或许对有提升她名声有好处,但是老李始终认为李承乾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狐狸尾巴总有露出来的时候,只要到时候抓住了,能狠揍这小子一顿就好,至于说其他什么深远的意义,这个可以慢慢谈。
  有了这样的想法,老头子对李承乾的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么你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