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七章 完败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说起下一步计划,李承乾脸上露出习惯性的虚伪笑容:“父皇,您看长乐虽然是学了一点医术,可是她在政务方面还是有些欠缺,您是不是应该给她安排一些人手啥的?”
  李承乾的狐狸尾巴暴露的如此之快,完全出乎老李的预料。m.。
  什么‘女神计划’,什么‘万家生佛’,全特么是扯淡,要人才是中心思想好吧!
  一次次被李承乾忽悠,李二现在已经对他加倍小心,况且这一次李承乾也没过多掩饰自己的目的,老头子自然很快就可以窥视到他的真面目。
  于是乎老李同志冷哼一声,脸色一沉:“说到底想要人是吧?你手底下搜集了那么多能人,就不能让他们去办?”
  “父皇,我手下的人不是能力不行么,他们还太年轻,还要锻炼。再说这也是好事嘛,您看咱大唐百姓过得多不容易,真要是把这件事情落实了,那也是您的政绩不是!”李承乾一点快要被揍的觉悟都没有,依旧死皮赖脸的痴缠。
  “你觉得谁合适?”李二眯了眯眼睛,继续问道。
  全民医疗免费事件好事,对于稳定民心有很大的作用,现在大唐四处征战,百姓民心不稳那是一定的,所以必须把握机会让老百姓知道大唐并不是一位对他们索取,这一点李二看的很清楚。
  是以尽管他现在很想找李承乾的麻烦,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把整件事情处理完。
  李承乾早有准备,在老头子问完之后立刻说道:“您看唐俭如何?反正那唐尚书也不怎么喜欢民部的事情,不如让他主抓这件事情如何?”
  “唐俭?”老李犹豫了一下,也觉得李承乾这个建议不错。
  唐俭这家伙,现在每日里只知道呼朋唤友,饮酒作乐,民部的事情根本管也不管,弄得老李早就想把他调开。
  可是那老货到底是个功臣,平定颉利的时候也是不顾个人生死,立下过汗马功劳,只因为一点小事就处理他怕是会让其他一些臣子心生不安。
  所以老李也就一直把这件事情放到了一边,民部只要不出什么大乱子,权当没看到也就是了。
  “唐尚书似乎并不喜欢民部的差事,所以在儿臣看来,不如让他负责一些具体工程上的事物,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咱皇家也是讲道理的,不能逼着别人干不想干的事情,您说对吧?”李承乾看出老头子的犹豫,便在一边煽风点火。
  唐俭是个外交型人材,把他圈在长安城中,让他每天摆弄那些数字当然会让他有一种懈怠的情绪。
  而李承乾则认为这老货是在外面‘跑野了’,总是在一个地方待着难免会心神不定,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在全国跑工程这应该能满足一下这老货的需求。
  可这只是李承乾单方面的想法,在李二看来却并不是这样,作为大唐皇帝,他考虑问题的方式与李承乾是截然不同的,在他看来小李的行为就是在挖墙角。
  于是李二心中想要揍人的想法更加强烈,不过看在李承乾并没有把话说完的份上,他还是把心头怒火压了下去,平静的问道:“除了唐俭,还有别人么?”
  李承乾是什么人?一个一体双魂的人物能感觉不到老头子的情绪波动?当然不可能!
  但是这些话他非说不可,因为他现在真的是无人可用,而且这种涉及全国的工程,就算是他手里有人也不敢用。
  这里有很多原则性的东西是他李承乾不能碰的,所以他只能把事情交给老头子能够信得着的手下去办。
  毕竟这种全国性的大工程,如果李承乾亲自来抓那就是典型的邀买民心,只要李二在位一天,他李承乾就不可以去做这样的事,除非他自己活够了,想要去岭南的大山里面数猴子。
  “怎么不说话了?你小子不是挺精明的么?一日之间攻克安市城,一场大水淹了高句丽十万大军,长安城里凶名赫赫的一代太子,杀人不眨眼,屠城反手间!”老头子越说声音越冷,到了最有几乎让房间中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
  “父,父皇,您看您怎么还急眼了呢,高句丽的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您还提他干啥!”李承乾是真的有些懵圈,眼看着老头子不断捏合的拳头,脑门子开始不断冒出冷汗。
  这里是皇家陵园,老头子在这里就是天,老妈又没来,万一让他发起飙来那还得了!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为什么老头子会生这么大的气?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李承乾绞尽脑汁的想着,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都干过什么能惹得老头子如此暴怒,竟然从长安一路追到咸阳。
  “怎么?想不起来自己犯了多少事儿了吧?”看着李承乾滴溜乱转的一双眼珠子,老李同志再次发出一声冷哼,既然被李承乾这小子看出自己来的目的,李二索性也就不再伪装。
  “不是,我臣这最近真没干啥啊,天天都守在皇爷爷这里,每天看着那些仆役打扫卫生啥的,能惹啥事儿啊!”眼看情况不妙,李承乾一边在房间中四下打量着寻找着逃跑的路线,一边向远离老头子的位置退着。
  “最近没干啥事?”老头子反问着,从身边方老太监手里接过一根李承乾十分熟悉的棍子。
  “父皇,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看到棍子,李承乾是真急了。
  “那幅画到了你手里没多久,辩才和尚就死了,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去了一趟青州,整个山东血流成河,五万奴隶被你杀了个精光;从青州回来又是数百吐蕃番人成了祭品。”
  “西域有多少人死在你的西征之下?羌人不过是一场叛乱,你又杀了多少?南海那边整整一座大岛,上面全是尸骨,你又杀了多少?辽东一战死在你手里的可少于十万之数?”
  “你自己数数,你自己这几年时间手上沾了多少人命!朕戎马一生细数起来竟然不比你杀的人多,现在你竟然告诉朕你没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