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一章 兵进百济


小说: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作者:危险的世界
  ??战鼓在冬日的清晨突然敲响,四万大唐将士披挂整齐,踏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向百济的边境逼近。
  毫无防备的百济边军瞬间就懵了,长达数月相安无事让他们认为战争到了这一步已经结束,彻底剿灭高句丽的大唐已经停下战争的脚步。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间有了这样的举动?一排排的弩车顶在大唐出征队伍的最前面,锋利的矛头闪着渗人的寒光,这一切都让百济人有些无法接受。
  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大唐辽东军团,百济人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但是戍边是他们的责任,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就算是面对死亡他们也必须顶上去。
  “前面的唐军听着,这里是百济的国土,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入侵,希望你们考虑清楚。”百济守军将领熊其斌带着数十亲卫,纵马迎上辽东军团的先锋军,硬着头皮喊道。
  “我们是撤侨的队伍,我大唐子民在你们百济不能受到良好保护,我们要进去接他们出来。”程处默把昨天晚上背熟的台词一个不落的说出来,然后斜着眼睛打量着对面的百济将军,等着他的回答。
  “你,你们可以我国国王的手令?如果没有还请你们回去。”百济人也不是傻子,看着前面近五千人的队伍,以前后面扬起的漫天烟尘,如何能猜不出来这是辽东军团的一次大行动,熊其斌就是长了八个脑袋也不敢就这么放程处默过去啊。
  “要手令?可以啊。你跟着我走,等到了你们的王都,自然本将就有了。”程处默不知道是脑子里面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自以为幽默的调侃起了对方。
  “你……”熊其斌被气的脸色通红,但却一个不字都不敢说出来。
  因为就在程处默的身后,齐刷刷站着两排亲卫,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大唐特有的连弩,完全可以在两个呼吸间杀光他带来的所有人。
  然而程处默的幽默感到这里也就是极限了,在熊其斌琢磨着如何应对的时候再次开口将之逼上绝路:“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战死在这里,让本将佩服一下;二让本将过去,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当你的将军,何去何从自己选吧。”
  这话几乎是熊其斌听过的最可恶的战争宣言,尽管心中害怕,但还是咬紧牙将手中一对镔铁锏提了起来:“大唐的将军,请恕本将职责所在,不能放你们过去,要杀要剐本将奉陪到底!”
  “嘿嘿……,好!是条汉子。”程处默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在强弩的威胁下敢举起手中武器,郎声大笑过后一摆手:“把弩都收起来,出二十个人,跟他们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给他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是!”整齐的回答过后,“哗啦”一声响,程处默带来的亲卫全部放下了手中的连弩,马蹄声中,有二十人整齐的走出了队伍。
  “怎么样,老子这不算是欺负人吧?”程处默破锣一样声音在战场上回荡着,听上去份外刺耳。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给了对面百济人一个机会,一个拼死一搏的机会。
  “将军好气魄,熊某在这里谢过了。”熊其斌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了其它想法,左右不过是一死,能够战死沙场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来吧!驾!”既然决定给熊其斌一个机会,程处默自然不会食言,同时他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见对方准备好了,一拨马头双腿在马的腹部用力一踢,黑色的战马长嘶一声如箭一般冲了出去。
  “杀……”主将出战,双方士兵同时跟了上去,手中长刀带起阵阵寒芒,向着敌人身上的要害掠去。
  程处默虽然说过要与敌方公平一战,但是这种公平也只是相对的,全身笼罩在板甲之下的亲卫在面对百济人的时候甚至连躲都不躲,直接纵马就撞了上去。
  “不……”
  “啊……”
  “你们作弊,这不公平。”
  一个照面,熊其斌带来的人中有八个落马,落地之后便再也没有起来,血慢慢从他们的身下流出来,将地上的积雪染红。
  “再来!”见到死了人,熊其斌也红了眼睛,镔铁锏舞的风车一般,向着拨马而回的程处默冲了过去。
  “来得好,吃俺老程一招!”程处默自然不会在乎熊其斌,见他冲来立刻反身迎了上去,手中兵器带着呼啸声直刺对方胸口。
  熊其斌说到底也只是边军中的一个郎将,其武力值比起程家大公子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战马对冲的瞬间一个反应不及,‘哐’的一声被程处默手中兵器戳中胸前护心镜,一声惨叫登时掉下马来。
  “将军……”熊其斌带来的亲卫中仅余的几人目眦欲裂,想要赶上来救人,但是小程的带来的亲卫也不是吃素的,手中兵器连拍带打将他们一个个全都拦了下来。
  “小子,下次投胎记得挑个好人家,挑个好主子。”程处默漠然注视着倒在地上的熊其斌,提起手中兵器,狠狠戳了下去。
  一场小小的战斗,百济人损失了一个郎将,二十来个亲卫,但却成功挑起来辽东军团嗜血的欲望。
  五千人的先锋军在程处默的带领下呈一条直线杀入了百济的国土,一路之上人挡杀人,城挡破城。
  辽东军团本是李承乾的太子六率,数年的训练让他们有的精湛的战斗素养,大量资金堆砌起来的装备让他们有了强悍的战力。
  而在高句丽的连场大战,才是让他们成长的正真动力。
  李道宗其实并没有说错,一支没有‘见过血’的军队最多只能算是一群有组织农民,即便是训练的再好上了战场依旧是只能打顺风仗。
  这里‘见过血’的意思并不是见到敌人的血,事实上李道宗的意思是见自己人的血,只有让战士们见了自己人的血,知道战争的残酷与可怕,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