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白胡子老头


小说:乡村如此多妖  作者:炒馒头的回忆
  “既然这样,那我就要当着你的面杀了这个男人,让你感受一下想当年杜芙蓉的痛苦。”泽玉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起。”苏新有些倔强的说道。
  “女人真是贱,怪不得会被男人抛弃呢。”泽玉说着,将自己的丝蔓直接朝着孙兆华的脖子上缠来。
  孙兆华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上面一紧,然后就开始呼吸困难起来了,他现在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了,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原本还可以说话,但是现在却是连喘气都成了困难了。
  “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是你现在去把这个男人给杀了,我就不会伤害你,为了这样一个花心的男人,你真的愿意为了他去死?”泽玉还是不死心的劝说苏新说道。
  “你把我们都杀了吧,我现在后悔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苏新现在非常的虚弱,但是她好像已经完全反应了过来,“当初都是你蛊惑我,在我最伤心的时候趁虚而入,我爱的男人,只有我能伤害,你们都不行。”
  苏新本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一开始见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妖物还有些不太适应,但是现在反应了过来,她恢复了自己本来的状态,尽管身体非常的虚弱,但是精神却是非常的强势起来。
  孙兆华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严重缺氧,他眼前的景物已经逐渐消失,慢慢的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他就像是回到了世界的本源状态。
  “难道我真的就要死了吗?”这是孙兆华在心里面唯一的想法,此时的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就这么草率的答应罗京要来帮忙,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孙兆华倒不是怕死,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还不能死。
  他现在再也不是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更准确的说,现在他已经为人父,自己的父母年纪也有些大了,需要人照顾,自己的女人他给了她们承诺,却是并没有好好的照顾她们,这都是孙兆华后悔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杀了他,感受痛苦吧。”泽玉有些冷血的说道。
  “孙兆华,你要是死了,我会追随你去的,你放心吧。”苏新有些凄惨的说道。
  一条丝蔓从孙兆华的脖颈处延伸了出来,迅速的蔓延到了孙兆华心脏的位置,然后“噗”的一声,插入到了孙兆华的心脏里面。
  在孙兆华的胸前立刻盛开了一朵美丽的血花,这血花非常的美丽,也非常的刺眼,将孙兆华的前胸染红成了一片。
  “不,不要!”苏新大声的叫出声来,她非常的痛苦,这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用力的攥了一下,好痛,呼吸也苦难起来了,然后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在青龙山上的一处终年被白雪覆盖的山洞里面,此时外面冰天雪地,但是这山洞里面却是温暖如春,甚至有些炎热,一个妖异的女子正在一个冒着寒气的冰床上面甜美的睡着,突然,这个妖异的女子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是她吗?”这个妖异的女子口中喃喃的说道,“她为什么这么痛苦?”这个妖异的女子身后突然生出来了九条美丽的尾巴,原来这个妖异的女子就是九尾狐。
  “他死了?”九尾狐突然脸色一变,九尾狐活了上千年,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千变狐,她每一世都会有一个分身在人间游荡,体验人间的七情六欲,这也是她的一种修行方式,而这一次,苏新也就是九尾狐的这一世,这也是第一次苏新见到孙兆华的时候会有些熟悉的原因,并不是九尾狐感觉到孙兆华熟悉,而是苏新感觉到孙兆华熟悉罢了。
  “这一世分身也有危险。”九尾狐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哼,一只修炼了几十年,仅仅依靠死人怨气幻化成人形来的小小牡丹妖居然也敢消灭我的分身,真是不想活了。”九尾狐那美丽的眼眸中闪现出一朵美丽的小火花,她身后那九条尾巴随风飘舞起来,显得非常的妖异。
  横断山脉,一个寺庙里面,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在和一个带着帽子的尼姑说这话,他端详着尼姑的小手,轻声说道:“这位仙姑,我看你这手相,好像……”
  “怎么了?我这手相怎么了?你快点说啊,别吞吞吐吐的啊。”那个中年尼姑被这个白胡子老头捏住了自己的玉手,心里面有些激动,她娇嗔道。
  “你看你这三条主要的掌纹,其中两条还是挺好的,但是这感情线,好像……”那个白胡子老头慢慢地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轻声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每次说话都说半截话呢,好像什么啊,你快点说啊!”那个尼姑有些着急的问道,“快说,不说不让你给我看手相了。”
  “好,我说我说,你不要着急嘛。”白胡子老头笑呵呵的说道:“我看师太你这感情线这么多的分岔,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六根不够清净呢。”
  “你胡说什么呢?”尼姑一听白胡子老头说的话,立刻有些不高兴的娇嗔道:“我本是一个出家之人,六根清净的很,你可是不要乱说,败坏了我的名声。”
  “我可不是乱说呢,你看你这个掌纹,前面还是一成不变,但是到了这个位置,你看,却是出现了分岔,我敢说,你在这个地方,肯定有了心仪的人。”白胡子老头用自己的手指在尼姑的小手里面轻轻地划到。
  尼姑被这个白胡子老头画的心里面痒痒,她娇躯颤抖了一下,娇嗔道:“可不要胡说,你就会骗人,你说我这是有心仪的人,你切跟我说说,我这个心仪的人在什么地方呢,要是说不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自凡跟你说了,自然是不会胡说,我告诉你啊,这个人其实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白胡子老头笑呵呵的说道。